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刚想起来,原来可以评论的。。。

啊酷呐,吗嗒嗒
2008-01-05 看过

    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喜新厌旧的时代。这时代流行着两件事:热捧和捧杀。上个月还流行的各类玩意,被热炒、热捧的种种,也许到了这个月已经遭到了万人的唾弃、鄙夷,被冠以XX的恶俗标志等符号,遭到彻头彻尾的捧杀、棒杀。音乐当然也是如此。

    并没有规定说,听摇滚的人都是年轻人。当然不可否认的年轻人会多一些。10年前,我听到GNR的时候,可以说也正是我年轻的时候,虽然现在应该也还不算太老吧,不过和那些正值意气风发年代的小文青、艺青以及文艺青等是没法比了,一比较,自己简直就是一食古不化的老头子。当你略带勇气不足的说道:“我是听枪花的……”,很可能会遭到或表露或隐忍的嘲笑,同时你的身上也被冠以一种符号:石器时代。

    可是我还是喜欢啊,喜欢这类直接、节奏鲜明、没有那么多呻吟味(请现在的摇滚青年们原谅我的用词)的摇滚乐。摇滚的鼎盛当然是在70年代,但是80年代的摇滚可能更契合我这样奔三人士的口味。当年的枪花是如此的让我激动与狂热,他们没有Metallica那种骨子里的霸道和严肃性,也没有诸如黑色安息日之类的那种有些“模式化”的重金属。也许他们的很多歌都不能算是金属,更偏向流行、偏向蓝调、偏向民谣。可是当Axl Rose肆无忌惮的戴着红五星的军帽在台上唱着Civil War,当Slash猫着腰弹着Solo的时候,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跟着瞎哼哼,甚而对着电视机的屏幕笨拙的摇头晃脑。

    说的太多了,似乎跑题了。今天在轻轨的车厢里听了Velvet Revolver的新专辑,《Libertad》。至于Velvet Revolver和GNR是什么关系我想就不用单独介绍了吧。当Rose又换了一拨NB的乐手在搞世界巡演的时候,Slash和Duff、Matt在一起搞出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原谅我刨除了Scott,因为……说不清的一种情感吧)。Velvet Revolver,天鹅绒手枪。他们的第一张专辑《Contraband》就得了格莱美,得到了GNR多少年都不曾获得的成绩。不知道Axl在看颁奖典礼的时候是一种什么心情呢?会心一笑?抑或干脆关掉了电视机?

    耳机戴好,按下play键。迅速干净的吉他riff响起,让我宛如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和哥们一起在课堂上用随身听听着翻录的Use Your Illlution一样。摇滚乐在这世界上依然盛行,无数的重金属乐队乐手在开演唱会录新专辑。然后有一点我可以十分的肯定,那就是Slash的吉他一响起,我马上就会辨认出来。多么美好的音色啊。虽然Axl找了Buckethead这样牛逼的吉他手,可当他在弹November Rain的solo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关掉了音箱。

    当然天鹅绒手枪不等于枪炮与玫瑰。Scott的声音和Axl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没有了那种让人感觉头皮发乍的高音,显得侵略性少了许多,这样的声音可能在欧美的摇滚乐歌手里一抓一大把。然而Scott的声音却有更多的阴柔之气,有些像Duff。记得看了Velvet Revolver的演唱会,Duff还是那么的瘦高条,只不过比GNR时期似乎老实了许多,没有那些张扬之气,只是安静的弹着BASS。Matt剪短了头发,鼓声依然是那么强力,我一直觉得他是非常厉害的鼓手,虽然名气并不比MEtallica的Lars Ulrich那般名气大。

    当那标志性的Solo响起,我忽然觉得心情真的是激动啊,是啊,这是Slash的吉他,Gibson的Les Paul,也许世上有无数的吉他手弹着这一款琴,但是也只有slash的音色是如此的独特。看演唱会的DVD,现在的slash似乎发福了许多,但是标志性的爆炸头还是没变,宽大的礼帽也没变,那长长的吉他背带也没变,也仍然是喜欢把吉他竖起来弹。还是一样的音色,那样的干净利落、直接了当。就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以前一样,几个人在台上蹦蹦跳跳的,唱着Don't Cry、November Rain,只是那个长头发的声音尖利的主唱已经换成了瘦削的短发年轻人。

    《Libertad》延续了首张专辑的风格。传统风格的硬核摇滚,坚持不用采样之类的电子混音,和工业噪声划清界限,只是最纯粹的摇滚,老摇滚。13首歌,近一个小时的时长,把耳机摘下来的时候我还有些意犹未尽。时隔三年,终于又听到了最喜欢的摇滚乐。虽然Axl和Slash仍然互相不肯谅解,但我所熟悉的那种摇滚乐,又回来了。
2 有用
0 没用
Libertad Libertad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Libertad的更多乐评

推荐Libertad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