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尽的循环中寻求完满

SkyTheKid
2020-04-25 看过

歌曲开篇的童声演唱与严重的失真琴声,与其说是一种童真的演绎不如说是一种无知的痴呆,这里是第一重人格——痴呆。麻雀在为谁哀悼?丧钟为谁而鸣?“痴呆”听到了一切,却不对任何事物加以反思,将麻雀的哀悼视作歌唱,活在了一种纯粹的表象下。

随后的一声SHUT UP!代表了与这种痴呆的决裂,从此也带出了第二重人格——反叛。在一声怒吼之后,“痴呆”被吓退、消失了,但“反叛”人格仍未占据主导。接下来所演唱的是其实“反思”的人格,“若典籍都变空白 如何描摹过去”,人在时间中占据了怎样的尺度?除了无意义的等待我们是否能“篡改 天生沉沦 残忍命运”?

接着,在佛教的诵经声下,“反思”分裂为两个人格——一个是之前怒吼的“叛逆”,另一者与叛逆的激情相反,是一种绝对的“冷静”。两个人格以对话的方式进行着一种辩证运动,“冷静”意识到了“洪荒宇宙 千变万化 不外如是 不外如是”,一切都能被归于以个至高无上的原因,世界对他而言是一种机械的决定论,华晨宇也用一种空灵的声音演绎这段给人一种无法反抗的绝望感。“叛逆”则恰恰相反,“由我主宰 任我主宰”,对现实表示绝对的反抗。

两者的辩证最终只留下了“叛逆”,音乐也转向摇滚风格,为了“最终解脱” “夺回失落的自由” 即便满身鲜血、化为野兽也在所不惜。

“叛逆”过后,音乐转回平静,热情过后是一种空虚。(这里可以猜想“叛逆”的反抗并未成功,否则不会有下文)“反思”人格再次出现,这次他所反思的是我们是否能够不通过叛逆在世间寻得自身的地位。“接受 注定沉沦 那些宿命”,宿命难以逃脱,选择接受是否也能成为一个选择?这种观点和斯多葛学派不谋而合——“我不能逃避死亡,难道我还不能逃避对死亡的惧怕吗?”(爱比克泰德)

反思过后,诵经声再度响起,暗示这次的人格所持有的是以先前“冷静”所感悟的“决定论”的世界观。在这种坦然接受的思想精英式的生活方式下,他仿佛看到了“这一切 多么美”,但在这种美好之下却是“丢 了一块 多刺眼 的空白”,有着一种不完美。这里华晨宇的演唱也明显透露着一种浓浓的忧伤,我也姑且将这一人格称之为“悲伤”。

最后,在“不停地 懊悔”下,“叛逆”再次登场(但这里只用了纯音乐表示,并未用歌唱的方式演绎)

“痴呆”“反思”“叛逆”“冷静”“悲伤”,数下来只有五个人格,歌曲名是《七重人格》。剩下两重呢?要么是我的解读并不符合华晨宇的创作意图,要么“七”并非常规意义。这里我姑且按照我的解读顺延下去。

歌曲出现了大量佛教元素,于是我们想到“七”在佛教中的意义。(由于个人缺乏相关佛学知识,只能根据百度资料进行猜测,但“七”的确是佛教中一个独特的数字)

“七佛”“七彩”“七级浮屠”(都是百度搜来的名词),可以看到佛教中许多概念的总数都以“七”位数。从这个角度来看,“七”代表一种完满、一种循环。

回到歌曲中理解,从“痴呆”到“叛逆”到“悲伤”最后又到“叛逆”,人格在对现实的屈从与反抗中不断循环。“千万年轮回者 浮生百态”,世界也具有着某一种轮回,我们都活在循环中,有着一种荒谬与无意义。

但从完满的一面来看,“痴呆”与“悲伤”是完全不同的,“痴呆”完全是一种未开化的状态,而“悲伤”则是带着一种看穿一切但却无能为力的情感。人格在循环中也在改变,不断接近一种完满。

面对世界的荒谬,人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这是一个永恒的难题。最后,用罗曼罗兰的名言作结吧。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2020.4.25 的XJB乱写

2 有用
0 没用
七重人格 七重人格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七重人格的更多乐评

推荐七重人格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