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男人和甜蜜天使

葉月
2019-11-25 看过

其实在写这之前我非常忐忑,因为我既没有专业的乐理知识,也没有现当代流行音乐(广义)方面的充分储备,甚至对J-pop也完全不敢说耳熟能详。我仅仅想作为一名普通听众、观众,真实地说说我对星野源这张专辑的认识。接下来讲讲他的主打歌,想记录一下自己关于他作品中风格和歌词这两点的感受。如果写成了观后感或者命题作文,不好意思了。

从《Pop Virus》这张专辑开始,经常可以看到说他已经江郎才尽、完全不明白他的音乐好在哪里,诸如此类的评论。我非常理解这种感觉。星野源的作品不是很快就让人喜欢的音乐,其实从“恋”开始就显现出来这个特点了。“恋”的基本旋律比较容易让人产生烦躁和不安的感觉,但他用了比较可爱的(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方法做了编曲,加入弦乐,让整个乐曲变得流畅活泼。如果说yellow dancer还是典型的funk风,那么经历了两年的积累,到了pv时期已经开始转变了,越来越多的元素被揉杂在一起。pv也不太是一首令人很快接受的歌曲,在相对标准苛刻的豆瓣听众里只得到了7.3的评分,和它在日本市场取得的傲人成绩似乎非常不匹配。我个人在开始,也几乎只觉得一两首慢节奏的歌还算入耳。因为对他的兴趣,我比普通听众花了更多时间听他的专辑。终于在pv里,似乎听出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但依旧模糊。这个时候的星野源,电子乐、hippop和r&b的大量运用标志着他开始按照自己的风格去重新定义自己的J-pop。

接下来便是这张《same thing》。我并没有去做很多考证和研究,目前除了那篇他谈论自己提出“流行病毒”这个概念的想法的访问,还没有特别专门的文章。初听这张st,有些惊讶,无论是歌词还是整个编曲,有深刻的街头音乐的烙印。这是一个全新流媒体、网络社会的世界:你可以与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建立联系。所以,歌手、艺术家、爱好者等等的界限变得模糊,世界趋于符号化、扁平化。歌曲直白地唱出f word,但似乎没有愤怒,只有随性的快乐和坦诚。侘び寂び这样一个来自东方禅意的概念,成为破坏和messy之间的过渡。街头音乐其实并不太能登上流行音乐的大雅之堂,这张专辑却把这种“平民”之音带入了日本流行音乐之中。之前他在龟田诚治的音乐节目曾讲到,他想做的音乐,是可以超越国界存在的,应该一直保持开放的心态去尝试和吸收外部的知识,这也是他的偶像之一YMO为何创作出非常超前的音乐(《solid state survivor》)的原因之一。日语对J-pop的发展是一个限制,那么要冲出这个局限,就要从旋律、节奏、态度、表达等各个方面创新,技术的吸收是一个方面,理念和观念的转变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所以在我看来,st依旧不是即听即爱的作品,但是目前最符合他一直追求的创作理念的作品:融合、有些玩世不恭、放松的节奏、态度愉快开放的音乐。鉴于这几首歌的歌词内容,依旧是“泥潭中的阳光”的定位,更符合现实,和风格也相对统一。

那么说说现场。很幸运,成为首次现场表演“same thing”、“aint nobody know”的观众之一。有些歌就是为现场而生的,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也会考虑和想象现场表演会有怎样的效果,也会对ta有正面的意义。而st绝对是那种现场能提升一个量级的作品,街头音乐自带的“蹦迪”元素,足以让气氛嗨翻天。而他加入的起伏很大的节奏,非常有带动力。当你上一秒还在犹豫公共场合是不是要喊出f word,下一秒你就会跟着在台上的他一起喊出来。借用一句流行说法:high就完了。

以上是我完全业余的想法,是昨天从演唱会上突然意识到的东西。我想有些歌曲必须要经过不同的演绎方式、经过时间,才能认识到更多。听到那句“残忍男人和甜蜜天使”,这是他一直面对的世界:世界冰冷,而人间应该有情。昨晚我终于意识到,一个曾经经历校园欺凌、追梦路上无比坎坷、鬼门关上走过一遭的人,是如何保持现在的活力与乐观。音乐是救赎。如同在我最黑暗的时刻,他(还有Queen)也拯救了我。充斥着魔鬼、地狱、死亡、卑劣这些主题的音乐,却帮我从地狱爬了上来。死亡是真实的,亲吻也是真实的,“疯狂的声音迎来新的一天”。当一个好动敏感的男孩成长为历尽艰辛的男人,生命回馈他的是在现在、在前方的阳光与快乐。

星野源也是非常有魅力的温柔男性了。演唱会各种,他的尊重,换取了对等的尊重。

注:龟田诚治的音乐学校可以在b站搜索观看。

11 有用
0 没用
Same Thing Same Thing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Same Thing的更多乐评

推荐Same Thing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