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iarist》专辑考据、导读及歌词全译(已完结)

IFC
2020-01-25 看过

来自意大利的Dark Lunacy,以一曲《Dolls》被国内外不少听者所知晓。 “古典、交响化”,便成为了Dark Lunacy在多数人心中的第一印象。或许是由于《Dolls》太过耀眼,乐队作品中深刻的苏联情结在一些乐迷心中只是位居二线。

乐队的第一张专辑《Devoid》可以看作乐队早期灵感碎片的合辑,具备各种元素的尝试。第二张专辑《Forget Me Not》是一张概念专辑,在这张专辑中,乐队专注于塑造现代古典式的浪漫,将《Dolls》中展现的阴暗与优雅几乎做到了极致。而在同样作为概念专辑的《The Diarist》中,乐队则将此前倍受好评、被视作乐队最大特点的古典乐元素几乎全部消去,这也可能是《The Diarist》在乐迷中的口碑与传播度远不如前两张的原因。

实际上,《The Diarist》这张几乎倾尽乐队的俄罗斯/苏联情怀的概念专辑,内容相当之丰富,甚至一度被乐队作曲的核心——吉他手Enomys(已于2009年离队)视作乐队最好的作品。而对于这张专辑的内容,乐队也提供了不少的线索,对于每首曲目,乐队的作词者——主唱Mike都给予过简单的解说,每首曲目的背景资料也都还比较充足,使用的几段采样也并不算偏门。于是乎对这张专辑的考据,就变得不是那么困难了。

笔者也很幸运地获得了俄语外援的帮助,打通了专辑中所有俄语文本的内容,甚至笔者的日语技能也派上了用场——在这张专辑的日版导读页上发现了不少重要的信息。至此,终于能对《The Diarist》的内容进行一次相对全面的概述和导读,让有兴趣的乐迷一览这张专辑的全部内容。

《The Diarist》时期乐队的阵容(如今只剩下最右边的Mike了,乐队也近乎处于休止状态)

Enomys的祖父曾作为一名囚犯被关押在苏联。终于有一天,Enomys等到了祖父的归来,而祖父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张又一张的苏联歌曲黑胶唱片。这些苏联歌曲成为了Enomys最早接触的一批音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些苏联歌曲就相当于没有电吉他的金属乐。于是乎,我们其实只是在其中加入了电吉他!”多年后回忆起来,Enomys如是笑称。

而Mike则是自小就相当热衷于俄罗斯的文学和历史文化,也在意大利学习过俄语,自己的前女友也曾在俄罗斯学习俄罗斯历史(并且后来和Mike一同完成了《The Diarist》的俄语部分的创作)。而在日后,他亲身走上俄罗斯的国土后,俄罗斯人强烈的爱国情怀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很多俄罗斯人都挺穷的,但他们仍为自己生活在俄罗斯而倍感骄傲,甚至称自己的国家为母亲......而我们是绝不会把自己的国家称为母亲的。”

于是,自Dark Lunacy成立,乐队的作品中就显现出了深刻的俄罗斯文化与精神的烙印。在乐队的首张专辑《Devoid》中,《Stalingrad》、 《Forlorn》、《Varen'ka》三曲全是基于俄罗斯/苏联题材创作,其中前两曲都是以苏德战争为背景创作的作品,《Varen’ka》则是基于Mike最喜爱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首部长篇小说《穷人》创作的作品。

第二张专辑《Forget Me Not》完成之后,Mike发现了一本日记。

日记的笔者是一位女性。日版专辑导读上说,这位女性是一位德国人,她与一位俄罗斯人结婚,作为一名记者历经了整个列宁格勒围困。而在一次Mike的专访中,Mike说这位女性“生在列宁格勒,死在列宁格勒”。两种说法能否结合到一起,目前暂时无法得到确证。但笔者的身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日记本身的内容。

在这本不为人知的日记中,列宁格勒在战争中所经历的一切几乎全部被记录。前线的战火,残破的街道,饥饿,死亡……以及忠诚与不屈。这场残酷而史诗般的战争中,日记笔者的丈夫消失在了前线,唯一的孩子也在围困中死去。坚毅不屈的她独自坚持到了解放的前夕,结局却出乎意料,让人唏嘘不已。

“日记的每一页都满满地浸透着触动我内心的感情。因此我燃起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把她的一生,她的感受与希望全都写出来。”Mike说。于是,以列宁格勒围困为主题的概念专辑《The Diarist》诞生了。

“围困之城的缪斯”奥尔加·别尔戈丽茨(О́льга Фёдоровна Бергго́льц,Olga Berggolts)

列宁格勒围困之后,不少的日记都被视作战争的见证与纪念的史料而被珍藏。这些日记的笔者,几乎全部都是女性。她们用自己的意志,记录下了这个城市最绝望的时期的一段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当男性都走上前线,以身作盾之时,女性则以自己的方式,展现出了强大的意志与生命力。

坚守在列宁格勒的文人们,也在这个时期创作出了数量空前的作品,通过广播、杂质、报纸等各种途径在城市中传播,给这座几度奄奄一息的城市不断地输送着精神补给,感动和鼓舞了无数的列宁格勒军民。列宁格勒的这些积极的文人,同样是以女性为主,其中,年轻的女诗人奥尔加·别尔戈丽茨最为突出,她成为了列宁格勒广播电台最受欢迎的作家,即便一度被强行转移到没有战火的莫斯科,她最后仍毅然决然地原路返回了列宁格勒,与列宁格勒同甘共苦直到最后,被人们誉为“列宁格勒的缪斯”、“围困之声”。在一次俄罗斯乐迷对Enomys的采访中,乐迷指出《The Diarist》的歌词似乎有受到别尔戈丽茨的作品的启发和影响。虽然没有参与作词的Enomys对此表示不太清楚,但笔者在考据中发现,《The Diarist》的确与别尔戈丽茨存在直接联系——有一句歌词就是引用的别尔戈丽茨的文字的英语译文。

然而,在战争时期,国家认为人民需要的是勇敢无畏,需要攻无不克、光芒万丈的英雄来引导人民战胜敌人,传播恐惧、颓丧之类的消极之情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列宁格勒悲惨得刺骨的真相,便被视作了“违背苏联军民英雄形象”的“不光彩”的历史。

于是,列宁格勒的种种消息,在苏联遭到了封锁。而围困时期诞生的列宁格勒文学,也处处受到打压和排挤。很长一段时间内,与列宁格勒挂钩的作品,审查机关要么将之直接封杀,要么将之修改得面目全非。即便是列宁格勒当地的广播电台,也时不时收到警告和禁令。奥尔加·别尔戈丽茨也被贴上了“怨妇”的标签,即使她能在列宁格勒得到拥戴,却无法将自己为列宁格勒创作的文字公之于天下。而列宁格勒保卫战的指挥者、围困期间亲身为民奉献的阿列克谢·亚历山大罗维奇·库兹涅佐夫,以及П.C.波普科夫等在围困期间深受爱戴的正直官员,甚至在战后不久,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

“他们大肆宣扬我们的英勇,却将真相对人民隐瞒。我们被隔离了……”奥尔加·别尔戈丽茨在日记中写道。在这场围困中,从列宁格勒滋生出的苦难与光辉,终究只能属于列宁格勒自己。列宁格勒能被授予英雄城市的称号,别尔戈丽茨也能获得斯大林奖金,而让这些荣誉成真的历史真相却必须被掩埋。围困时代的缪斯,能在巨大的困难之中拼命书写,却在战争结束后开始酗酒,文字也开始充满颓废与毁灭,直到去世。

在动荡的年代结束后,人们方才开始重新审视那段残酷得难以回首的围困历史。然而,史料已经残缺不全,难以寻觅。

关于塔林的记忆,人们更多想起的是反攻中那场英勇的解放,而在战争打响之时的那场无比惨烈的大撤退中的损失,却被掩埋多年,至今仍不被太多人知晓。曾经深入人心的普尔科沃子午线,已被废除已久。卢加防线遗址上,灰尘仆仆,人迹稀少。浩瀚而冰冷的拉多加湖下,义士们的尸体和卡车的残骸永沉其中。街头的广播扬声器被拆除,承载着最纯真与最惨痛的记忆的雪橇也不再被经常使用。城市被修复,而名字已经改回了原来的圣彼得堡,围困的种种真相,已被永远地掩埋在了时光的流沙之中,连想象都做不到。

