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不是个PUNK

田苹果
2008-01-05 看过

我不是个PUNK,但我写了这篇文章。 为了找到几年前的感觉,我专门翻出了西安地下合辑一。现在我的耳朵里是散沙的嘶吼,让我们开始尽情歌颂PUNK吧~ 我师傅说:“没有音乐是简单的。”任何风格,只要是用心在做音乐的人都值得尊敬。 NO NAME出现在我的记忆里,是从上大学时的《妖蕊》开始的。主唱姚睿在那时朴素的地下西安刮起了一股强劲的视觉风。05年前的西安地下跟现在是天壤之别:老一辈的摇滚人其貌不扬,但内心奔放豁达,知识面宽阔,个个有自己系统化的摇滚思想个个是精兵强将。我的摇滚生命诞生在那个时代,因此我拼命歌颂它。 在某一个异常炎热的夜晚我们看了NO NAME在西安的专场。当天到场的人都很HIGH,当天的场子很热,那个仿佛是小二楼的场地几乎爆满。那时的舞台很小,灯光很暗,观众们个头儿都很高,乐队们站得很低。于是我们看了一场完全没有看到“乐队表演”的演出。 这是我对最初NO NAME的全部印象,后来的几年里,无数古城西安的摇滚战士们依然奋战在自己的故乡,后来听说NO NAME去了北京,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了消息。 大约三年后,我也来到北京,此时的NO NAME俨然已经成为北京PUNK圈里一支尖锐部队,大大小小的演出必少不了他们的名儿。他们找到了为之奋战了七年的理想,他们终于登上了那个高高的奖台,或是皇位。 但我对于NO NAME的关注,始终只是出于对于老乡,对于家乡的感情。 姚睿说:“在重要的演出场合我们肯定还是会提到西安,有些东西在某些场合是必须要说的,这不是我们的噱头,只有我们知道它的意义。包括我们在新专辑里也提到了感谢西安。我们跟你一样,对那座城市的感情深厚。” 我对PUNK音乐的了解并不多,写不出关于他们作品的专业评论,这些信息请参见摩登天空,新浪的网站。 摇滚乐最大的魅力在于:它能使我们快乐,无论是金属,PUNK,各种各样的人都能在摇滚乐中找到自己的兴奋点。PUNK有自己的精神,它是积极向上的,它也在倡导坚持和疯狂快乐。金属太沉重,PUNK很轻松,也许在未来不远的某一天,我也会卸下金属的大盔甲,纵身跳入欢乐的PUNK人群中。 我想说,之所以我一直敬佩NO NAME,是因为他们的坚持和不忘本。因此我祝福他们。 舌头有一段流传千古的至理名言: “天下永远属于后来者,我们终将成为铺路石或者是绊脚石。直到那一天你躺在路上或者被踩在脚下。 骨头,不应该被埋在地下,它应该成为梯子或者工具,或者绳子;但是种子,必须埋在地下,埋在土壤里。那样,它才能长成一棵树,长成你们需要的火把。 摇滚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 把这段话送给成军七年的NO NAME,送给千千万万的摇滚战士,祝愿我们前赴后继,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义无反顾的走起来。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Sick and Tired...的更多乐评

推荐Sick and Tired...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