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音乐人让你闻声起舞,猜猜他们都是谁?

街声
2020-05-27 看过

《我们身体里混合的颜色 - 街声大登陆合辑 Vol.2 霓虹篇》上线一周,收听五首作品的同时,感受舞曲的快乐和原创音乐的特立独行!评论区一水“火钳刘明”,潜力股买定离手,走在独立音乐最前端的年轻人纷纷加入押宝~ 《街声大登陆合辑Vol.2》第二弹,霓虹篇闪耀舞池。按下 Play 键,五首快乐源泉点燃你心中的火热 disco 灯球。

五组音乐人都是谁?

他们真能让你的身体舞动起来吗?

EDM 曲风近来在年轻人中风行,随之而来的工业味道,让 EDM 似乎快要成为不动脑尽情摇的代名词。

Chick en Chicks 则逆风而上,在 EDM 曲风中,融入真实生活的声音采样,偶尔闪现极具复古韵味的元素,强烈的节奏与悦耳的旋律中,探讨深刻话题。

主唱 Kartina 和合成器手 Mr.G 在规则里寻找他们的浪漫,两个自认过于理性的人在不浪漫的尽头找到了属于 Chick en Chicks 的表达。

《作弊人生》关乎每个人的自我认同,取双关语“作弊”与“做 BEAT”。经历社会的洗礼与历练,我们放弃了多少,坚持了多少。从小为了达到老师、家长的期待深感无力,选择作弊。变成大人后,亦是如此。“我们没有朋克的与世为敌,也没有嬉皮的自我放逐。如果成为讨厌的那个人是我的宿命,那就讨厌我吧。”

5月20日的QQ音乐直播,我们才第一次见到 Claux 的真容。也是这位朋友,当场让辛苦工作的鹅厂伙伴表示“好好听!”,本周就在 Indie Viber 官方歌单里看到了他的歌曲。

身为理工科硕士,Claux 的外表暂时没有跳出刻板印象的框架,但弹起键盘唱起歌,温柔的英文咬字,与流畅愉悦的合成器相得益彰,搭配恰到好处的混响,Claux 建造了他的幻象世界,表面看似简单,实则意蕴丰富。

《Run Away With Me》的旋律写于2018年,当时 Claux 经历了一段比较压抑的时光,他选择用这样一段旋律来记录那时候很难过的情感。直到今年,Claux 重新翻之前的 demo,才找到了这首歌。重新听起来,他想到的是同样的事情,但已经不能和当时的自己感同身受。那时候所感受到的情感,现在也只觉得是“难过”两个字,不再有真正难过的情绪。

他意识到经过这些时间,虽然记忆没有改变,但对待同一件事的理解方式已经改变。于是他用现在的心情完善了当初的旋律,填写了反而是很快乐的词。

于他而言,说这首歌复杂是因为它侧面反映了生活和心境的变化。于大家而言,这首歌就简单得多,只是几句歌词重复的 disco 而已,能听着这首歌感受到快乐就是最简单的事了。

行走江湖二十来年的阿修罗,始终是成都的一个传说。2005年被乐迷称为“中国的 Linkin Park”,是当时名副其实的摇滚明星。2014年,主唱泰然带着哥几个转型,从地下摇滚一跃成为流行电音。

泰然说自己是个善变的人,不太专一,可能今天喜欢这种形式,明天喜欢那种形式。也不特别在意老粉丝的适应度,因为他觉得做音乐首先是自己要舒服。如果自己都不舒服,不停地去考虑粉丝,他会觉得做音乐很累,所以还是先让自己舒服才行。

要说哪首歌能立刻让人闻声起舞,大概就是阿修罗的这首《别害羞》。这仿佛是“舞池前辈”给予的热情指导:表达自我的时候,尊重内心,放开就完了。

每个人都有羞于表达自己情感的时候,而音乐是最好的催化剂。每一次现场演出,阿修罗都希望大家能沉浸在音乐的氛围里。但是经常还是有一些害羞的乐迷,会躲在舞台下面的角落很冷静的观看。《别害羞》就是希望大家能在阿修罗的音乐里,跳起自己的舞步,能尽情地去释放自己。

这支成立于2013年的流行电子乐队曾经有着另一个名字 —— Blackcat黑猫乐队。随着乐队的人员变更,乐队最终确定了主唱姐夫、吉他手小豪、合成器热热和贝斯手默为的四人阵容。

Favours!的音乐在国内似乎很难找到相似的风格。如今中国的电子音乐慢慢兴起,各种风格的电子音乐人也开始出现在大大小小的舞台上,但 Favours!的风格依然不好定义。“其实我们就算是电子乐嘛。有个朋友把我们定义成‘略带一点英伦迷幻的 dance music’,我们觉得还挺准确的”。

小豪负责整张专辑的录制,自称“卧室音乐人”,他基本在自己家里完成了 Favours!的所有作品。姐夫和热热包办乐队的作词。永远顶着“半永久”冷帽,任由打卷的长发从两边垂下来的姐夫讲话很温柔,他对于意象的捕捉和选取也奠定了 Favours!歌词的基调。

《Travel To The Sun》坚持 Favours!的好蹦原则,略显冷峻的音色不改热情内核,忙着做梦,忙着在宇宙中旅行,忙着在电子音色中触碰阳光。

Weirdo Room怪人房间是一支组建于古城西安的后摇四人团。2012年底成立至今,乐队成员不断探索试验,作品真诚又积极,一扫大部分后摇作品给人的“丧”感。

鼓手夏耘、贝斯手马鸣和吉他手柴艺超三人是新疆老乡,在大学电声乐团里相识,彼此瞧着都挺顺眼,有空就凑在一起。虽然几人的专业相去甚远,有学动物的、有学植物的,还有做设计的,相处时间越来越长,关系也铁得没话说。再加上后来加入的广告公司老板刘柏廷,怪人房间正式定型。

几个人租住在一起,才取了现在这样的名字,从组成成份上看,也算名副其实。后摇因为具有无限想象空间的特性,很多人愿意去猜其背后的意义。但怪人房间却表示,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音乐和意义扯到一块儿。灵感的来源确实有真人真事的成分,但更真实的情况是音乐先行。

《A.T.C.G》这首歌是怪人房间第一次尝试以人声为主线的歌曲,弦乐将之承托其上,这次他们“需要说话”。A.T.C.G 指的是 DNA中的碱基,歌曲名字和歌词表层是站在生物学的角度,实际更想传达的是,人性从来不是对等交换的理念。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怪人房间很高兴能看到乐迷们站在不同角度的理解。

用这首歌给《我们身体里混合的颜色 - 街声大登陆合辑 Vol.2霓虹篇》收尾再好不过。年轻人的音乐不需要标准答案。

收听《我们身体里混合的颜色 - 街声大登陆合辑Vol.2霓虹篇》

题图来自网络

编辑:莹莹,校对:外外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身体里混合的颜色-街声大登陆合辑Vol.2霓虹篇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们身体里混合的颜色-街声大登陆合辑Vol.2霓虹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