《The Diarist》中的日记笔者坚毅地挺过了整个围困,最后却死在了苏军士兵的枪下。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如今看来,似乎又多了几重象征和隐喻的意义。

但是,历史能够传扬,是因为其拥有无可取代的存在意义。一切的苦难也是如此。无论苦难的深浅,最重要的是,苦难到底给予了人什么,展现出了什么。是苦难让人了解到,一个人,一个民族的精神真正的本质所在。

战争开始后到围困结束的900多天里,列宁格勒所经历的苦难没有人能想象。而Dark Lunacy在这般苦难之中,不仅为列宁格勒人民所历经的非人的折磨所痛心,也为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在浩劫面前展现出的超凡的刚强意志而震撼。而这样的意志,至今仍然存在。

列宁格勒在被围困的872个日夜里,超过百万人死去,具体数值已无法确认。这座城市在这场人类史上最漫长的封锁中,受尽了无法想象的折磨。在寒冷、饥饿、炮火、死亡之下,悲伤、沮丧,甚至是绝望,都不可避免地在城市中蔓生。对于没能坚持到解放来临的数百万人来说,希望可能只是奢望,只是可望不可及的浪漫主义。

但即便苦难是如此漫长而骇人,列宁格勒依然不曾屈服,人们顽强地抗争到了曙光来临的那一刻。

Mike说,对于Dark Lunacy,成员们只会注入积极的情绪。在总结整张专辑时,他引用了电影《角斗士》中的一句经典台词:

“What we do in life, echoes in eternity.”

列宁格勒围困是一场真正的史诗。不仅因为列宁格勒传奇般地坚毅地挺到了最后,更是因为其历经的苦难是无可比拟的痛彻心扉,这也令在其中绽放出的人性光辉变得无比的珍贵。

《The Diarist》中几乎所有的作品,描述的都是与死亡最接近的时刻的思绪与画面,面临死亡之际,人本性中流露的恐惧与绝望展露无遗,但那在死亡面前依旧坚定的牺牲与奉献的决心,与对祖国不曾动摇的爱,是乐队所要真正颂扬的。

无论是至极的悲痛与恐惧,还是从苦难中滋溢出的坚定信念,在这场人类史上最为悲惨的史诗中,都因其中展现的人性的光芒而值得一份敬意与纪念。于是在《The Diarist》中,虽然多数曲目的积极情感要胜过绝望与悲伤,但像《On Memory’s White Sleigh》这般纯粹刻画悲痛的曲目也同样存在。

这部史诗之中的每一段历史,无论悲伤还是积极,都因其展现出的人性光辉而永恒于世。

虽然专辑的出发点是那位日记笔者,专辑也以《The Diarist》为名,但专辑的叙述对象却不仅仅只是日记笔者一人,而是囊括了一切与列宁格勒保卫战相关的对象。书写下列宁格勒围困的历史的,不仅仅只是日记笔者一人,是所有身处于这段惨烈得痛彻心扉的历史中的人,用生命书写了列宁格勒的史诗。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专辑名中的日记笔者。

一切的苦难,最终都会在一场胜利演说中告终。五年,十年之后,苦痛的感觉或许就会被大多数人所淡忘。再几十年,几百年后,曾经不堪回首的苦痛岁月会被蒙上厚厚的尘土,即便当初席卷整片大地,那时也或许将不会再被多数人所知晓和传扬。

只有比斯卡廖夫纪念公墓上的祖国母亲雕像依旧屹立。雕像身后,刻在花岗岩墙上的别尔戈丽茨的题文前,年年仍有不少人驻足。

在《The Diarist》发行两年后,俄罗斯为塔林撤退的遇难者建立了纪念碑。拉多加湖旁的“生命之路”纪念公园里,涅夫斯基大道上被保留下来的警示标语前,也依然会有人来献上鲜花。

“或许一切事物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未来之事或许也会改变,但历史已经被书写。无数的人死去,为自由赌上了自己的性命,为了对祖国的爱。未来会改变,任何事情都可能改变,人也可能会改变,但是历史总是屹立不变。永远如此。”Enomys说。

而书写历史,不正是人存在的意义吗?

这里躺着列宁格勒的人们。
这里躺着市民们——男人们,女人们,孩子们。
在他们旁边的是红军士兵们。
拼上自己的性命,
他们保护了你,列宁格勒,
革命的摇篮。
我们无法在此重新清点出他们高贵的姓名——
如此之多的人,在这块花岗岩永恒的守护下安息。
但你,留意到这些石碑的你,知晓着这一点:
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件事被忘记。
——奥尔加·别尔戈丽茨为比斯卡廖夫纪念公墓所题之文(译自英译版)

比斯卡廖夫纪念公墓


考据、导读、英语部分翻译、修订、排版 by IFC 俄语部分整理、翻译 by lagopus


01.Aurora 北极光

地理位置偏北的塔林(Tallin)是爱沙尼亚的首都。这座美丽的城市,在二战期间亦曾屡次饱受战火的蹂躏。如今检索塔林的二战史,更容易搜索到的是那场战争末期解放塔林的战役,而在苏德战争爆发的初期,在塔林海港发生的那场惨烈的的撤退,如今却几乎再无提及。

二战期间,爱沙尼亚被并入苏联,塔林成为了苏联红海波罗的海舰队的港口。6月22日,德军对苏军发起突然袭击,直扑列宁格勒。措手不及的苏军节节败退,波罗的海舰队被困在了塔林。虽然苏军顽强抵抗,但局势很快失去控制,塔林的舰队岌岌可危。

波罗的海舰队司令特里布茨上将屡次向上级请求撤退,可得到的回复始终只有:“钢铁同志(即斯大林)指示:寸土不让!”直到26日,海军司令库兹涅佐夫终于说服斯大林,命令波罗的海舰队搭载塔林军民,撤回喀琅施塔得——列宁格勒旁的军港。

舰队的撤离路线仅有一条处于一座峡湾中的航路。而就在这几日的时间里,德军已在这条唯一的出路上布满了军力。水中是数不清的水雷,两岸是火炮,战机也时刻准备着突袭。

苏军知晓此行的凶险。然而这是唯一的退路,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迎难而上。

28日中午,舰队开始撤退。晚上18时,噩梦开始了。

那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宰。甚至乐队主脑Mike亲口承认,这曲《Aurora》的力度根本就不足以表现出当时的惨状。

明斯克号驱逐舰上的库兹涅佐夫看着舰队毫无还手之力的崩溃,决定放下船上的救生艇,尽一切可能地去救回落水的船员。在炮火声与舰队惨不忍睹的崩溃之中,明斯克号上的船员在夹板上不曾间歇地指挥着救援。

水上,是一股股船舰被轰击后冒出的浓烟,一片片模糊的血肉,落水的战友和民众惊惶失措。看着眼前的此般惨象,进行救援的船员们将那曲俄罗斯民族口口传唱的《伏尔加纤夫曲》一遍遍地唱响:

哎嗨哟,哎嗨哟!

拉完一步又一步!

哎嗨哟,哎嗨哟!

紧拉纤绳不停留!

祈盼繁茂的白桦树,

带来好运解困苦。

来呀嗨来呀,来呀嗨来呀,

祈盼繁茂的白桦树,

带来好运解困苦。

这首谱绘着一个民族的苦难,也刻画着一个民族在苦难面前的坚韧不屈的歌谣,此刻倘若是从战士们的灵魂之中喷涌而出。伏尔加纤夫们的幽灵,倘若在此刻降临在硝烟弥漫的舰队之上,在夜幕之中,用干裂而铿锵的吼声,鼓舞着所有的战士,坚持过这可怖的漫漫长夜。

次日下午17时,残存的舰队终于抵达了列宁格勒,明斯克号已经被轰炸得面目全非。舰队所遭遇的具体损失,在此难以用简单的语言进行概括。

不久后,舰队解散,全军投入列宁格勒保卫战之中。这场惨烈的撤退,拉开了列宁格勒保卫战的序幕,也昭示着,这仅仅是真正的惨剧的开始。


Эй, ухнем! Эй, ухнем!

