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杨Do
2008-01-15 看过
我有这么个老家.我既不在那出生,也不在那长大.我皮肤很差以至于每次回去都被跳蚤咬得满身的水泡.从最近的马路要走半个小时才能到爷爷奶奶家,而外公外婆家则要再走上一个多小时.没有冲水马桶,我只能在尿桶里小便,茅厕大便. 小便会作为肥料挑去灌溉,大便则一直在那里,直到不知如何的消失了.电视白天看不到节目,夜晚时也只有中央台和地方台两个.小孩儿都不会说普通话,连流行歌曲都爱用方言来唱,而我不会说方言.

我有这么个老家。小时候坐车回家时,总是在凌晨5点左右到路口,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开始走那条到处是水洼的泥泞小路,开始的时候天是黑的,远处会有狗吠,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同样黑压压的山。走着走着天会开始亮,水洼开始泛着光,我牵着爸爸妈妈的手,他们提着我跳过一个一个水洼,并且在他们的话语中开始注意到路旁摘满的桃树或者梨树。一直走过去,爸爸妈妈就会开始用家乡的土话说这是哪个亲戚的家,那是哪个朋友的家。小时候的我听到这些总是很兴奋,包括现在依然是欢欣雀跃,毕竟除了3年回一次老家外,其余的2年345天我完全体会不到到底亲戚是个什么概念。走着走着,公鸡开始叫,亲戚们也一个个的起床了,大家看到爸爸妈妈都很开心的说你们回来啦儿子都长这么大了。然后经过水夫勒叔叔家,走过一条小桥,以及竹林小溪旁的那条小路后,就到了爷爷奶奶家。爷爷奶奶每次都在门口看到我们然后笑着说"你们转来了",太奶奶则会开心的过来说"波波你转来啦。波波你转来啦。"“甘么大了啊波波。”之类的话。于是走过水泥铺的晒谷场以及三三两两的梨花树,我就回到家了。住下了一两天,爸妈就会带我去外公外婆家,经过爸爸的婶婶家,在走过一条长长的竹林路,很多条桥,还有火车轨下的小隧道,很长的田埂路,有时路边会有黄色小花,有时会有牛粪。走得累了我就哭着闹着让爸爸妈妈轮流背我,如果是妈妈一个人带我回去的话,她就得挺着瘦身板儿背我两个小时,一边喊着累,一边和我说小时候她在这边的故事。路过爸爸妈妈上的小学,篮球场的场地长满了草,因为回去时是夏天,小学后面的山会有勉强可以称得上小瀑布的流水潺潺而下,经过小卖部,会买些糖带过去给表弟表妹吃,然后再过一条桥,过了细婆婆家,就到了外公外婆家了。外婆家的屋顶特别的高,而且在屋子里有个燕子窝,燕子飞来飞去,妈妈说那是平安。和爷爷奶奶家门前的竹林不一样,夏家村门前有一棵榕树,在小时候的我看来大的难以形容。外婆长得特别漂亮特别慈祥,虽然据妈妈说其实很凶,但是小时候我在妈妈娘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外婆,外婆踏着唧唧呀呀的楼梯爬上屋顶的储物间拿烫皮儿下来吃我吃,然后和妈妈端着竹凳子坐在门口唠嗑。又或者从门口摘两颗长了长刺的果子给我把水泡儿捅破,每次我很痛苦的跟他们说不舒服时,妈妈和奶奶总会哈哈大笑。妈妈那时还年轻,脸上光洁,笑起来和爸爸以前追她时和她约会为她拍的照片一样漂亮,而外婆脸上满是皱纹,依然美得很。

后来,外婆去世了。再后来,外公也去世了。太奶奶老了脑袋不好使,渐渐不会在我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喊“波波你转来了。”,也去世了。爸爸老家的房子被叔叔拆了一大半,用水泥盖了个难看的房子。据说水泥路要修进爷爷奶奶家了。新年时,下雨,门前的梨花湿答答的开满了枝头。屋檐滴着水,我被爷爷奶奶拉着和他们还有叔叔坐在一起,因为我是大人了,我还是家里长得最高的那个,他们乐呵呵的说。我到底是什么时候突然变成这样呢,我当时喝了口酒,看着爸爸妈妈脸上的皱纹,不禁这么想。

 

我听[时间]时,听不见歌声,也听不清曲子。脑海里只是这些画面来来去去,一遍又一遍。



http://mrworrier.blogbus.com/logs/13921647.html
 
13 有用
0 没用
时间 时间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时间的更多乐评

推荐时间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