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光年——非乐评

乔栀子
2008-01-20 看过
知道他们是很早的事情,但始终没有试过他们的音乐。忘记是在哪本杂志上看到他们的介绍,其中提到了蝈蝈的朋友麦子,他们都曾经生活在树村,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名字和我的很像

买这张CD的原因很简单,在卓越上订书的时候看到,封面很清淡,价钱很低,对他们印象很好,就收进了购物篮

乔木楠不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嘴巴有点儿大,但笑起来眼睛会弯,眉毛黑黑的,模样单纯可人。声音并不特殊,有点儿像小男孩儿。但儿童的声音总是让人放松的,即便是唱着那些会让大人忧伤的词儿,却不至让人沮丧。她是学习委员,那时的我也是,带着有两条红色杠杠的臂章,小小的心里有一点点不可言说的自豪。和我们不一样的,她有个写歌的叔叔,她唱歌,而且是民谣。在同龄人都在唱着音乐课本上那些积极向上的小儿歌时,她用那幼稚的小嗓子,一本正经的唱着“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消失在心中的光年……”让人欢喜不得,哀伤不得

她让我想起多年前在我周围的那些有着同样单纯笑容,梳着马尾辫儿跳着猴皮筋的小丫头们,而那时的我,更像个假小子,热心于弹弹子那样的游戏。放学后晚饭前的时光最为宝贵,在一点点斜下去的夕阳里,几个小破孩儿围在楼洞前,炫耀着新近赢来的玻璃球或是父母的小礼物,在对方毫不掩饰的羡慕中表露着自己的得意。然后,从楼上的阳台上传来饭菜的香味儿,孩子们约定好下次的见面,相互道别,蹦蹦跳跳的回到家里,在餐桌前瞪着电视磨磨蹭蹭的吃完饭,很不甘愿的去算加减乘除。这样的童年是多么简单而完美,慢慢的,某次考试后吃的小炖肉会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因为现在你已经比父亲高出很多;某个小女孩儿弄坏了你的娃娃,现在却不再有人愿意和你玩儿过家家;甚至那个拉你辫子的坏小子都会变得令人心生温暖。那些过往渐渐符号化,变成了猴皮筋,玻璃球,或者是妈妈烙的糖饼……

这些光年已经消失,不再回来。现在的我们在相互交换着关于童年的美好记忆的时候,心中似乎会有着淡淡的疑问,那时,真的如记忆中的一样吗?我们一遍遍的说笑,似乎更像是一遍遍的自我暗示,告诉自己,嗯,就是那样的。于是,在大部分的人眼中,童年永远是闪光的,即便总是没有足够的零用钱和自由

乔小刀是个设计师,长得挺顺眼,很瘦,眼睛很亮,叔侄两人确实有相象的地方。看过他的经历,我开始喜欢这个人。他的经历有点儿乱,做过很多工作,像任何一个在北京混日子的外地人,做过苦力,睡过地下室。其实他很正经,正经到不像个玩儿音乐的,他会规规矩矩的攒钱买房接父母和侄女乔木楠来北京生活,开了公司,做音乐和过正常的日子。朋友说这样组乐队会带坏孩子的,但后来小乔同学当了学习委员出了专辑,还在星光现场做了演出。有人说他是个聪明的商人,知道如何宣传如何运作,但不是每个商人都能做这样动听的音乐

他们的音乐很好听,人们能在其中寻找到平静安和的梦境。乔小刀说:“出专辑是件不务正业的事,记录下我们的成长却是正经事。”这话简单却足够煽情

不知为何,最近民谣非常的火爆,人们似乎越来越关注与自己的小心情相关的音乐,是不是生活提速了,我们也老的更快了。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记录下或甜美或荒凉的过往,于是,他们的歌,成为慰藉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消失的光年的更多乐评

推荐消失的光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