Ещё разик, ещё раз!

哎嗨哟,哎嗨哟!

拉完一步又一步!

塔林港内,苏联舰队正遭受德军炮击

Tallin, fallen

We're sailing to go home

War's coming, war's taking

塔林,已沦陷

我们起航返乡

战争来了,战争起了

Alone across the Baltic haze

Nobody loses hope

But we were feeling forgotten

Just breathing our death

孤身跨过波罗地海的雾霾

没有人丧失希望

可我们感到被遗忘

仅是呼吸着我们的死亡

Across the sea

you lead us

and ease the fears

跨过大海

你将我们领导

并缓轻了恐惧

Kuznetzov, the preacher

No light behind his back

The voice is trembling, no hiding

The end is moving fast

祈祷者库兹涅佐夫

他的背后没有光明

那声音颤抖,毫不掩饰

那终结正快速迫近

Tallin, fallen

We are leaning all behind

Remember those boatmen

塔林,已沦陷

我们都紧靠后方

想起了那些纤夫

The ghost-men chant

from Volga

Lost in the shadow

伏尔加河传来的

那些幽灵的呼喊

迷失于昏暗

When pride is going to die

(Эй, ухнем!)

Inside an ancient rhyme

(Эй, ухнем!)

Ghosts from the Volga's tale

(Ещё разик, ещё раз!)

(Ещё разик, ещё раз!)

骄傲正行将灭亡之际

(哎嗨哟!)

于一段古老的韵调里

(哎嗨哟!)

生出伏尔加传说中的幽灵

(拉完一步又一步!)

(拉完一步又一步!)

保护主力战舰的驱逐舰

Lonely

the memories are lost

A pathway to nowhere

孤寂中

那些记忆消逝

于一条通往无处之途

Stranded

the livid of my soul

Stranded

is claiming all my life

搁浅了

我灵魂溢出的狂怒

搁浅中

我的生命正被夺走

Fate, you take me down

into your dome

Straight into your great

decay…

Straight into your great

mistake…

命运,你将我拖向

你的大教堂

直入你那浩大的

衰落……

直入你那巨大的

错误……

From the boatmen,

(Эй, ухнем!)

From the Volga's

(Эй, ухнем!)

Cry…

自那纤夫们的,

(哎嗨哟!)

自那伏尔加河的

(哎嗨哟!)

——哭喊……

德军轰炸机下,绝望的运输船

Step by step and a step again

Fear is my great surrender

The ghost-man chant

from Volga

lost in the shadow

一步,一步,再接一步

恐惧是我最大的屈服

伏尔加河传来的

那些幽灵的呼喊

迷失于昏暗

Ghosts from the Volga's tale

(Ещё разик, ещё раз!)

(Ещё разик, ещё раз!)

When pride is going to die

inside an ancient rhyme

rhyme…

rhyme…

伏尔加传说中的幽灵

(拉完一步又一步!)

(拉完一步又一步!)

当骄傲正行将灭亡

于一段古老的韵调

韵调……

韵调……

Ghosts of the boatmen.

生出那纤夫们的幽灵


02.Play Dead

与死博弈

德军一路势如破竹。不到一周时间,列宁格勒失去了周围所有的屏障,完全暴露在了德军的攻势之下。

西北方面军总司令伏罗希洛夫紧急动员起列宁格勒军民,日以继夜地在列宁格勒外围建立起了三道防线。三道防线中,处于最外层的是卢加河(Luga)畔的卢加防线。军民一同在这道防线上筑起了密密麻麻的碉堡,挖下了一道道的战壕,布下了一片片的地雷场。伏罗希洛夫调集了大量的军力,誓要在此进行保卫列宁格勒的殊死之战。

一路猛进的德军,本想将卢加河畔迅速拿下,却遭到了苏军超乎想象的顽强抵抗。德军接连受阻,损失惨重,就连改变战术进行迂回包抄,也被苏军击退。原计划在一两周之内就拿下的卢加河畔,居然一个多月都没能突破。

战况的不顺让希特勒气急败坏,他命令前线将领加强兵力部署,要几天之内拿下列宁格勒,并且不接受任何投降,要将其存在彻底抹去。八月八日,卢加防线最终被突破。

但这道用列宁格勒子民的血肉铸造的防线,已经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卢加河畔的这一个多月,德军的锐气遭到沉重打击,军力被大大消耗,为日后对列宁格勒的战略由强攻转为围困奠定了基础。在讲述列宁格勒保卫战五卷长篇小说《围困》中,卢加防线战事的篇幅达到了全篇的近三分之一,可见其是列宁格勒保卫战中最为至关重要的部分之一。

这曲《Play Dead》,讲述了一位驻扎在卢加防线上的列宁格勒士兵战死前的最后一个夜晚。这一夜,他向故土发出祷告。他不知道终局会如何,他只知道,他不是为任何人而战,他战斗只是出于对于故土的爱。

“Play Dead”这个词组,在如今的多数场合中的意思是“装死”,而在此曲中显然不是此意。这个词组在此之意,更像是表示人与死神展开了一场棋局,与死博弈


Tonight I walk alone

Across the border zone

While the wind is breaking on my eyes

我独行于此夜

穿过边境之界

此刻风在我的眼际破裂

The summer loses the way

In a cold embrace I lay

I've been waiting for a sign to rise

夏日迷失了方向

我在冰冷的拥抱躺倒

一直等待起身的昭示浮现

But slowly fades

but slowly fades away

Loose the grip

falling far

far from you

可它缓缓消逝

可它缓缓消逝而去

松开了紧握的手……

深深坠去……

与你远远相隔……

So mother pray for me

A soldier cannot see

Don't forget those fairytales

所以母亲,请为我告祈

一个士兵无法见证终局

让我别将那些童话忘记

Someday, when I'm back

My arms around your neck

And you cradle me under your veils

或有一日我归来之际

我的双臂环绕你脖颈

你便在你的薄纱下,将我轻轻抱起

Your wings

of stone

Surrounding me

with your being

你的那对

石作的翅膀

以你的存在

将我环绕……

PLAY - DEAD

Resounds the silence in my heart

MY - PROUD

Obey to "not a step behind"

PLAY - DEAD

And when I'm near to disappear

MY - PROUD

Not for the leader but to you

与死 博弈

那宁寂回响于我心

我的 骄傲

服从着“寸步不退离”

与死 博弈

当我将近消逝之际

我的 骄傲

不为领袖,而是为你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О РАДИО В. М. МОЛОТОВА 22 июня 1941 г.:

Граждане и гражданки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Советско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 и его глава, товарищ Сталин, поручили мне сделать следующее заявление:

…Сегодня, в 4 часа утра, без предъявления каких-либо претензий к Советскому Союзу, без объявления войны, германские войска напали на нашу страну, атаковали наши границы во многих местах и подвергли бомбежке...

维·米·莫洛托夫广播演讲,1941年6月22日:

苏联的全体男女公民!苏联政府及其领导人斯大林同志指示我作以下声明:

今天凌晨4点,在事先未对苏联提出任何要求和未经宣战的情况下,德国部队开始进攻我国,对我国边界许多地点发起攻击,并用飞机轰炸了…

Loose the grip

Falling far

Luga's nights

松开了紧握的手……

深深坠去……

自卢加的一夜夜……

PLAY DEAD, MY PROUD

Resounds the silence in mt heart

PLAY DEAD, MY PROUD

Obey to "not a step behind"

PLAY DEAD, MY PROUD

And when I'm near to disappear

PLAY DEAD, MY PROUD

Not for the leader but to you

与死博弈,我的骄傲

那宁寂回响于我心

与死博弈,我的骄傲

服从着“寸步不退离”

与死博弈,我的骄傲

当我将近消逝之际

与死博弈,我的骄傲

不为领袖,而是为你

Shine to me…

I die.

