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人

T
2020-04-29 看过

常听武侠评书,对“某某N老”一类的集体称谓肯定不陌生。比如单田芳的《白眉大侠》,“茅山二圣”、“山西二绝”、“天聋地哑”、“塞北三绝”、“云南三老”、“春秋四老”、“乾坤五老”、“辽东六老”……开封府老少英雄每遇难处,各路高人总会悄然而至,大咖之外,全靠这些小团体撑场面。 “峨眉四大剑侠”里,大师兄夏侯仁的“人设”是忠厚长者。据说功夫十分了得,但因为“身份太高”,每到关键时刻总是被“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局意识冲昏头脑,继而妇人之仁贯通全身,收拾不了坏人不说,还总遭坏人的暗算,堪堪废命的当口儿,不是让人抬着就是让人背着。老少英雄平山灭岛七灾八难差点累吐了血的艰苦历程,倒好像是堂堂上三门总门长白云剑客的康复疗养之旅。 “四侠”中的老二和老三都是女侠客(“寒江孤雁白绫女剑客”尚云凤和“一字峨眉女”马凤姑),据说都是“瞪眼就宰活人”的主儿,收拾个白菊花、白莲花、小粉蝶一类的不入流的劣质小流氓绰绰有余,但一到较劲儿的真章,也总是“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飞身形跳出圈外,摆出个“换人”的手势,下场休息去了。 四大剑侠里真有能耐且居功至伟的,只有“白衣神童小剑魔”白老白衣子。不过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老剑客却是个火爆脾气,遇到恶人,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顿撕咬,战斗力和忍耐力显然不成正比。但他毕竟是八十一门总门长普渡最得意的弟子,上面一个师兄俩师姐,再加上他要是两对饭桶,实在说不过去,所以,小剑魔的“人设”必须得牛逼点儿,再牛逼点儿,要不,江湖脸面上,实在说不过去。 这是为数不多的能拿上台面的小团体。整套《白眉大侠》,可称“离退休老年男子天团”的非政府组织,实在不少,但更多的还是扮演着炮灰和分母的角色,撑场面尚可,实在难堪大用。用单老的话说,就是“攒鸡毛凑掸子”。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却只有一个班的战斗力,捆在一起,也不是一个金灯剑客的对手。 以下场景时常出现——徐良白云瑞这帮小年轻儿们跟对手正打得难解难分,老同志们便会不失时机地一个接着一个地潇洒地“飞”上擂台。先是对着坏人来一通思想政治教育,回顾完历史,又展望未来,成破利害掰扯得那叫一个明白。但坏人的信念往往比好人更坚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般不起作用,既然“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那么只好“话不投机,当场动手”。不过通常的结果都是“也就十几个照面儿,老剑客一个没留神”,不是被踢到小肚子,就是后背让人家来了一掌。幸运点的,来个“元宝壳儿”式的就地一滚,保住性命;倒霉点的,必然当场七窍流血,不治而亡。 悲催的老同志们偏偏有一颗不服老的心。每次来到开封府,必会受到高规格接待,包大人念的是旧情。要是知趣点,领了赏银荣归故里,含饴弄孙吃喝不愁。但就是有那么不开眼,或者开了眼却看不出个眉眼高低的主儿,遇事不管不顾,“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含糊”,拍着胸脯把牛吹得“乌丢乌丢的”,一点稳当劲儿也没有……每次听到《白眉大侠》里老同志们出场,要不是出于对单老及其作品的尊重,我真想快进,甚至直接“下一回”。 不过,虽说有些故事情节程式化和人物脸谱化都比较严重,但仔细想想,或者说胡乱想想,似乎也能生发出一些新东西。比如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武功稀松平常的老同志们,为什么总会如此冲动?除了“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江湖道义,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出身决定命运。泄底就怕见老乡,凡事只要一比较,自然也就心照不宣了。比如“辽东六老”——“铁面金刚”沙龙、“北侠紫髯伯”欧阳春、“大刀震陕西”严正方、“铁戟将”鲁仲贤、“翻江海马”尚君义、“浪里白条”石万奎。其中名气最大的,就要数北侠欧阳春了。爹爹和叔叔分列少林八大名僧的前两位,自己又在53岁的年纪被四帝仁宗封为“保宋罗汉”,以“替僧”的身份出家在大相国寺。自己有能耐,履历也光彩,年轻时候呼风唤雨,位列“三侠”之一,年老后更是开封府当仁不让的顾问团成员,有事能顶上,实在顶不住就修书一封,把家长找来平事。他若不红,天理难容。 