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领长衫随风飘

锡兵
2008-01-20 看过
这几天反复看越剧《孔乙己》,看的我头昏脑胀,看的我两眼如桃,看的我心口窝如虫噬鼠咬。
若在1999年,断不会如此。挺多强说一个愁字,照旧意气勃发,恃才倨傲,捧着书本做那个一言兴邦的黄粱梦。
越剧《孔乙己》虽名为《孔乙己》,实际融汇了《药》、《狂人日记》等篇,而此孔乙己也并非是鲁迅先生笔下的腐儒,而是一个生错了时代的才子。他不是钻进故纸的驴,而是空负经纶却无力回天的书生。他心藏“慷慨悲歌冲牛斗,文章世眼偏浙右”的美好,却“尽化为百丈龙湫千年愁,泻入鉴湖酿成酒”,只因为他这等读书人,恰比作一把折扇,“展翅如蝶恋繁花,缩身是尺敲残棋”。通达时顾盼风流踌躇满志,潦倒时形单影只落寞无地。
他不少机智,小寡妇被追赶,他诈死吓走老鸨;也不少义气,官府缉拿革命党,他手书夏瑜让其逃命;更不少分辨黑白的清明,老栓买人血馒头,他厉声喝问。他只是无权无势,无依无靠,无门无路,手无缚鸡之力,偏偏读了一肚子文章,坚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左顾右虑,拉不下面子,使不出手段,混不出人头地。那种无力,那种无助,那种无可奈何的哀痛,他却是不屑为人道,只一句天凉好个秋,轻轻地笑笑罢了。
他也有抱负,也有激情,见识夏瑜的英姿,他也赞一句“胸怀壮志,落笔铿锵”,听到夏瑜“头作中流砥柱石,血为共和染旗红”的诀别,他也叹一声“这女子何来这般刚烈”。但他自知“羸弱之躯,不能担其重”,将寄托了夏瑜之志的折扇馈与一女伶,央她“颂之高台,披之管弦,歌于清喉,传于天下”。此时此刻,他是何等的绝望,何等的惨痛。
这个“一生潦倒一世穷,一点清醒无奈中”的孔乙己,莫不是我的倒影,我的心境。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三集越剧电视剧:孔乙己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