照耀我……

我死去。

卢加防线遗址上的纪念碑


被德军摧毁的普尔科沃天文台

03.Pulkovo Meridian

普尔科沃子午线

“普尔科沃子午线”这个名词,如今能检索到的相关资料也已不多。然而在战争之中,“普尔科沃子午线”也曾是一个重要的代名词。

经历了整个列宁围困的诗人薇拉·英倍尔,在列宁格勒围困期间,将自己的所闻所感化为了一部长诗,题名《普尔科沃子午线》(国内1958年出版的译本名为《普尔柯夫子午线》),这部作品曾被誉为“最优秀的卫国战争叙事长诗”,于1946年获得了苏联国家奖。

在五卷长篇小说《围困》中,“普尔科沃子午线”也是整部小说的重要部分。

然而,在两部作品之中,却都没有对于这个名词的意义做出具体的解释。或许是因为这个词对于当时的俄罗斯民族来说,其意义早已不言而喻,深入骨髓。

曾经,俄罗斯人拥有着一套自己的坐标系。而这套坐标系的原点,就在离列宁格勒只有19公里远的普尔科沃高地上。建立在高地上的普尔科沃天文台,将这个原点在室内做出了标记。

在俄罗斯人自己的坐标系中,贯穿全球的经纬线,全部始发自普尔科沃原点。处于坐标系正中的普尔科沃原点,就有如整个苏联的心脏。在战争中的这一刻,更是有如整个世界的心脏。

卢加防线被突破,德军向列宁格勒步步紧逼。普尔科沃高地成为了一个事关生死的重要据点——德军如果占领了普尔科沃高地,就能向列宁格勒市区发起炮击,并长驱直入般突入其中,这里简直就是列宁格勒的咽喉一样的存在。此时德军的作战重点已经转向莫斯科轴线,希特勒要求进攻列宁格勒的德军必须以最短的时间将列宁格勒拿下。指挥列宁格勒战事的总司令朱可夫下了死令,无论付出多少的代价,也坚决不能让普尔科沃高地失守。

于是,普尔科沃高地上的血战开始了。德军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锋,轰炸机和远程火炮疯狂地轰炸着高地,高地上几乎所有的建筑设施都被炸成了废墟,普尔科沃子午线上,枪声与炮火声彻夜不息,硝烟遮盖了整片天空。

普尔科沃高地上的一座小教堂旁,有一座观测台,苏军曾用其来观测德军的行进。而观测台在遭遇轰炸后已经无法使用。

这天,十个列宁格勒的少年自发地抵达普尔科沃高地去修复这座观测台。他们知道此行将一去不复返,但心中对于祖国和人民的热忱让他们克服了所有的恐惧。

他们爬上了高地,而那个领导众人的、年纪最小的少年,停在了教堂前。他望向身后的列宁格勒——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展望全局——那一刻他明白了列宁格勒所承受的深重苦难。

他跪倒在地,祈祷着列宁格勒不会遭受毁灭——而一颗子弹,将会夺去他的性命。


In the night, from the hill

Creeping shadows, cold caress

On your face, hit the ground

And feel the blaze

One of all, young and scared

In a nameless tale to write

By my type, where do I begin?

夜幕下,高地上

是匍行的黑影,与冰冷的抚摩

在你的面颊上,我倒触于地面

感受着那耀火

我是万众之一,我年少而恐惧

于一无名传说,我将以我之风

写下我的一笔,我该从何而起?

Thrust into you

The splinters of life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mind

On Pulkovo Meridian

生命的锐片

块块直刺入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思绪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Bleeding on you

The tears of the crown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fears

On Pulkovo Meridian

王者的泪水

滴滴溢流于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恐惧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Now, call your name, on this page

But no answer from the hill

What's the time right to die...

And wrong to live

By your eyes, as you die

Why so shining Leningrad

Final breath, why do I begin?

此刻,于此页上,我呼唤你的名字

可高地上没有回应

什么样的时刻,求死是正确……

而求生是错误

在你死去之际,我在你双目前

为何列宁格勒如此耀眼

我为何开始吸吐,那最后的气息?

Thrust into you

The splinters of life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mind

On Pulkovo Meridian

生命的锐片

块块直刺入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思绪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Bleeding on you

The tears of the crown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fears

On Pulkovo Meridian

王者的泪水

滴滴血淌于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恐惧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Higher

higher to hill

higher to God

higher to live...

再高些

高至高地之顶

高以见证神明

高以生存继续

普尔科沃高地上,一座被摧毁的观测台

Night is falling

Keep defending

keep on save the children of Motherland

Night is falling

Keep defending

keep on save the children of Motherland

夜幕在降下

继续保卫着

继续拯救着祖国的子民

夜幕在降下

继续保卫着

继续拯救着祖国的子民

In the night, in the cold

Creeping shadows from my back

On this type, hit the page

And feel the blaze

From my soul, to my hands

In a nameless tale to write

于夜幕中,于冰冷中

匍行的黑影从我背上生出

以这般基调,笔跃于纸上

再感受那耀火

从我灵魂生出,导入我的双手

写入一部无名的传说

Thrust into you

The splinters of life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mind

On Pulkovo Meridian

生命的锐片

块块直刺入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思绪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Bleeding on you

The tears of the crown

Fading away, lost in your fears

On Pulkovo Meridian

王者的泪水

滴滴血淌于你

消逝无形,陷入你的恐惧

噢,普尔科沃子午线……


专辑内页中“日记笔者”的肖像

04.The Diarist

日记笔者

洗劫般的炮火轰炸之后,普尔科沃高地依旧屹立不倒,列宁格勒军民顶住了德军最后的进攻。德军开始将主力军迁向莫斯科战线,留下足够的军力将列宁格勒重重围起。

长达872天的列宁格勒围困——人类史上最漫长、最惨绝人寰的围城——就此开始了。

这张专辑的主角“日记笔者”是一位居住在列宁格勒的女性——一位生在列宁格勒,与当地人结婚的的德国人。她的丈夫早已走上了战场,至今生死未卜。而身为记者的她,此刻在被围困的列宁格勒中,面对着未知而凶险的命运,开始用自己的笔和打字机,将所闻所感书写。

外交部长莫洛托夫三个月前发布的那部惊心动魄的宣战公告,至今犹在耳畔回荡。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О РАДИО В. М. МОЛОТОВА 22 июня 1941 г.:

...Налеты вражеских самолетов и артиллерийский обстрел были совершены также с румынской и финляндской территории.

Это неслыханное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нашу страну является беспримерным в истории цивилизованных народов вероломством.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нашу страну произведено, несмотря на то, что между СССР и Германией заключен договор о ненападении и Советско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 со всей добросовестностью выполняло все условия этого договора.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нашу страну совершено, несмотря на то, что за все время действия этого договора германско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 ни разу не могло предъявить ни одной претензии к Советскому Союзу по выполнению договора. Вся ответственность за это разбойничье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целиком и полностью падает на германских фашистских правителей.

Уже после совершившегося нападения германский посол в Москве Шуленбург...

维·米·莫洛托夫广播演讲,1941年6月22日:

……敌人还从罗马尼亚方向和芬兰方向对我实施了空袭和炮击。

对我国的这一空前进攻是文明民族历史上没有先例的背信弃义行为。尽管苏德之间订有互不侵犯条约并且尽管苏联政府认真地执行了这一条约的所有条件,还是对我国发动了进攻。尽管在该条约的整个生效期间德国政府在履行条约方面对苏联提不出任何意见,还是对我国发动了进攻。对苏联的这一强盗般进攻的全部责任应完全由德国法西斯政府来承担。

在进攻开始之后,德国驻莫斯科大使舒伦堡于清晨5时30分以本国政府的名义向我--外交人民委员--宣布……

列宁格勒市区内,防空警报终日不断,孩童的哭泣响彻夜晚。炮弹一颗颗地打进城市和郊野,德军MP40冲锋枪的枪火声,恍若是从列宁格勒的街道上传来……


05.Snowdrifts

雪堆

1942年初,列宁格勒尚且拥有超过450万的人口,而最终,只有不到100万人坚持到了战争结束。

列宁格勒被围困的第一个冬天,供暖被切断,物资供给寥寥

而此刻,大雪降了下来。

1942年1月,列宁格勒平均每天有6000余人死于饥寒交迫,最多时日死亡人数过万。人们拆下门框,用木条充作面包,用木屑充作麦片,四处寻找取暖的火源。

被围困的第一个冬天,尸体横满了列宁格勒的大街。降下的大雪,将列宁格勒的子民覆盖,有如一场上天赐予的哀伤的葬礼。放眼望去,这让人禁声的惨剧,此刻居然生出一股无以言表的残酷的浪漫。

