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东方不睡
2008-01-04 看过
一觉睡到中午,上线看到编辑留言:写个小说吧,关于画室的。你是画家,这个你有生活。

我画画,画室里也有很多故事,但是爱情的居多,而她要的是恐怖小说。恐怖的,应该,应该没有吧。可是编辑是我好朋友,推托掉显然也是不合适的。

整个下午,我都把自己关在画室里,没有画画,而是苦思冥想这个恐怖小说怎么写。我太专注了,以至于有人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听到。等我恍然惊醒,快步过去开门时,已不见了人影,只有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关上门继续盯着窗户发呆。

“你在想什么呢?”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和我在梦里梦到的声音一模一样,那是我理想中的女人。

画室里到处都是我的画,有很多都是人物,我喜欢画人物。这些人物里也包括我梦想中的那个女人,她有着好听的声音,铃铛一样清脆。

我把目光从窗户上移回来,盯着她的画像看。

她也在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含情脉脉。那一刻,我以为那不是画,而是真实的她和我对视。

“我在想,怎么写一个关于画室的恐怖小说。”我告诉她。

“恐怖小说?嘻嘻,貌似你的画室里只有爱情吧。”是的,她说得没错,我的画室里从来不缺乏爱情,有很多女人慕名而来,她们在这里和我接吻,拥抱,有时候也过夜。她们能激发我的灵感。

“是的,只有爱情。”我叹了口气。说完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的嘴唇并没有动,表情也没有变化。她依然含情脉脉地贴着北边的墙站立。我没有开灯,傍晚的画室,有些朦胧。其实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我想她一定是含情脉脉的。

可是,那个和我说话的,是谁呢?

我站起来,环顾了一周。还是那些画,他们面无表情,全然不像那些给我灵感的女人,妖娆多姿。我侧耳凝神,门外也静悄无声,有汽车在远处飞驰而过。

“你在找我吗?”她还在说。

我错愕了半天,说:“是的,我在找你。可是我不知道你是谁,只是觉得听过你的声音。”

“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你不是喜欢我吗,不然你为什么把我画在墙上呢。而且,我还听到你那天晚上在梦里叫我名字呢。”她还在说。

光线更暗了,我擦亮了打火机,ZIPPO,一个喜欢我的女人送的。她们送我什么,我就收什么,来者不拒,包括身体。我举着火光凑近北边的墙,仔细打量她的脸――

我吃了一惊,打火机掉在了地上,没有了光亮――

她的表情并非我想象中的含情脉脉,而是冷峻中透着诡异。这张脸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你害怕了吗?你不是喜欢我么,七年前,你就说你喜欢我。”声音就在我耳旁,吐气若兰,我却毛骨悚然。

我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我把她揽在怀里,说亲爱的,我必须留在北京,我必须走出山沟,我身上承载着全村人的期望,我别无选择。那个夜晚之后,她就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一个富翁给了我一笔钱,我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一举成名,直到现在,我已经在圈里有很高的身价了。那个富翁喜欢了她很久,答应我会好好爱她。

“他爱我,可是我并不爱他。我爱的是你,你却放弃了我。他要送我别墅,送我名车,但是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和他的车一起飞下了悬崖,临死他都没有机会碰我。我还是你的。”

不用摸,我也知道我的脸上湿乎乎的。一半是眼泪,一半是汗水。她不知道,其实那辆车,我做了手脚。我不想我之外的任何人碰她。这些年,经历了那么多女人,画过那么多人物,可是每个人物的表情里,我都能看到她。我梦里的女人,也是她。可是我仿佛一直都不知道。

如果她还活着,我一定不再画画,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现在她不在了,我……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因为我发现我的右手开始抽搐,并且停不下来。我知道,我以后再也不能画画了,埋伏在我身体里32年的先天性疾病,终于发作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huoxingpinglun/
我们火星,我们快乐。
20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旅行的意义的更多乐评

推荐旅行的意义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