「內循環」下,田馥甄的「深化」改革

田中小百合
2020-10-03 看过

Hebe田馥甄在單飛之後,就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To Hebe》是不錯的起步,但《My Love》的拼盤式「文青流行」之作,卻失了焦;第三張《渺小》收錄了更多的口水歌(什麼「愛著愛著就永遠」……);第四張《日常》是田馥甄的又一次飛躍,她的獨立個性得到進一步的彰顯。來到第五張《無人知曉》,Hebe雖然離開了華研,可她的音樂路線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依舊是把抒情流行與較不主流的音樂風格混搭,有些世俗卻又有些「出世」,可將之比喻為97年王菲的同名專輯(如果《日常》之於hebe就像《浮躁》之於王菲的話)。

《無人知曉》的Intro, 截取了最尾《或是一首歌》的選段,由此構成了一個內循環,也強調了專輯的六句核心歌詞——「我把我的靈魂送給你 / 或是一首歌 / 帶你潛進深海裡 / 我把我的秘密借給你 / 一些孤獨的 / 自言自語」。田馥甄在這唱片之中,更多是她的「自言自語」,但你從接下來的歌曲裏頭,能夠接收到她的什麼「無人知曉」的秘密嗎?(朋友說,他連「褲子都脫了」,然而等到的,最多是田馥甄於主題曲《無人知曉》內,若隱若現的半出櫃感受)。

可按我理解,田馥甄的「秘密」,主要是她透過詞人的手筆,去表達自己對愛情、對人生的態度。Hebe既會「放下」、放開(《一一》),既要擺脫執念(《皆可》),但她仍然不能忘掉傷痛(《無人知曉》),《懸日》不能落下。於是Hebe(其實帶有自我嘲諷意味地)唱到「人什麼的最麻煩了」,「矛盾到底 / 難搞到底」,然後總結式的《或是一首歌》,卻像熨斗那樣,將這些浮起出現的糾結燙平。

而對應上述之脈絡,專輯的音樂部分前半段是活躍的、多元多樣的,給你盡量地拋開煩惱;到中後段落,專輯相較地沉靜,像帶領聽眾潛進入深一點的心海裡。如此的「排列佈陣」,並非新鮮,這與Hebe的上張唱片《日常》,有些相似——《日常》的主題曲、《人間煙火》、《無用》等,對應《先知》、《底里歇斯》;而《靈魂伴侶》、《餘波蕩漾》,對應著《無人知曉》、《懸日》;連這次結尾的《或是一首歌》,也與上張的《獨善其身》一樣,有從暗道內走出來的感覺。田馥甄在此新作中,並沒有要重塑自己,及呈現太多她「無人知曉」的一面;相反地,Hebe不少所謂的新嘗試,已經於過往有跡可循,音樂或思想內容或態度上,仍令人會覺得有點熟口熟面。

專輯《無人知曉》著重連貫性,在電結他淡淡勾勒襯托的《Intro》之後,第二首《先知》那長達一分多鐘的前奏,很好地與《Intro》進行了銜接。詭譎的《田》,及接下的《底里歇斯》,都是偏向暗色調,後者的銅管樂器編制,和當中精彩的敲擊樂相互互動,讓歌曲如酒精發酵,輕易令人不設防。新專輯有意將銅管樂凸顯出來,且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幾首歌,都是有銅管樂的帶動,跟以往大家所聽慣的、往往被加插大量弦樂來作渲染的中文流行唱片,有所不同(雖然《皆可》、《無人知曉》等歌曲都用到了弦樂去作鋪墊)。由火星電台包辦詞曲編製作的《一一》,其最有意思、最令人感觸的段落,就是那Trumpet的響起,溫暖如暖陽所照,一下子便蒸發掉我們的困惑;《或是一首歌》也因為銅管樂的出現,使之更怡人舒服、更能撫慰人心,且這兩首的歌詞都是被盡量簡化,捨棄所謂的「大道理」,回歸到由音樂本身(卻非歌詞內容)去作歌的引導。

而專輯的中後部分,是我們更熟悉的田氏音樂風格。林家謙作曲的《皆可》,主歌旋律一般,但副歌旋律還是能讓大家容易記著;點題曲《無人知曉》,聽起來雖並不出眾,可再細品之後,它又如茶味「苦後回甘」。這次新專所收錄的多首抒情歌,都並不太朗朗上口、令人一聽就愛(相較於Hebe的第三張《渺小》來說),但從另一角度去考慮,它們的這種並非像《你就不要想起我》那樣「通俗」的「音樂低調感」(包括受歡迎的《懸日》都也有此感覺),正好與「無人知曉」的主題相合,一如藏於歌者內心某角落的心聲,不想被張揚開來。

田馥甄在這新專輯之中,儘管也會有「被炫耀」她高音的時候(如《懸日》中「沒有煙硝 互動健康」的那個「康」字,刻意要扯高上去,就聽得令人都為她覺得尷尬);但由於專輯收錄了像《諷刺的情書》、輕爵士的《人什麽的最麻煩了》等,出現較多轉音、或能夠使到情感得到深挖的作品,田馥甄這次的演繹,好比頭髮被電了之後,顯得更有紋理、更加立體;且她的演繹,與歌曲是一種「相互促進」的關係——歌曲為Hebe提供了深入式表演的空間,她也開始往著要把歌曲,提昇到另一層次的方向邁進。

推薦:底里歇斯、人什麽的最麻煩了、或是一首歌

評分:7.6/10

6 有用
0 没用
无人知晓 无人知晓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无人知晓的更多乐评

推荐无人知晓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