在列宁格勒还叫圣彼得堡时,,叶卡捷琳娜二世在此建立了一座彼得大帝的铜像。普希金在一篇叙事诗中将之称作“青铜骑士”,作品传扬开来后,“青铜骑士”便成为了这座雕像的代名词。

而马蹄碾踏着毒蛇,身姿高高扬起,象征着击败一切敌人的彼得大帝铜像,此时却被苏军用一层层的木架所掩盖。这是出于对这座国宝般的铜像的保护,使其不成为德军轰炸机的直接目标。

这座城市,甚至是整个民族的精神象征,此刻也不得不被迫躲藏,有如被活活埋葬。

宝琳娜·西蒙斯所著的讲述列宁格勒围困的长篇小说《青铜骑士》,国内有译本

城市有如死亡。但列宁格勒的最后一口气息从未断绝。

即便失去了所有希望的象征,列宁格勒的子民们,依然在祈祷着列宁格勒能够战胜所有的艰难困苦,祈祷着被层层掩盖的彼得大帝能够冲破屏障,再度驰骋,引领人民。

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当下中,列宁格勒的子民们,至死仍在坚持着,祈祷着。人们的精神,至死也没有被击垮。

这一曲《Snowdrifts》,记录了一个即将被埋葬在大雪之中的垂死者最后的思绪。

被掩盖的彼得大帝身前,是一座座的雪堆。

雪堆之下,是永眠的列宁格勒子民。


The snow forgotten now begins to fall on my pain

How many children found the eternal rest?

Oh, want you take them in your whitest dream

And watching on, on deliverance from agony

Now I’m falling

down with you

那被遗忘的雪,此刻开始落向我的痛楚,

有多少的孩子,已寻见了那永恒的长眠?

啊,多想让你,将他们带入你致白的梦,

再去注视,注视那极度的苦痛中的解脱……

此刻,我正与你

一同倒下……

Silence

into the misery of my December

I realize how much you can hurt me

Silence

寂静

刻入我那十二月的苦难

我领会到了你能伤我多深

寂静啊……

Anguish

between to live and die I remember

I feel the memory of a prayer

“Peter” goes on

剧痛

在生与死之间让我想起

我感知到那祷告的记忆

彼得,前行吧……

Now disappear

save me from my decay

I wish for time to catch my fall

And spread my wings forever

现在,消失吧

将我从我的腐烂中拯救

我愿有一刻,可截断我的陨落

再张开我的双翼,直到永远

Deadly

into the cradle of Russian poetry

How many poems of bloody writings

(Straight along this street)

Mortal…

(I can’t find relief)

垂死中

躺入俄罗斯诗歌的摇篮

有多少鲜血淋漓的诗句

(沿此道直行)

凡躯啊……

(我找不到慰藉)

Mortal

into the garden of barbed wire

How many flowers will see summer?

(Straight along this street)

“Peter”

(Looking for relief)

Goes on…

凡躯

行入那铁丝网环绕的花园

有多少花朵能见证那夏日?

(沿此道直行)

彼得

(寻觅着慰藉)

前行吧……

列宁格勒围困时期,被苏军用木材掩盖的彼得大帝铜像

Peter be the great

For your son, for me

Peter buried alive

In this world, oppressive time

彼得,请你化身大帝

为了你的子孙,为了我自己

彼得,你被活活埋葬

于这世上,于这窒息的时光

I can feel

your heart

I can feel

you’re near, now

我能感到

你的心跳

我能感到

此刻,你快到了

How many tears...

fall in the “frozen”...

多少的泪滴……

在“冰封”中坠落……

RIDE

OVER

ONCE

OVER

驰骋

而过

昔日

所克

(ride over一词也有“战胜”“克服”的双关之意)

Ride my knight of

——bronze!

驰骋吧,我的

——青铜骑士!

Now disappear

save me from my decay

I wish for time to catch my fall

And spread my wings forever

现在,消失吧

将我从我的腐烂中拯救

我愿有一刻,可截断我的陨落

再张开我的双翼,直到永远

NOW DISAPPEAR

SAVE ME FROM MY DECAY

现在,消失吧……

将我从我的腐烂中拯救……

I wish for time to catch my fall

And spread my wings forever

我愿有一刻,可截断我的陨落

再张开我的双翼,直到永远

Ride

my knight

of bronze…

驰骋吧

我的

青铜骑士……


06.Now Is Forever

此刻即永远

列宁格勒被围困,其身后的拉多加湖(Lagoda)成为了与后方阵地相联系的唯一通道。

11月底,拉多加湖沿岸结起了厚厚的冰层,甚至车辆都能行于其上。这正是帮助与解救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市民的大好时机。

于是,苏军在结冰的拉多加湖上开辟出了一条“生命之路”。军队驻扎在两旁引导路线,并拼死保护这条路线不被德军切断,而道路上,一辆辆的卡车载着满满的食物、军火、生活用品、甚至是用以振奋精神的书本、艺术品运向列宁格勒,返程时则带着伤员和妇女儿童。甚至民间也有不少人自发地走上这条路去援助列宁格勒军民,没有卡车,就以雪橇来代替……

然而,这条“生命之路”,实际上是超乎想象的凶险。

不同路段冰面的承受能力无法估量,于是一路上有无数的卡车毫无防备地压裂冰面,坠入湖中,车毁人亡。德军的轰炸机不时从上空飞过, 攻击机吐着火舌俯冲而下,远程火炮的炮弹亦不时地砸来,司机们需要将车门保持开启,以便随时逃生。 陆上的德军亦不断地向“生命之路”发起猛攻,无数的战士葬身于冰面与湖底。 同时,被称作“冷空气大瀑布”的布拉风(Buran)时常伴随着暴雪一同光顾,极其严重地阻碍着车队的前进,为了给车队引路,指路兵不得不只手提灯,以肉身抗衡暴风雪。长期处于极端的环境之中,很多走上此路的义士都患上了让人备受煎熬的雪盲(snowblind)……

于是,这条“生命之路”还有着一个与之完全对立的称呼——“死亡之路”。在这条天使与魔鬼同在的寒路上,无数的生命被希望所拯救,无数的生命被死神所带走。

可即便知晓着路途的凶险,走上“生命之路”的义士却一天比一天多。冰封的拉多加湖上,引擎声昼夜不息,车辆的照明灯让夜路没有一丝的黑暗。“生命之路”上,无数人殒命半途,战友们来不及将他们埋葬,只是更加奋不顾返地向列宁格勒行去。

然而“生命之路”所能提供的帮助,对于列宁格勒来说仍然只是杯水车薪。但这条“生命之路”更重要的、不可消磨的意义,是其给予了处在围困中的列宁格勒真实可触的希望。列宁格勒人感受到,祖国母亲没有抛弃自己,整个祖国一直与自己同在。“生命之路”上的义士们,正在付出着与列宁格勒军民一样的牺牲。

Mike在对于整张专辑的总结中,引用了《角斗士》中的一句台词:

What we do in life, echoes in eternity.

“生命之路”上的每一刻,就是列宁格勒未来的希望,就是一声回荡在未来的永恒之音。


Midnight

frozen is the lake, frozen is the path

and now the time is coming, I know I have to go

away.

子夜时分

湖面已冰封,路线已冰封

现在那时刻即将到来,我知晓我必须

离去……

Brave or fool

into this night

I'll be aware!

是勇是愚

步入此夜后

我将会知晓!

Blinded by the snow, grinded by the flow

inside the cry of "Buran" and now begin to move,

straight to the siege of my land.

被那飞雪吹瞎,被那涌流磨碾

在布拉风的哭喊中,此刻开始行动

径直走向我被围困的土地

My hand is gonna trembling to turn its frozen key

breaking on the wheels,Lagoda lets me in

and now the time is coming, and now I have to go

away.

我的手将颤抖着转动它冰封的钥匙

车轮带着裂痕,拉多加湖让我进入

现在那时刻即将到来,我也知晓我必须

离去……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Snow-blind.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But now is forever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雪盲……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但此刻即永远!

Lonely in this cab, suffering, my friend

the waiting of the children,they're crying by the starve

speed I will drive my heart on.

