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的旅程与诡异的白日梦——简述The Weight歌词

宠物的丝绒纸杯
2020-03-07 看过

《The Weight》可能是《Music from Big Pink》里面最重要,也是最著名的歌了,关于它的歌词到底在讲什么,数年来都有歌迷与学者争论不休,而丰富又迷离的超现实风格歌词又给了听众无限的解读空间。在梦境一般的歌词里大家似乎会听到拿撒勒城、魔鬼、审判日、福音书作者路加、摩西……似乎在表面上,一切都与圣经有关,但说实话,在没有认真分析以前,谁也不好轻易得出结论,毕竟Robbie Robertson是一位非常聪明,甚至可以说是狡猾的作词人。所以我们不妨来一段一段的看,试着找一找歌词里到底有着怎样的玄机。

I pulled into Nazareth, I was feelin' 'bout half past dead

当我进入了拿撒勒,感觉已经累得要死

I just need some place where I can lay my head

我只想找一个能让我好好休息的地方

"Hey, mister can you tell me where a man might find a bed"

“嘿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哪里能找到一张床?”

He just grinned and shook my hand, "No" was all he said

他只是笑着握住我的手,嘴里只蹦出两个字:“没有”

在第一段,大家可以看到主人公开始了自己那不顺遂的行程,看着对方友好又欣喜的神情,结果换来一句冷冰冰的否定,估计一般人早就动手了,不知是主人公太累以至于反应迟缓,还是想努力做一个好人,总之非和平的暴力场面并没有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地名Nazareth,它的常规理解当然是拿撒勒城,耶稣儿时生活的地方(而耶稣也因此被称为“拿撒勒人耶稣”),在圣经新约《若望福音》中,人们打听耶稣的时候一般会问到:“拿撒勒能出什么好东西?”这也暗示着该城过去的名声。但以上这些似乎都不重要,因为据Robbie Robertson的说法,拿撒勒其实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北安普敦县的一座城镇,Robbie当年用着一把马丁吉他一点一点完成了这首歌的创作,而马丁吉他厂的总部就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拿撒勒,所以这段歌词和圣经到底还有没有关系呢?说不好,毕竟我们刚才就说过,Robbie是一位狡猾的创作人,谁知道他的言论会不会有欲盖弥彰的嫌疑呢?谁又能确定这个拿撒勒城就没有双关含义呢?

接下来便是副歌部分:

Take a load off Fanny

卸下重担吧,范妮

Take a load for free

卸下重担,不需任何代价

Take a load off Fanny

卸下重担吧,范妮

And you put the load right on me

然后,你要我去承担这些重量就好

可以想见,这样的副歌和标题《The Weight》是十分相配的。“load”首先当然就是“负重”、“装载”的意思,那么这样的话,当然整个副歌便是主人公的“圣迹”——“把别人的责任都归咎于自己,而让别人过得轻松舒服一些”,这分明就是当代耶稣嘛。的确,Robbie Robertson后来也在采访中说到了这点:

“布努埃尔(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电影大师,拍的电影几乎没有人能看明白)的许多电影都在揭示圣人的不可能性(当然这并不是指圣人不可能存在,而是说一个普通人想要依照普罗大众的标准成为圣人,这样的尝试几乎是不可能的),电影《纳扎林》及《维莉迪安娜》里面的人物,他们都在尽全力做好事,但有时就是做不成,《The Weight》同样如此。有人说:'打扰一下,能不能帮我个忙呢?当你到那里的时候,可不可以代我向某个人问好,或者能不能把这东西给某人,又或者是帮我拿下这个东西什么的?哇,你要去宾州的拿撒勒啊?马丁吉他厂就在那里,等你到的时候帮我个忙呗。'所以这个人好不容易把事情做完,那里的人可能又会给他带去新的任务,所以他可能就会想:'X的,这堆破事儿到底会把我引向何处?!我本来只是想跟一个人问声好的,怎么就变成这个鬼样子了?!'对我来说,这就是非常布努埃尔风格的诠释方式。”

