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囃子:一触即发

臥床見神
2020-01-26 看过

经过60年代的低迷,70年代的日本摇滚世界,已经迎来了他的黎明,摇滚界出现“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1971年成立的四人囃子乐队,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四人囃子是一只颇具实验色彩的前卫摇滚乐队,许多人说:“如果美狂乱是日本的King crimson ,那么四人囃子就是日本的Pink Floyd。”毫无疑问,四人囃子对于Pink Floyd的热爱与效仿,在日本都是最为顶尖的。而组成这支乐队的,只是4个还在上高中的毛头小子。

乐队的起源要从森园胜敏和冈井大二的相识说起。高中1年级的森园和冈井,因二人在不同的学校读书(森园在武藏丘高中,冈井在东京都立鹭宫高中。高三年级时森园转学至东京都立鹭宫高中),此前从未谋面。当时的高中生喜欢摇滚乐的人很少,在森园的武藏丘高中里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他只能加入东京都立鹭宫高中的摇滚乐队,并准备参加当年的高校文化节。

一天,在练习室的森园正弹奏着Cream乐队(英国老牌布鲁斯摇滚乐队)的《Crossroads》,这首歌对于吉他手来说,属于难度很高的曲子,但森园却能轻松自如地弹奏。娴熟的技艺引起了在隔壁练习室敲架子鼓的冈井的注意,于是主动向森园打起招呼……森园谈起对冈井的第一印象,运用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像章鱼一样手脚很长,又很灵活的男人。”

仿佛是历史的安排,二人从相识到相熟并没有花很长时间,他们都热爱着欧洲摇滚乐,并深受其影响。二人产生了组建乐队的志向,后来,他们招募来了中村真一与坂下秀实。1971年,乐队正式成立,名为“四人囃子”。

囃子,有伴奏人的意思,日本也有狸囃子,是日本全国都存在的关于怪异声音的怪谈,据说是狸猫发出的声音,人们在寻找声源的时候,声源仿佛会逃跑似的,越来越悠远,直到把人们带到荒郊野外,不得归路。而四人囃子作为一只前卫摇滚乐队,其风格与当时的主流风格大相径庭,用后者来解释乐队的取字“囃”,可能更为合适。

森园胜敏
冈井大二
坂下秀实
中村真一

年轻的四人囃子,满怀热情地进行初期的创作,不同于当时热门的金属乐,四人囃子放弃了简短的流行曲式,取而代之的是纯乐器的演奏,并从迷幻摇滚中学习了很多和声技巧、节拍处理方法等。他们是日本新摇滚运动的重要成员。在这部讲述日本新摇滚诞生的影片中,记录了四人囃子,鲜花旅行团,头脑警察,远东之家等乐队,足见囃子对日本摇滚乐之影响。

乐队创作了几首曲子后,进行了几场小规模的演出,并收获了最初的一批粉丝,虽然粉丝数量不多,但给予了四人囃子无限的鼓励与希望。这一年,刚刚18岁的森园胜敏,就已经能单人弹奏Pink Floyd的很多名曲,“最为Pink Floyd的乐队”的名号逐渐打响。Pink Floyd的爱慕者,喜欢迷幻摇滚的乐迷,甚至他们的质疑者都去看了演出,最后都成为了囃子的粉丝。

随着粉丝数量的增长,四人囃子对自己即将到来的专辑更加充满了信心。1973年1月1日,四人囃子与东宝唱片公司签约创作并发行电影原声《20岁的原点》,这是四人囃子首次录制的作品。电影根据作家高野悦子的同名书籍改编,由大森健次郎导演,资深演员地井武男参演,是一部青春、剧情片。当时社会的复杂环境,青春期的叛逆心理,矛盾的家庭关系,对于生活及人性的绝望,都蕴含于这部电影之中。

仅从《20岁的原点》中,四人囃子的前卫风格就已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们的歌虽然节奏感较弱,但非常有味道。轻快的《今天20岁》,不插电的《你就是我》、《青春》,略带时髦的布鲁斯味道的《泪的时代》、让人心头黯淡的《夜》,使人浮想联翩的《?》等曲目,完美贴合了电影所抒发的情感。专辑中的念白与唱段分别使用了末松康生,高野悦子,岡田富美子等人写的诗句。

1974年1月1日,时隔一年,他们发行了日系摇滚的超级名盘——《一触即发》。四人囃子迎来了他们的巅峰。专辑同名歌曲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12分钟悠长的曲声,亦快亦缓的鼓点,抑扬顿挫的电吉他,阴柔婉转的歌声,带给人们12分钟的亢奋。

单曲《一触即发》是四人囃子的合作伙伴末松康生的灵感,受到当时国外的迷幻摇滚、硬摇滚的影响,并融入自己对现实的理解与看法。末松康生作品中的歌词大多是充满幻想、非现实主义的,也经常作出长达10分多钟的曲子(《一触即发》、《游泳Nessie》、《祭典》等)。

也正是这张专辑,四人囃子的粉丝数量实现了爆炸性增长。但后来的几年乐队也进行了较大的人员变动,键盘手茂木由多加加入,乐队元老制作人中村真一退出,佐久间正英代替其位置。