独自在驾驶舱中,煎熬中的是我友人

等待中的孩子们,他们在饥饿中哭泣

我会以心为驱,全速前行

Behind they're going forward and never turning back,

they follow my direction and never break the line

await my land

we're coming.

身后,他们不断前行,并永不反顾

他们循着我的方向,从不破坏队形

再等等,我的土地

我们来了……

We crossed the oblivion gates for you

We cross the gates to you!

为你,我们穿越扇扇湮灭之门

我们穿越层扉,向你行来!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Snow-blind.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But now is forever...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雪盲……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但此刻即永远……

Brave or fool

into this night

I'll be aware!

是勇是愚

步入此夜后

我将会知晓!

Snow-blind, I'll reach out my hands to you

you, child, just a cloth I layed.

Snow-blind, I'll reach out my hands to you

remind your first son,

in my grave I will need that cloth for me.

雪盲中,我将向你伸出双手

你,孩子,我只披给了你一块布

雪盲中,我将向你伸出双手

提醒你的大儿子

在我的墓中,我会需要那一块布……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Snowblind...

The dear to survive is killing me on,

is killing me on, forever...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雪盲……

对生存的珍视不断折磨着我……

折磨着我,永不停息……

Is killing me on, is killing me on...

But now is ...

forever...

不断折磨着我,不断折磨着我……

但此刻……

即永远……


07.On Memory's White Sleigh

在记忆的白雪橇上

1939年建成的比斯卡廖夫公墓从未想到,自己刚刚投入使用不久,就将去承载列宁格勒最沉重、最让人不堪回首的记忆。

横遍街头的尸体严重阻碍了本来就已奄奄一息的城市运营。于是民政局下令,让市民将所有的尸体运往比斯卡廖夫公墓集中处理。

1942年2月15日,8452具尸体被比斯卡廖夫接收。19日,比斯卡廖夫接收了5569具尸体。第二天,列宁格勒市民们又运来了10043具尸体……

关于围困期间的比斯卡廖夫的影像,如今已很难在网络上找到。想必现在任何人也无法想象,更无法直面那人间地狱般的惨状。

而帮助人们将一具具尸体运往比斯卡廖夫的,是他们往日在冬季的好伙伴——雪橇

用来拉货物的雪橇,载人的雪橇,甚至是给小孩子乘着玩乐的,五颜六色的小雪橇

积雪覆盖的列宁格勒的街道上,拖着承载着用布包裹的尸体的雪橇,向比斯卡廖夫走去的身影,来去纷纷,未曾断绝。

在这些身影之中,有一位母亲,而她拖着的,是她唯一的女儿的尸体。

她的悲痛只是列宁格勒之悲的一小部分。而这份悲痛,已足以令她崩溃欲绝。

全世界最负盛名的芭蕾剧院之一基洛夫剧院——旧称马林斯基剧院(1992年又改回了这个最初的名字)——就坐落在列宁格勒。身为成长中的芭蕾舞演员的女儿,一生都未曾停止对这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伟大舞台的向往。

如今,她的梦想,与她的生命一同,永远地消逝了。

落雪中,独行的母亲拖着女儿的尸体,女儿生前的一幕幕,似乎就在她的眼前交织上演。

“看呐,我们就要去马林斯基了,”母亲强作欢笑,“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母亲知晓这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可是,她还是开始歌唱: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将为你鼓掌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会为你自豪

母亲的悲痛只是列宁格勒之悲的极小部分。而这极小的部分,却也足以将积压满腔的悲怆点燃。

无言地注视着这对雪中的母女,列宁格勒也不禁发出了悲叹。向着自己的子民,向着祖国,向着整个世界

此曲无疑是整张专辑情感最为强烈、最令人心碎的曲目。而能够表现出此般至极的撕裂感的,只有被叙述者的母语。整张专辑里,只有这一曲直接使用了俄语歌词,而英语部分,则是列宁格勒的悲叹。

悲怆,在此曲达到了顶峰。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О РАДИО В. М. МОЛОТОВА 22 июня 1941 г.:

...Житомир, Киев, Севастополь, Каунас и некоторые другие, причем убито и ранено более двухсот человек... Красная Армия и весь наш народ вновь поведут победоносную отечественную войну за родину, за честь, за свободу....

维·米·莫洛托夫广播演讲,1941年6月22日:

……(并用飞机轰炸了我国城市)日托米尔、基辅、塞瓦斯托波尔、考纳斯以及其他城市,炸死炸伤我200多人…红军和我国全体人民为了祖国、尊严和自由将再次进行胜利的卫国战争……

(注:这一段采样的内容上文紧接《Play Dead》中的采样内容,下文则紧接《The Diarist》中的采样内容。专辑中对于莫洛托夫广播演讲的采样引用的用意,显然不是强调时间。)

基洛夫剧院(现马林斯基剧院),一间化妆室的墙壁在空袭中被炸开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будут тебе аплодировать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люди останутся околдованы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将为你鼓掌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会为你痴狂……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будут тебе аплодировать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люди останутся околдованы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将为你鼓掌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会为你痴狂……

Падай снег... закрывай это всё

Слишком многие ужаса, слишком на глазах.

Нева вымокла от крови

Вымокла вся бездна жизнь времени этого

下点雪吧……覆盖这一切

太多的惨状,全在我眼前

鲜血将涅瓦河侵染

也浸透了这段生命的一切劫难……

(注:涅瓦河流经整个列宁格勒,也是列宁格勒战役的主要战线之一。在列宁格勒围困期间,城中的供水时常被切断,人们会去饮用涅瓦河的水。)

Падал снег... а ты хоть помогаешь

Помогаешь волочить белые санки её

Падает, облегчи её неизбежные мучения.

Боже мой очень трудно.

雪降了下来……你至少可以帮她

帮她拖动那架白雪橇

雪下着,轻缓她挥之不去的苦痛

天呐,这是多么煎熬!

Снег...

падает

мучения.

雪花

飘落

降下苦痛……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будут тебе аплодировать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люди останутся околдованы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将为你鼓掌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会为你痴狂……

围困期间遭遇空袭的基洛夫剧院(现马林斯基剧院)

Ты, маленькая балерина

большого Мариинского

Но не в Мариинском

а на Пискарёвском

你,小芭蕾舞演员

本属于那伟大的马林斯基

你却不是在马林斯基起舞

而是在比斯卡廖夫……

Leningrad:

Time, how can I bleeding

in these days of loneliness...

时光啊,我又怎么可以

血淌在这孤苦的日子里……

Voice, how can I singing

of an empty cradle song...

嗓音啊,我又怎么可以

唱起一首空洞的摇篮曲……

Eyes, why are you closing

if the sunset has to come...

双眼啊,若那晚霞必将来临

可你又为何仍是在阖闭……

Fate, why don't you calm down

death is resting by my side...

命运啊,死亡正栖在我身旁

可你又为何不将之平定……

基洛夫剧院(现马林斯基剧院)的芭蕾演员Natalia Sakhnovskaya为参与列宁格勒保卫战和拼死在“生命之路”上运送物资的军人们表演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будут тебе аплодировать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люди останутся околдованы

Порхай как бабочка, поднимется занавес

Но не в Мариинском,а на Пискарёвском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将为你鼓掌……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人们都会为你痴狂……

像蝴蝶一样飞舞吧,那张帷幕正在升起……

却不是在马林斯基,而是比斯卡廖夫里……

а на Пискарёвском

而是比斯卡廖夫里……


专辑内页上此曲配图的原图

08.Heart of Leningrad

列宁格勒的心脏

被围困的列宁格勒街头,连接着城市广播电台的1200台扬声器,成为了至关重要的存在。

广播中,电台用一只节拍器作为炮击和空袭的警报。《围困》中描述道:

“安装在街道上的几百架扩音器以放大许多倍的音量重复着这种镇静而又高亢的声音:“嘟……嘟…嘟……”。
从敌人对列宁格勒开始了有规律的空袭、随后又炮轰市街的时候起,几百万列宁格勒居民都注意地听着节拍器的拍击声,仿佛这是城市心脏的搏动。
在没有遭受轰炸或者炮击的危险时,节拍器的拍击声平静而有规律,等到一发布空袭警报和炮击警报,这种声音立即变得急促频繁起来。
这会儿节拍器稳定而又平静地打着节拍,就象一个健康人的心脏在跳动那样。”

