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音乐进化指南---以Holly Herndon为例

yingwenid
2020-01-08 看过

斯坦福计算机音乐专业博士Holly Herndon如今随着专辑Proto的发行,俨然成为欧美乐坛讲AI技术与音乐工业结合的前沿人物。

从最初到德国作为交换生,她接触到欧陆舞曲的音乐环境,发现音乐制作中合成器当道的流行趋势,因而被震撼,从实体乐队乐器演奏转向虚拟程序,Holly开始了电子音乐的一条实践之路。

其实在电脑程式与音乐创作的交互实验中,她早有尝试。从2013年处女座Movement开始,便是用软件Max MSP制作电子音乐。

那么,什么是Max MSP?

这是一种可视化编程语言,由San Francisco的一家名为Cycling '74的软件公司开发。一般常见是被操作者用来设计复杂交互程序。

在Ableton公司开发的编曲软件中就常见此内嵌插件。

它尤其在新媒体视听交互的现场演出中适用,比起专业的计算机编程,化繁为简,犹如搭积木般处理。

Holly Herndon在这张作品使用该编程,专门定制了一款属于自身的乐器声色与音色运作程式。

可以说,这张专辑是属于电子制作人最初于“卧室制作”的尝试,它来自个人,是私密化的呈现。

随后在2005年的专辑Platform中,她凭借以"Lonely at the Top" 这一单曲为主的一系列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元素点缀,再一次走到电子音乐的风口浪尖。

它通过双耳录音轨道(Binaural Records)设置,以增强演奏者、录音空间以及听众之间的距离感,营造身临其境的特殊体验。

ASMR能给特定听众带来类似于生理高潮的特殊满足快感,这其实可以作为一种科学原理推进实验,用于如何创作更能够刺激、愉悦听众的音乐作品。

当旋律被几乎写尽,无意复制却被贴上抄袭标签的时代,词作堆叠重复,流派曲风类型定式,如何再突破,并推进一步,对电子音乐而言是一道不小的难题。

如今,不只是电子音乐,连管弦乐团在演奏时,仍有借助ASMR技术录制的乐团作品面世。ASMR可不只是我们狭义理解的“吃播”、“舒缓压力的youtuber”快销视频。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歌手Lana Del Rey的标志性呼吸声,唱段起始处无意识地吐字气息,早已被ASMR爱好者剪辑成特定选集,在互联网中广为流传,虽然她并无意在这方面着重突出。

这次它的成型几乎是依靠着互联网,在线上与不同音乐人沟通中逐渐成形。

一直到2019年的Proto,Holly对电子音乐的摸索不断深入,反而更趋于现实接触的实在。首张专辑的纯粹个人化实验性,到第二张的线上合作,一直到今天的Proto,虽然噱头是一个AI机器人Spawn,但与此同时,Holly组建了一个由声乐家、独立音乐人、视觉艺术家、舞台和声等不同人群组成的人声合奏团(Ensemble)。

她走向电子音乐的深处,反而像是更加拥抱现实的一条路径。

因为电子音乐的制作常常是独立或少数人在录音室完成的,它缺乏合作。所以新专辑选择众多vocalist合作。但同时,录制的人声合奏越多,她独自剪辑声音片段的孤独经历就越多。

这也是她依旧困惑和不安的一个创作现状。

在制作中,Holly与数字设计师伙伴制造了一个AI音乐机器人,它犹如婴儿般出生,取名为Spawn,被教音乐,然而输出它的理解。它以易复制接受外在信息的计算机为基础设计,只不过信息以音频形式被输入。在这过程中,输入的音频是来自她以及人声团的即兴朗诵或吟唱。

虽然部分曲目来自于北欧传统民谣以及现有编曲家Jlin作品,但Holly始终拒绝以现有程式去约束机器人的输入成果。

她突出了AI化的随机生成,但自己的工作是在收尾时,再度整合处理这些即兴演奏的片段,让它们尽量符合听觉习惯。但不在前期赋予有意的引导,侧重无意识创造。

因此,Spawn机器人属于她创建的这个Ensemble之一,其中有人声艺术家,也有非人类的AI机器人组成。但人声合作依旧至关重要。

正如她所谈及巡演的困难---人声团非常重要,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便Spawn可以被携带到处巡演,但因为人数多,经费支出总数昂贵,导致Proto宁可削减巡回场次,也不苟且演出。

因为肉身存现,正是我们理解AI化未来的重要通道,也是向AI化摸索的一个过渡仪式。

除此之外,这张专辑实际依旧延续了Holly对于人声,数字化编程的痴迷与幻想。

它具体体现在对人生的数字化失真处理上。

专辑中多首曲目,尤其以"Fear,Uncertainty,Doubt"为代表的曲目。包括巡演中,她将麦克风连接笔记本的变声处理器,随机吟唱旋律,发出的电流声,能够听出源输入音频是人耳熟悉的人声,但经过数字化,达到了一种陌生化间离效果。

人耳已经进化到对于同类声音敏感接受的程度,当我们视觉呈现的是表演者真人肉身存在,却听到类似于外星人般数字处理的声音,这就联系了想象的另一种可能。

如何与虚拟与真实建立一种紧密的信任与依赖关系?这其实也是被探讨的命题之一。

作为机器的Spawn,早在2018年便开始接受不同输入者音频信息的处理训练。它模仿,并有自身程序即兴输出。为了保持风格的稳定,Holly与长期搭档Mat Dryhurst展开了数几场公开训练仪式。过程类似于后现代展演艺术,带有双方交互现场体验。

他们其中几个片段被收入专辑内。邀请观众发出自己特有的声音,再经过机器处理输出。大量样本的积累确保了它整体系统运作的稳固。

整体来看,Proto更像是一次行为展演,夹杂着大量学术信息和严肃的哲学人类学命题涌向听众。

作为音乐作品,听感其实远不如它所衍生的文化意义丰富。

但它提供了一个音乐产业的指向标,将AI技术引向未来音乐。就如数年前,ASMR走向电子音乐内,如今被各类歌曲创作所吸纳。从Selena Gomez的鼻音采样,到Billie Eilish的喃喃吐息,都是一次次大范围的流行开来。

什么是真正的AI音乐?Proto肯定不是。

它只是提供了一个文化范本,真正实践的作品,应该会在接下来5-15年内逐渐完全显现。

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1]https://www.audiomentor.com/general/the-science-behind-asmr-music-producers-should-know

[2]https://www.factmag.com/2019/11/27/holly-herndon-grimes-zola-jesus-artificial-intelligence-interdependent-music/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3]https://www.pitchfork.com/news/holly-herndon-and-jlin-share-new-ai-generated-song-listen/amp/

[4]https://blog.dropbox.com/topics/our-community/holly-herndon-interview

18 有用
0 没用
Proto Proto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Proto的更多乐评

推荐Proto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