除了欧阳春,“六老”里面靠“啃小”出名上位的还有严正方和鲁仲贤。严正方的女儿严英云嫁给了当红小生徐良,老丈人再不济,架不住女婿牛逼,所以走到哪儿都得让人高看一眼;鲁仲贤有个儿子叫鲁世杰,绰号“小元霸”,马马虎虎算“小七杰”里面的一位。说话磕磕巴巴,就是有把子力气,能耐一般,但站队绝不糊涂,忠诚度无可挑剔。虽然后来被贼秃驴的娃娃槊活生生地给砸死,但毕竟是为了保护八王赵德芳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所以工伤补助和烈士称号,一个都少不了。鲁仲贤沾了儿子的光,道义上也说得过去。 除了这三位,剩下那老三位似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出场机会本就不多,往往是屁股还没坐热,就集体拉梭子,一边说着“年老不讲筋骨为能”,一边收拾行装打道回府了。他们既没有靠得住的好老子,也没有指得上的好小子,七老八十的岁数,全凭自己本事吃饭,想想也挺惨。同样都是体制外人士,但出身相差悬殊,再赶上时运不济,命运自然也就霄壤云泥了。所以说,《白眉大侠》里老少英雄们的故事,多多少少都跟这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时时处处不难感知到的“体制”,大有关系。 体制,意味着秩序,更意味着次序。有的人混了一辈子也没能进入体制内吃皇粮,要么死皮赖脸硬往上贴,要么归隐林下自娱自乐。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也掌握在别人手里。 当然,有幸混入了体制内捧起了金饭碗,命运的玄机也不一定就有了十足的把握。《白眉大侠》里的翻江鼠蒋平和御猫展昭便是很好的例证。陷空岛时期的翻江鼠,往好听了说也就是个“义盗”,要是没被招安,晚景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展昭的出身要比“五鼠”好很多,特别是在年轻时就对日后的龙图阁大学士有着救命之恩,这份儿铁磁的关系“你懂的”,一般人根本没法比。二人都是早早进入了体制内,但晋升之路似乎略有区别—— 蒋平靠的是一贯的聪明机灵和广泛的江湖人脉,四爷有个马高镫短为难招窄,曾经的哥们儿弟兄都不会袖手旁观,你捧着我,我带着你,大家一起享受着体制的光环,一面落得个行侠仗义的好名声,顺带着还把过去的江湖恩怨给抹平了,名正言顺,一举两得。 相比之下,展昭步入仕途之后的经历似乎就没那么波澜壮阔了。给人的感觉,展南侠似乎总是围着包大人身前身后转,老少英雄领了外派的任务捕盗捉贼,展老爷总是去那个看家护院的角色,大家还都捧着他唠,“咱不能棋胜不顾家啊,有您在大人(指包大人)身边,我们也就放心了”。展昭从不抢阳斗胜,关键是拎得清自己的斤两,顺水推舟,乐得做一辈子的“展护卫”——护卫,属于官僚的贴身近人,有多近?反正秘书和司机都比不了。 一个是亦正亦邪、横跨黑白两道的蒋平,一个是高深莫测、深谙为官之道的展昭。踏踏实实的群众路线也好,忽忽悠悠的上层路线也罢,不过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大家都是凭能耐吃饭,大面儿上没有丢人不丢人这一说。但是,有一个细节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蒋平是六品校尉(到了后期才官拜四品校尉),展昭是四品带刀护卫。数目字上的差别,好像跟实际贡献没多大关系,那么是否跟他们的出身有关呢?有待考证。 《白眉大侠》里面的江湖,表面看上去似乎是以徐良白云瑞等年轻一辈为中心(“书胆”),但是,他们只能是初出茅庐、崭露头角的“明日之星”,真正握有实权,敢在大事上拍板定夺的,还得是官场上的老同志和江湖绿林道上的老辈人。比如安庆宫里悠然自得的八王赵德芳,比如碧霞宫里说一不二的武圣人于合。整套评书的大结局是于和拔剑自刎,夏遂良被剁成了肉泥,开封府老少英雄班师凯旋。武圣人这一抹脖子,朝廷去掉了一块心病,江湖面临着重新洗牌,于是,接下来的很多事,就都不好说了…… 武侠武侠,“武”在前,“侠”在后,这里有讲究。“武”是真功夫真本事、是头脑和四肢的充分协调,有了这个做基础,才有资格参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全国海选。而能不能成为侠客,甚至进入武功排名TOP20,还得看造化,更得看朝廷的脸色。毕竟,江湖再大,只要朝廷一句话,还不是让你跪你就得跪、让你爬你就得爬? 江湖诸老们未必不曾这样想——江湖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朝廷的……

1 有用
0 没用
白眉大侠 白眉大侠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眉大侠的更多乐评

推荐白眉大侠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