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情人消瘦

醒来
2008-01-04 看过
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几岁,距离30是侥幸还是惶恐。
就是这样的心境下,我开始追星,作为一个半路粉丝,自认还是很称职。
先是花光工资定机票,和演唱会门票。走之前,朋友问我,坐飞机?
我说,对,上周去北京,公司花钱,我坐的汽车,这周去上海,我自个花钱,
坐飞机!回来后饥荒无疑,以至于在给客户的方案里把“公司”打成“工资”。

与其说我在拓宽我的花钱思路,不如说我在逃避现实,尽力寻一些开心,而已。
每天的公车,文件,开会,同事,已够烦,何不逃走,拾那些年少时的梦想。
而寻乐的方式,便是尽可能的满足自己。

我与哥哥、明哥一样爱漂亮,要不停的买衣服、鞋子,才够开心。
从之初的爱漂亮,到后来的爱买,压力已经成为驱使我做很多事的动力。
高矮与否,胖瘦与否,漂亮与否。。。终要归结于快乐与否。
自己要什么,给就是了,哭泣的只是信用卡。

自认非狂热派,所以并没有向坐在前两排的林夕索签名。
默默坐在那里的橙衣人,不知是否真的单恋明哥。
当明哥唱《爱人同志》,有谁能看到他们的眼神里,是默契,还是放弃。
敏感、哀伤如林夕,眼眶固有温热的吧,满场欢叫又何妨,
多年的知心,只当世界只有两人,一个为另一个唱。

昨日看《林夕字传》看到头痛,想要落泪,和叹息。
《林夕字传二》最后三首live被林若宁称为林夕安排给自己的情歌三部曲现场版:
分别是再见二丁目 (Live)黄耀明、 约定(Live)黄耀明 、下一站天国(Live)黄耀明。
 
14.再见二丁目
林夕注:
多年以后,终于明白二丁目是写快乐的玄奥,黄生却说是写自爱,距离何其远,
明白一个人何其难。正如很多人问过我二丁目是哪条街的二丁目,知者自知。
林若宁批:
我和老爷称“再见二丁目”这种手法叫“出外景”,要写景写得实在并不困难,
但要令一棵柏树都有感情就殊不轻松。在我填词之初,老爷总爱批判我浪费篇幅写生,
徒有山光水色为旅发局服务抢周梁饭碗,却叫歌者无从投入,
自此之后,我每次“出外景”都会借二丁目对照一下看自己是否合格。

15.约定
林夕注:
很快写完约定,我觉得不够好,想再写,菲却唱完了,尘埃落定,只好随缘。
A段是真的,B段的约定是想象的。
林若宁批:
“出外景”系列之二,密切留意剧情发展。

16..下一站天国
林夕注:
小明送过再见二丁目给我,我送下一站天国给他。
林若宁批:
“出外景”系列之三,老爷苦心经营巧妙安排给自己的情歌三部曲现场版,
满足他自己私人感情多于一切,旁人如我不便多加评论,
大惑不解者请参阅《林夕字传一》“下一站天国”的注脚。

从黄耀明到黄生,再到小明,只剩一份情。

在《心动》,林夕注: 太怀念一个人,其实已有本事将之安放在自己体内,
在血脉里流动。延伸阅读:黄耀明的《永恒》。

《永恒》收录在《若水》专辑,几段写得尤其悲怨,
“活着求什么/命运难让我能陪着你亲密地平和地仰卧”
“自问再没法有人更懂欣赏你,日后血液里渗着你的美”
“爱上你令我对象每天可改变/却令我为你永恒地不变”

林夕写:悲哀有时是好的,否则你如何证明爱的真伪。
林若宁说:对于爱情,林夕是执著到死的。
 
这就是那晚穿橙色衣服的那个人。

远远望着想要得到的人,梦想永远大于拥有。
即便他绝美的面容,数次穿过肩旁,与他人消失尘世,
梦里他依然在你枕边,亦比时光的消逝、爱慕的渐弱来得华美。
小王子在我们心中,在你心中,爱的真伪,只要他知,便足够。
68 有用
4 没用
若水 若水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若水的更多乐评

推荐若水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