这个佐久间,正是后来引领日本音乐界30年,为知名乐队BOOWY、GLAY、HY等大牌乐队都进行过音乐制作的制作人,而他最早加入的乐队,就是四人囃子。1975年,5个人的四人囃子,发售了单曲《飞碟上》,随后就是茂木由多加的退出。其间乐队成员来来去去,但在粉丝心中大多是浮光掠影,匆匆过客,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永远是森园胜敏。

1976年,四人囃子发行第二张专辑《黄金的皮克斯》,曲目一《飞翔》是翻唱的The Beatles的《Flying》。在这张专辑中,他们进一步丰富了配器,请来中村哲吹奏高音,次中音和低音萨克斯,滨口茂外也吹奏长笛,并肩负一小部分打击乐。《女演员》中间那段美妙而充满灵感的长笛就来自于滨口。

专辑发行后,囃子们陷入了一个危机:吉他手森园胜敏选择退出,森园胜敏退出四人囃子,就如同窦唯退出黑豹,乐队的灵魂性人物选择退出,乐队能否继续前行,在每个队员与粉丝心中成了迷。“森园胜敏是乐队的标志,人们一提起四人囃子,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他的声音也非常适合我们的摇滚风格。”坂下秀实说。

四人囃子开始寻找新的主唱,但很多歌手都不适合乐队的风格,几个人一度想要放弃。直到1977年,佐久间正英带了一个年轻人——来自北海道的佐藤满走进了录音棚,他的声音与新潮的流行风格给予了他们希望,佐藤满迅速与四人囃子融合,并在当年发售了新专辑《PRINTED JELLY》,乐队的风格也随之变化,对于情感的抒发更加柔和,节奏也更加放缓,以缥缈的乐声为主,增加了些许的流行乐色彩。

佐藤满任主唱时期的演出图片

“佐藤满给乐队带来了新的东西,在我们的音乐中融入了些和以前不一样的元素,这也是四人囃子能继续下去的原因。”冈井大二如是说。1978年,乐队再生新枝,发售了专辑《包》,键盘手茂木由多加也回归了乐队,代替了刚刚退出的坂下秀实的位置。在这几年间,四人囃子的演出规模不断扩大,在日本摇滚界中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提升,凭借着玄幻的灯光,变化莫测的节奏,主唱卖力的表演,把70年代人们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乐迷都沉浸在“诗和远方”之中。

在1979年,四人囃子更致力于开辟新的领域,尝试融入新的风格,乐队内部也开始更进一步的磨合,在1979年发售了专辑《NEO-N》与电影单曲《拳法混乱》后,他们不再发售新的专辑,演出少之又少,他们仿佛在喧嚣的摇滚世界中沉寂了。

拳法混乱!

除囃子们为《醉拳 日本放映版》作唱的主题曲外,佐久间正英还单独为这部港片创作了一系列的“日版”配乐,以此契机,佐久间成功打入电影音乐制作这一行业,参加了许多电影配乐的制作。

在乐队的起落浮沉中,冈井大二一直守候着四人囃子。冈井大二的架子鼓演奏技巧愈发高超,在编曲方面的理解与造诣也越来越高,为很多著名的电视剧都做了许多片曲,但他坚持“自己的音乐不是为电视剧而生的”,冈井大二的对音乐的专业程度,受到很多行内人的欣赏。

1989年,佐久间回归四人囃子,在蛰伏了将近10年后,乐队推出新专辑《DANCE》。并且与旧成员森园胜敏在MZA有明开始了实况录音。复出的四人囃子,活动并不如以前频繁,他们更加专注于音乐风格的创新与多元化。

21世纪初,四人囃子更多以初期的阵容(佐久间,冈井,坂下,森园)展现在粉丝面前,“人们好像对于我们初期的创作更为感兴趣,可能是他们生活环境越来越紧张了吧,我们初期的作品也更适合放松一个人的头脑,那么我想为什么不去更多的演奏那些作品呢。”冈井大二笑了。

2002年,四人囃子举办了多场公演。其中有两场以【Rock Legends】命名,在下半年的Rock Legends Vol2中,他们与头脑警察实现联合演出。头脑警察负责上半场,囃子们负责下半场。结束时由两支乐队共同组成的頭脳・囃子表演三首名曲。

他们进行了许多公演并发表实况录音。但在四人囃子继续前行的过程中,增加了许多坎坷。2003年,键盘手茂木由多加逝世。2011年,中村真一逝世。2014年佐久间正英逝世。粉丝们只能从CD与录音中与他们再会了,众多核心人物的缺失,给了苍老的四人囃子沉重的打击,乐队开始寻找新的替补,想为之注入新的活力。他们偶尔在日本国内举办演出活动(一般由冈井和坂下主事),但在粉丝心中,四人囃子不管怎么变化,他们最钟爱且最怀念的,还是那最初的四人囃子。

2019年,是专辑《一触即发》和四人囃子度过的45周年,为了纪念这件名盘,同年12月15日,冈井大二和坂下秀实举办了演出,请来客座乐手助阵,来重现经典。

“天空一片漆黑,耳边也无声可觅,但你看吧,那片海一定会涨上来的,风也会轻轻吹拂你的脸庞。”《一触即发》

6 有用
0 没用
一触即発 一触即発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触即発的更多乐评

推荐一触即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