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

秋后的蛤蟆
2008-01-17 看过
刚刚看了一段节目,里面有刘若英和陈升。刘若英一直哭,陈升说着没心肝的话,然后唱歌。依然是哼哼唧唧的调子,却在那样哭哭啼啼的气氛里觉得好听无比,揪心无比。

狠狠记住了其中一首歌,名字叫做风筝。在此之前,刘若英,于我是一个样子土气,不会唱歌,但是感情细腻很会演戏的普通女子。陈升,于我更是一个唱歌走调的孤僻大叔,虽然他的歌大多精美,但我总在他张嘴歌唱的时候失去了探究的耐心。

我想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旁人怕是没有办法清楚知道的。虽然刘掉了那么多的眼泪,局促,紧张,无措,而陈也会在低头,轻言慢语里有些端倪。那些微妙复杂的心思,还有旁人无法体会的过往,没有办法再重来。

可是大概但凡有些历史和故事的人,都能体会一些二些。跟着掉眼泪,叹息。

有时候,很难说清,这样的遭遇是好是坏。碰到一个看穿你的人,不用躲藏,也无法躲藏的时候,这样的局促尴尬和小心翼翼里面,是不是也有着小心珍藏着的幸福。毕竟,那些喜欢藏起来的人,不想被找到,却,也想被找到。那样一字一句都命中和击破自己的人,完全脆弱和依赖的状态,是不是反而安心自在?是祸也是福吧。

可是不可得。于是一个没有心肝,避不相见,可我总觉得那背后,除了看淡,看破外,也总是有那么些许克制的。另外一个,自然是追的,寻的,然而追不到,寻不着。偶尔得见,便顿时没了主意和矜持,总是哭泣。

好吧,我在屏幕前,也一直抹眼泪来着。呵呵,免不了的,总是喜欢把自己放在故事里。何况,自己便是一个一直躲迷藏的人。只可惜没有人来寻,自己一个人躲着,都忘记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人找得到。似乎,曾经,自己把线剪断。于是到如今,自己也不知道飘荡到了哪里。只是又遇到那人,心里刺痛。只是希望,线,还在他手里。我当然没有哭。只是说不出话来。心跳。他还是那样的笑。

下面当然是离别。互相假装陌生,不相往来。只是一根小小的线,也会撕扯得疼。而且,怕是难断。恨陈升那样的铁石心肠。可是,也知道,狠从来都是先对自己的。立定心思,去好好听他的歌。还有刘若英,这个在电视上泣不成声的女子,她如此真实,让人疼惜。

呵呵,当然会一而再的想到自己。好好的向前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到很远的地方,心怀希望。
2 有用
1 没用
我很好 我很好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很好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很好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