听上去真的很明显吧,这便是布努埃尔式的语言,当一个人只想成为一个好人而不得不要时刻为他人着想的时候,你可能就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罢了,哪里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当你的情感全部被别人的情绪吞噬的时候,你还能有多少不被左右的自我还在坚守?这就是歌曲想要让我们思考的问题。

又或者,这歌词里是否隐藏了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首先让我们再来看看“load"这个词,它在俚语当中也有“感染性病”的意思,哇这听起来就很严重了对不对?而“fanny”在俚语中有时指“臀部”,有时则指女性的隐私部位,所以这样一来,整个副歌段是不是可以解读成染上性病的这个过程呢?不要觉得不可思议,有人还拿出过一些所谓的“证据”来证明过这种解读方式的正确性:

(该段内容可能含有十八禁之元素,未成年人请躲起来悄悄看)

接下来我们要介绍的这位女主人公名叫Cathy Evelyn Smith,这位阿姨生来便狂放不羁,曾经给Ronnie Wood及Keith Richards做过毒品供应商;在著名喜剧演员John Belushi去世后被捕并坐了十五个月的监牢。但在这些之前,魅力无限的她可以算做是一个地道的groupie。Cathy在仅仅16岁时便认识了Levon Helm以及Rick Danko,他们后来也是the Band的重要团员。这几位老哥组了乐队后可是一点没消停,经常给自己惹进麻烦当中。据Rick Danko回忆,有一次他们因为携带毒品被警察盯上,而Cathy便自告奋勇去引诱警察,并且与警察进行了oral sex,完事之后还和警察说她当时只有十四岁,警察瞬间有点难为情,觉得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自己的生涯与信誉便毁于一旦,于是只好放了这几个哥们儿一马。后来他们几个人又在湖边的汽车旅馆内深夜开趴,结果都有些把持不住的Cathy和Rick便上了床,但他们两个人在啪啪啪进行到一半的时候,Rick突然得知Cathy并没有服用避孕药,所以Rick直接决定停止,然后径直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Cathy还正在满脸费解的时候,Levon又进来,和她完成了啪啪啪的第二段。最后Cathy果真发现自己怀孕,而她认定这个孩子就是Levon的。两位成员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自然也是二脸懵,而另一位成员Richard Manuel则“勇敢地”要求Cathy嫁给他,不过这样诡异的求婚最后当然被Cathy拒绝了。

也许在神圣的表象之下,登不得大雅之堂的狂欢、毒品以及交合才是这首歌真正想要描绘的内容,而圣洁与污秽可能也正是万事万物的一体两面。Robbie这样的歌词看似简单易懂,实则布满陷阱,让人一不小心就陷入到对立的其中一面而无法自拔,这也正是他写歌词的高明之处——极致对立的两面有机的融合在同一段歌词里,在看似完美的整体中形成内部的巨大落差,真的可以说是大师手笔。

下面是第二段:

I picked up my bag, I went looking for a place to hide

拿起了背包,我继续寻找着藏身之处

When I saw Carmen and the devil walking side by side

而我看到了卡门与魔鬼并肩走在一起

I said, "Hey, Carmen, come on, let's go downtown"

我说:“嘿,卡门,来吧,我们去城里”

She said, "I gotta go, but my friend can stick around"

她则说:“我要走了,但我朋友倒还可以四处逛逛”

这段歌词又出现了两个“人物”——卡门与魔鬼,其中卡门很可能指乔治·比才的同名歌剧当中的女主人公,没错就是那个美艳动人的卡门,她在原剧中当然有着自己的感情与遭遇,但在后世的讨论中,卡门依然被多数人认为是诱惑的象征,而那个魔鬼到底是具象化的存在还是抽象化的概念,就真的很难有人能够说清楚了。如果是抽象概念,那么这样可能就和浮士德的故事有某种程度上的牵连;而一旦理解为具象化的人物,那么传统意义上善于诱惑别人的卡门此时却被一个其他“人”所引诱,这样的画面也是足够震撼的。然而主人公的要求再一次被拒绝,看来他真的可能和小镇八字不合。

接下来是第三段:

Go down, Miss Moses, there's nothing you can say

下去吧,摩西小姐,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It's just ol' Luke, and Luke's waiting on the Judgement Day

这只是老卢克,而卢克正等着审判日的到来

"Well, Luke, my friend, what about young Anna Lee"

“喂,卢克,我的朋友,年轻的安娜·李怎么办?”