在收音机中,电台播报着战争的动向,让列宁格勒军民们与外界保持着联系。在没有危险的时候,电台会放起军民们喜爱的俄罗斯乐曲,轻缓人们紧张而疲惫的心。

而有时,音乐放完,播音员也因为饥饿和疲惫,甚至没有力气再说出一句话来。这时,电台就放送节拍器的拍击声,让放送继续下去,一刻不停。

这镇静的拍击声,仿佛就像城市的心跳,牵动着人们的神经。它让人们感受到,列宁格勒没有死亡,苦难之中依旧尚存着希望。


I'm walking back from hell

Buried my life again

Stand alone, the claws within

I forget my name

我从地狱步行归来

我的生命一度又被埋葬

孑立着,心上利爪撕挠

我忘了自己的姓名

I'm walking back from hell

People cared away

Suffering is what I see

In the void I lay

我从地狱步行归来

心系之人都已远去

我之所见皆是苦难

于虚无中我躺倒

Between myself and death

There is my Leningrad

Beats a sound

The speakers all around

在我与死神之间

是我的列宁格勒

发出一个声响

扬声器四面环绕

Beat my heart, go on

Beat my heart, I know you're tired

Make me feel we're still alive

继续跳啊,我的心脏

继续跳啊,我知道你累了

但你让我感到,我们仍活着啊

Beat my heart, go on,

be my metronome

Beat my heart, I know you're tired

Make me feel we're still alive

继续跳啊,我的心脏

做我的节拍器吧

继续跳啊,我知道你累了

但你让我感到,我们仍活着啊

I know I'd die

I know I'd die

I know I'd die

for Leningrad

我明白我将死去

我明白我将死去

我明白我将

为列宁格勒死去

Beside my words

There is a radio

Beats a sound,

The heart of LENINGRAD!

于我的字句之畔

有一台收音机

它发出一个声响

它是列宁格勒的心脏!

For Leningrad !

为了列宁格勒!

Beat my heart, go on,

for Leningrad

Beat my heart, I know you're tired

Make me feel we're still alive

继续跳啊,我的心脏

为了列宁格勒

继续跳啊,我知道你累了

但你让我感到,我们仍活着啊

Beat my heart, go on,

be my metronome

Beat my heart, I know you're tired

Make me feel we're still alive

继续跳啊,我的心脏

做我的节拍器吧

继续跳啊,我知道你累了

但你让我感到,我们仍活着啊

900 days, 900 nights...

九百日,九百夜……

I know you’re tired

I know you’re tired

我知道你累了……

我知道你累了……

I know you’re tired

I know you’re tired

I know

我知道你累了……

我知道你累了……

我知道……


围困中,冬日的纳夫斯基大道

09.Prospekt

大道

曲名所指的“大道”是列宁格勒的主街道纳夫斯基大道( Не́вский проспе́кт )。战争前,这里一直是列宁格勒最繁华的街道。而在872天的围困中,纳夫斯基大道逐渐憔悴了下去。这里在冬日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行走在此的人们无不心情沉重,街道上不时横倒尸体。纳夫斯基大道,成为了围困之灾的重要见证者之一。

围困期间,在纳夫斯基大道的北部,一堵堵墙上被印着如此的标语:

市民们!在炮击来临时,这边的街区是最危险的!

这句标语至今仍然被部分保留在纳夫斯基大道的墙壁上,以作为这残酷至极的872天的见证。


10.Motherland

祖国

终于,在漫长的鏖战后,苏军于1943年8月末挫败了德军的最后攻势。全面反攻开始了!

直到此时,战事才进入真正的高潮。义士们战意高涨,纷纷响应动员,准备将德军一举赶出国境。

士气大振的苏军一路势如破竹,将丧失已久的领土一片片收复。1944年1月,苏军制定战略,决定对围困列宁格勒的德军实施毁灭性打击。

一息尚存的列宁格勒,绝望的泪水早已流干。希望的曙光,即将到来。

此曲讲述了一位义无反顾地走上解放列宁格勒的战线的士兵,在战死之际最后的回忆与祈祷。他不需要祖国将他记住,只愿心无杂念地为列宁格勒、为祖国献出生命。

曲中多次出现的管弦乐合唱采样,是著名的苏联军歌《斯拉夫女人的告别》(Прощание славянки)。原创的作曲生于《斯拉夫女人的告别》的旋律,在音乐末段,旋律与前一曲《大道》和《斯拉夫女人的告别》又完全相交融,其意义不言而喻。


Pulled down

I'm freezing on the ground now

Tears bodies all around

to die

被摧毁

我正渐渐冰封于地上

泪与尸体环绕四方

走向死亡

After

another vicious slaughter

Of this unbounded war

my dying land

在这

无尽的战争之中

又一场残杀之后

是我残喘的土地

страна позовёт

国家在呼唤!

Faster

the life is falling deeper

Compared to waiving flag

加速

生命正越坠越深

就如投降的旗帜

Rise up!

My injured hands are moving

Into the mud and snow

the price

起来!

我那受伤的双手

正探入泥与雪中

这便是代价

While

"Radio Leningrad"

is spreading on the air

By "call the roll"

当那

列宁格勒广播

正飘扬在空中

响应召唤之时

страна позовёт

国家在呼唤!

You know

I'm scared to see your face

But I can't close my eyes

你知道

我害怕看到你的脸

可我无法闭上双眼

If you're praying for me

Destroy what's inside

Afraid to die is not my final will

若你在向我祈祷

请摧毁我的杂念

恐惧死亡不是我最后的意愿

Wherever you are

Deleting my name

Afraid to die is not my final will

无论你在何方

请抹去我的姓名

恐惧死亡不是我最后的意愿

遭到轰炸后硝烟弥漫的列宁格勒

1941

build our lives in a bell

1944

900 days, ten millions dead

一九四一

大钟中构筑起我们的生活

一九四四

九百个昼夜,千万人死去

Crystal from the bell

find the rest in our flesh

Splinters of my heart

don't repent

Can't find regrets!

大钟传响的晶莹

在我们的肉体上安息

我心脏的裂片啊

不要悔恨

因为找不到遗憾!

Can't find regrets!

找不到遗憾!

About the nights, about the snow

Nothing still remains

No more cries, not today

For those I can remind

纷夜中,积雪中

没有事物尚存

不再哭泣,不于今日

为了我尚存的追忆

Dedicate a smile

to the ones on my side

Splinters of my heart

don't repent my mother's eyes...

My mother's cries...

致予一个微笑

给我身边的人们

我心脏的裂片啊

别悔恨于母亲的眼睛……

母亲的哭泣……

My Motherland

If you're praying for me

Destroy what's inside

Afraid to die is not my final will

我的祖国啊……

若你在向我祈祷

请摧毁我的杂念

恐惧死亡不是我最后的意愿

Wherever you are

Deleting my name

To hide myself by your arms

Motherland

无论你在何方

请抹去我的姓名

用你的双臂将我掩起

祖国啊……

I...

can...

feel...

the breath...

OF LENINGRAD!

我……

可以……

感觉到……

列宁格勒的……

呼吸!

苏联士兵在列宁格勒城中扬旗

My Motherland

If you're praying for me

Destroy what's inside

Afraid to die is not my final will

我的祖国啊……

若你在向我祈祷

请摧毁我的杂念

恐惧死亡不是我最后的意愿

Wherever you are

Deleting my name

To hide myself by your arms

Motherland

无论你在何方

请抹去我的姓名

用你的双臂将我掩起

祖国啊!


