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旋转木马的鏖战

三元停靠
2007-11-21 看过
木马乐队从上海和杭州回来,听说老家的铁托很让他们吃了些苦头。在杭州,他们把灭火器当成了礼花喷射,让摇滚跟干粉有了回亲密接触。关键问题在于,我不知道木马在杭州享不享受自己的表演。如果是只有观众的热情,那我才不要见到这样的热情。
6月18日,北京愚公移山。原定于9点半的演出不知道什么原因推迟到11点,这让很多像我一样9点钟已经早早赶到的人倍感烦心,对木马产生许多微词,毕竟谁都没有放鸽子的权利,木马也一样。上哪去呢,工体附近乏味得不可思议,偌长的一条体育场路几乎连个屁都没有。
且不说这两个小时我是怎样打发的,进入正题吧。
简简单单的调音之后,演出突如其来地开始,——不跟《米老鼠跟唐老鸭》似的,开场有一句告示:演出开始了,这是OLD STYLE,木马不,他们是演出的新范儿,连句客套话都没有。第一首,《纯洁》(此贴中所提到歌曲请于大左FTP中找,但是跟演出的版本有些是两码事)跟迷笛音乐节演出版本一致,同录音室版本的区别是更加好听,前面是纯吉他伴奏的低沉哼唱,有预料的,从“跟随着她,青春无比甜美”开始,声音陡高八度,音乐轰鸣,主唱木玛的嗓音能够在合适的时机和合适的气氛下随机营造出悲剧的、然而又义无反顾、飞蛾扑火的的气氛,这使台下众人迅速地进入第一个高潮,应和,起伏有致,好像看得到每个人的脑袋上都喷出些哀伤喜乐的样子,蔚为壮观,我身边的一个女孩耳朵贴在音箱上面,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或者昏迷了,这是我一晚上看到的特别感伤的事情。
我有点难以为继了,像鬼片里说的一样,我见到不好的东西,可我说不上来,我真是表达感不上思维的。我只能说,看演出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忧伤略带荒谬的氛围。木马还是挺不错的。观众也挺不错的,能合唱的地方都合唱了,该聋的都聋了,该哑的也哑了,受不了的走了——那是MP3音量开到不足10的小姑娘,她们真可爱,半夜出来,也不怕碰见坏人。。。
说真的,我从木马们的眼睛里瞥见了类似于虚无和游离那样的东西,无论那是由想象的荷尔蒙赋予的还是真有那么回事儿。我非得感谢他们返场的那两首歌,倒数第二首应该是沙地行走,在一串“啦啦啦”结束之后,木马们动作停滞,仿佛进入沉思,这时需要等待,有一种等待暗示的默契,新的热流即将喷发,一切都在等待中,等待成了共识,然而有人不懂得等待,开始窃窃私语,这时我听见旁边传来示意安静的“嘘”声,顿时全场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安静,我被这嘘声和安静感动了,莫名的,像一个傻子似的,感动。我觉得这地方多像一个避难所啊,可怜的,狭小的、暂时无人驱赶、无人收房租的、众人一无所有也不再争吵的避难所,而我们其中的很多人,都在用一种无意识的方式维护着避难所的纯粹,用一种浮华的空虚的方式,而超分贝的声音和灼热、灼痛呢,谁能够义无反顾地燃烧哪,没有的,那是炼狱,我被那臆想中的炼狱感动得快要死掉了,自我陶醉得快要疯掉了,然而那只是一瞬间。
最后,最后的最后,木玛把话筒交给了我们,演奏开始了,那么熟悉,呵,LOVE WILL TEAR US APART,太高兴了,我们都会唱那一句,阿,爱会将我们撕开,爱会将我们撕开,狠狠撕裂。。。木马在台上循环着,盘旋着,跳跃着、上升着、不断舞动,连影子都快跟不上他们了,我们都在不停地唱,爱会将我们撕开,用已经没有声音的嗓子。
10 有用
0 没用
Yellow Star Yellow Star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Yellow Star的更多乐评

推荐Yellow Sta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