He said, "Do me a favor, son, won't you stay and keep Anna Lee company”

他说:“孩子,帮我个忙,你能不能留下来陪在安娜·李身边呢?”

哇,又是让人云里雾里的歌词,对吧?摩西、卢克(路加)、审判日……似乎又指向了圣经。不过呢,如果大家相信了之前所谓“性病”那一套理论的话,这一段似乎倒蛮好解释的——从第一句开始,把这所有的情境搬进一家妓院里,看看是不是毫无违和感呢?如果再进一步,把Miss Moses对应到Cathy,Luke对应为上面故事的那个警察,而Anna Lee对应成当时的乐队成员,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像内涵段子一样的安排。不过且慢,我们一定要反复强调,Robbie Robertson是一个超级狡猾的作词人,像这样的歌词并不如《American Pie》那样有着十分强烈的指向性,所以稍微深挖一些也是绝对有料的。

《Go Down Moses》是一首黑人灵歌,其中副歌段是这样唱的:

Go down, Moses

去吧,摩西

Way down in Egypt's land

下埃及地去

Tell ol' Pharaoh

见到法老后告诉他

Let my people go

容我的子民去

到后来,《Go Down Moses》成为了著名作家威廉·福克纳所写短篇小说的标题。这部小说由七个相关联的部分组成,发生在福克纳自己创造的地名约克纳帕塔法县,大致讲述了美国南方由于种族肤色不同而发生的种种纠葛。其中在《灶火与炉床》这个部分确实有着“ol' Luke”这个角色的出现,他是一级谋杀案死刑犯Samuel的外祖父,在接受了命运的审判后,Luke和妻子Molly仍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最后让Samuel魂归故里。Robbie是有可能受到这部小说的影响而完成歌词创作的,因为福克纳也是乐团非常钟爱的一个文学家,而有些人也笃定地认为,这首歌里出现的很多形象都像是福克纳或者是卡森·麦卡勒斯创造出的人物。

又或者,这几位就真的和乐队成员说的一样,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据乐队成员Levon Helm的说法,“Luke”指早期the Hawks(the Band这支乐队的前身)的成员Jimmy Ray “Luke” Paulman,据说他动作迟缓,反应也慢,很多人和他开玩笑时就会说:“你这是为了等着末日审判的到来嘛?”Anna Lee则也是一个确实的人物,生活在阿肯色州的Turkey Scratch,这也是Levon Helm成长的地方。有些人认为在上一段的歌词当中,和卡门肩并肩的其实不是魔鬼,而正是这个Anna Lee,但这种说法由于证据并不充分,所以就不作更深入的分析探讨了。

再后面一段:

Crazy Chester followed me, and he caught me in a fog

疯子切斯特紧紧跟随,并在迷雾中发现了我

He said, "I will fix your rack, if you take Jack, my dog"

他说:“我能帮你修好架子,但你也要带好我的狗”

I said, "Wait a minute, Chester, you know I'm a peaceful man"

我说:“等等,切斯特,我知道我是个平和的人”

He said, "That's okay, boy, won't you feed him when you can"

他回复道:“没关系,孩子,闲下来时喂喂它就行”

似乎,又开始云山雾罩了,不是吗?其实还好啦,整段当中只有一个单词“rack”会受到一些争议,其他的似乎还没有那么晦涩难懂。我们一点一点来看,“rack”可能指的是什么:

(1)最明显的含义便是“架子”,至于“架子”能联系到什么,这便见仁见智。其中比较主流的,便是指军队或者学校的那种上下层的床铺,因为这些床铺都是由铁或木质的支架搭起来的,所以这种说法可能有着一定的依据。还记不记得歌词的一段主人公刚来到拿撒勒的时候,他最需要什么?是的,他想要一个休息的地方。直到这里,这个愿望终于有了眉目,有人愿意给他找一个床铺歇息,但前提是要把这个人的狗照顾好。狗狗是人类的朋友,不过狗有的时候也有着保护自己与攻击对方的作用,所以主人公希望再考虑一下,因为他比较“平和”,不愿意攻击别人,但Chester的一句话由把他撂到了一边;

(2)依然是“架子”的延伸义,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枪架”。这种解释和“平和的人”那句歌词关联度很高。而故事就变成了下面这个样子——本来看上去是个“交易”,但其实这是一个不对等的互换,Chester只是想把自己的狗狗解决掉,也就不会诚恳地满足主人公的要求,以满足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他要给主人公修枪架,这在主人公面前是一个难以理解且毫无必要的恩惠,主人公赶紧拒绝,说自己是的平和的人,没有枪架,何谈维修呢?而Chester还是不依不饶,要主人公喂他的狗。在Chester的眼里,似乎只有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主人公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3)“rack”还有一个相对少用的意思——“痛苦”或“愤怒”。所以“fix your rack"直接就可以变成“fix your pain”。而在1960年代,什么东西可以很好地缓解痛苦,我想也应该不用再提醒了吧。所以这一段写的就是一次极为特殊的毒品交易,主人公看似得到了很多——毒品和狗,但在之前的痛苦被缓解的同时,新的麻烦又来了。所以主人公的情绪到底是更好了,还是更糟糕了?没有人知道。

接下来我们终于熬到了最后一段:

Catch a Cannonball now, to take me down the line

搭上一趟“炮弹”号列车,把我带回正轨

My bag is sinking low, and I do believe it's time

我的背包越陷越深,觉得现在已是时候

To get back to Miss Fanny, you know she's the only one

要回到范妮小姐身边,你知道她是我的唯一

Who sent me here with regards to everyone

是她送我至此,并给所有人送上问候的

如果说前面几段的歌词有着相对较强的梦境特点,最后这一段歌词则似乎是想让主人公从梦境中走出。用什么方式呢?不是炮弹,而是火车。这个“cannonball”一般认为指的是“The Wabash Cannonball Express”,这是在1880年代穷苦的流浪汉们编造的一条想象中的铁路,在这条铁路的火车上所有的无业游民与穷困百姓都可以吃得起早餐。这显然是件过于理想化的事,直至今日,这样的“爱心列车”也似乎不曾在哪里出现过。不过随着这样的传说流行开来,列车在无产者中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后来也有民谣歌手将它写成了歌,而随着歌曲的持续流行,很多人也视这条铁路为理想国一般的存在。而火车的诠释,在这里也是最受主流大众认同的解释方式。然而也有人在加拿大找着线索,毕竟Robbie本身就是加拿大人。他们也果然在加拿大播出的电视剧当中找到了些许端倪。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就叫做Cannonball,它讲述的是两个卡车司机在孤独中结伴而行的故事(为什么说孤独,因为路途中会穿过许多无人区)。所以这部分人则倾向认为Cannonball指代的是卡车。但无论如何,这个词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炮弹,而是某种交通工具。而交通工具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把一个人或物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外一个地方。当然在经历了如此多的荒诞与不愉快后,主人公估计也希望赶紧离开吧。

不顺利的旅程,碎片化的记忆,梦境般的体验,所有这一切集中到一起,形成了这样伟大的歌词。当然对于这种有着强烈梦幻感的词句,真的不需要把每一句都解释到完全合理,只要能够自圆其说就已经是最完美的解读了。而对于《The Weight》这首歌的挖掘也一定不会停止,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有更多关于这首歌的线索浮出水面,到那时,我们当然也就会更完美的解释我们目前还不能理解的部分。

(摘自微信公众号”与捕鸟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Music from Big Pink的更多乐评

推荐Music from Big Pink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