比斯卡廖夫纪念公墓上的祖国母亲雕像

11.The Farewell Song

离别曲

普尔柯夫高地的天空,
还孕育着大炮的雷鸣,
在这种不详的景象里,
哪还有什么自然美景。
深受创伤的普尔柯夫子午线,
各处的弹坑都还在冒烟。
但那时刻就要到来,那时既没有战壕,
也没有大炮和机关枪的阵地。
我们又沿着金色的星座方位标,
瞄准那些望远镜的观测口。
我们又要歌赞太阳的胜利,
我们又要来颂扬他的光能。
——薇拉·英倍尔《普尔柯夫子午线》

列宁格勒解放的黎明即将到来。

就在这黎明的前夜,日记笔者正在书写着这一天的日记。

军靴响亮的踏声距门口越来越近。片刻后,门被砸开,几个苏联士兵快步走了过来,用手枪对准了她。

日记笔者因为各种原因,被怀疑成了德军的间谍。士兵们将在今晚将她押走,处以枪决。

就在列宁格勒解放的黎明到来的前夜。

日记笔者一言未发,平静地写完了最后一句话。合上日记本的一瞬,士兵将日记本从她手中夺去,她被押送入了黑暗之中。不久后,她被蒙上眼罩,一颗子弹冷漠地打穿了她的太阳穴。

之后,士兵才知道,自己杀死的是一个历经磨难的无辜女性。

然而,死于莫须有之罪的日记笔者,心中却不曾感到屈辱或愤慨,不曾有所遗憾。

从开战至此的九百多天里,她已经失去了她所珍爱的一切。走上战场的丈夫生死未卜,唯一的孩子也死于饥饿,她曾拥有的一切都已残损不堪。围困之中,她早已奄奄一息,只是凭借着没有彻底磨灭的残存的意志,一个人坚持了下来。

已经不剩下什么可留恋的了。如果自己的死亡也是列宁格勒解放的一部分,是历史的必然的话,就欣然让死亡将自己带走吧。她想。

她想要安息了。她终于可以去追随白雪橇上自己的孩子、普尔科沃子午线上的丈夫、伏尔加河上纤夫们的幽灵了。

而她的记忆,将在她的日记中留存。

她的生命,将永远回响在时光之中。

此曲的歌词中,之前的曲目中出现的意向一个个地重现。虽然所有曲目中的第一视角都不尽相同,但或许日记笔者自己,就是此前某些曲目中的第一视角。

有俄罗斯乐迷曾指出,这张专辑的歌词中有“围困之声”——女诗人奥尔加·别尔戈丽茨(О́льга Фёдоровна Бергго́льц,Olga Berggolts)的影子,而这张专辑与她的文字的确有直接的联系。此曲的最后一句歌词“No one forget / Nothing forgotten”就是直接转译自她给比斯卡廖夫纪念公墓所题的诗文的最后一句。这段题诗被刻在祖国母亲雕像背后的花岗岩墙上。

而此曲尾声部分引用的歌曲,则是俄罗斯民谣《纤弱的花楸树》(Тонкая рябина)。民谣以农民诗人伊凡·苏利柯夫(Слова И Суриков)的同名诗作作为歌词。诗人自幼生活充满苦痛,丧母、被逐出家门、四处漂泊……后来诗人遇见了自己的爱人,发现两人的命运极为相似,于是两人同病相怜。诗人怀着对于爱人的命运深切的感同身受,为爱人写下了这首凄美的诗作。

《纤弱的花楸树》作为这张专辑的尾声,表面看似与专辑的故事背景毫无关联,但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Last chapter of the siege

Slowly darkness falls

Rumours of the steps

that come to me

在这围困的最终章

黑暗缓缓降下

脚步的谣音

向我来临

掩盖彼得大帝铜像的木架被拆除,彼得大帝终于重见天日

My end is near

just for a while I’ll resist

and throwing out this sheet

the last ruins of time

我的终点已近

我只将反抗片息

再扔出这张纸

这最后的时之残骸

Behind my back

he’ll take the book from my hand

Turn off the lights of my eyes

and keep my memories

keep it closer, screaming...

在我的背后

他将夺过我手中的书

熄灭我眼中的光明

再保存我的记忆

将之贴近,高喊……

My dumb resistance

My dumb resistance

Die once again

‘cause I don’t care

我无言的反抗

我无言的反抗

就再死一次吧

因为我不在乎

My dumb resistance...

Die once again

‘cause I don’t care

我无言的反抗……

就再死一次吧

因为我不在乎

No more to say

Pulkovo stands as I lay

the wheels that cross the ice

The ghost boatmen of time

无话可多说起

我倒下之际,普尔科沃屹立

还有那穿越冰面的车轮

和时光中纤夫们的幽魂

I wish I die

to sleep again with my child

Oh, want you take me there

on white memory sleigh

laying closer, screaming...

我希望我能得一死

以再度与我的孩子同眠

噢,想让你带我到

那记忆的白雪橇上

再靠拢些,高喊……

My dumb resistance

My dumb resistance

Die once again

‘cause I don’t care

我无言的反抗

我无言的反抗

就再死一次吧

因为我不在乎

My dumb resistance

My dumb resistance

Die once again

‘cause I DON'T CARE

我无言的反抗

我无言的反抗

就再死一次吧

因为我不在乎!

‘Cause I don’t care…

因为我不在乎……

When I’ll can’t see by blindfold

who will shoot to my lost heart?

Blank cartridge

blank cartridge

strikes unaware to let you hide...

当我的双眼被布绑起

谁将射穿我失落的心?

空弹壳飞出

空弹壳飞出

这一击无意让你躲藏……

Last chapter of the siege

Slowly darkness falls

Rumors of the steps...

Take Me Far

在这围困的最终章

黑暗缓缓降下

脚步的谣音……

带我远去。

列宁格勒解解放后,涅夫斯基大道街头的警示标语被清除

No one forget...

Nothing... forgotten...

没有人忘记……

没有什么……被忘记……


Тонкая рябина

纤弱的花楸树

Что стоишь, качаясь,

Тонкая рябина,

Головой склоняясь

До самого тына.

谁正扎根挺立,随风摇曳?

是那纤弱的花楸树

她颔首低垂

直至篱笆之处

А через дорогу,

За рекой широкой

Так же одиноко

Дуб стоит высокий.

在那道路的尽头

越过宽阔的河流

同样孑立着

一颗高大的橡树

Как бы мне, рябине,

К дубу перебраться.

Я б тогда не стала

Гнуться и качаться.

若我是你,花楸

我将涉河将那橡树寻见

只有到了那时

才不再弯斜摇曳

Тонкими ветвями

Я б к нему прижалась

И с его листами

День и ночь шепталась.

我将以那枝干纤纤

向他紧紧依靠

感受他的树叶片片

与他日夜私语悄悄

Но нельзя рябине

К дубу перебраться,

Знать, судьба такая,

Век одной качаться.

可花楸树不能

涉河将那橡树寻见

她知晓,命运就是如此

世代孑然摇曳

列宁格勒围困纪念馆

半个多世纪后,日记笔者的日记被意大利乐队Dark Lunacy发现。乐队被她的文字深深打动,决定用一张专辑来向她,向被围困的列宁格勒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附赠环节:


主要参考资料:

乐队主脑Mike对专辑各曲目的解说(Youtube上Dark Lunacy的官方账号中可见)

《The Diarist》日版专辑中的专辑解说

意大利交响旋律死亡金属Dark Lunacy主唱Mike访谈 翻译by BBO星人的远征

一篇俄罗斯乐迷对Enomys的专访

历史文化语境中的别尔戈丽茨列宁格勒围困主题创作,杨正,《俄罗斯文艺》 2017年01期

百度百科 - 库兹涅佐夫冤案

浅谈俄罗斯歌曲的翻译之三 谈谈《伏尔加纤夫曲》

苏联的敦刻尔克——塔林撤退 留声机 — 1941年6月22日 莫洛托夫广播讲话 德国入侵苏联

百度百科 — 列宁格勒战役

亚历山大·恰科夫斯基《围困》, 叶雯译

薇拉·英倍尔《普尔柯夫子午线》,惠炎译

Wiki — Road of Life

圣彼得堡官网

马林斯基剧院官网

Wiki - Nevsky Prospect

百度百科 - 向斯拉夫女人告别 Wiki - Piskaryovskoye Memorial Cemetery 《纤弱的花楸树》原文(这首诗存在有细微差别的不同版本) 特别感谢:Google搜索引擎、百度搜索引擎、虾米app的听歌识曲功能。 以及,广告打在最后:

欢迎各位光顾翻译小组:https://www.douban.com/group/642205/

小组的公众号:Komunikado翻译社。

Komunikado欢迎各种形式的翻译及讨论,音乐、诗歌为主。欢迎大家的光顾。平时主要的更新都是在公众号上。

(完)

6 有用
0 没用
The Diarist The Diarist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The Diarist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