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大地上行走的歌者

白杨萧萧
2007-08-18 看过
今天忍不住又开始听杨一了,然后忍不住要写字了,很久就想写他了,可一直没勇气。找得到的只是有限的几首老歌,就那么反复的听。一直是不敢谈论他的,听着他那粗砺的歌声,语言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而又可笑。只是真的被他感动,感动于他十多年来街头的歌唱,感动于他在艰苦的环境中艰难的行走·····

第一次听到他是那首《烤白薯》,在04年的一个下午,声声嘶哑的呼喊撕裂我心中的那根弦,完全的乡土话活脱脱现出了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于大街小巷东躲西藏,只为卖出几只烤白薯,肆虐的北风割着他的脸,听到了他苦苦的哀求,求求你呀,警察大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我吧。嗳呦,把我兜里掏了个精光光。我几天的忙活全都泡了汤。可怜的老人,但愿他现在会好一些,至少有一个人在街头默默的关注着你,歌唱着你,至少听到杨一歌唱的人会有那么一点的震颤,震颤过后呢,我不敢想,谁来为这些人出头,只有小人物的几声呼喊,声音是那么的微弱,但毕竟存在过,还是要呼喊。

后来便开始找他的其他歌曲了,听到了《青春颂歌》、《画扇面》等等,一首首的听下去。这个独自行走的年轻人,他给我们描绘出了怎样的一副大地和青春的画卷啊。 《上路吧,朋友》中他唱道:“弹起吉他,就从我这一路上讲起:在每个城市的街上,我不会呆得太久,只要挣够了路费,就往更远的地方走。”理想总在别处,青春总在远方,人生路上除了生命还有什么抛不开的,上路吧朋友。他给我们讲着黄土高原上的窑洞,寂静的原野和星空,唱歌的老农,羊马河上的驴子,瓦窑铺的刀削面,讲他感受到的古老与沧桑。我们随他到了蒙古的草原,遥想那跃马扬鞭的古战场,随着三岁娃娃的手指望向那风沙满天的“毛毛河”,忍不住自己也快变成了个手舞足蹈的小孩。

听着他的歌,仿佛杨一就坐在我们对面讲述着他在路上的经历,给我们唱着从老农那里学来的歌谣。事实上,他就是在街头面对着大家讲述着,不过,那些年的北京街头,停下来仔细听他歌唱的当不会很多。不过,他并不在乎,他只是歌唱,歌唱着青春,歌唱着流浪,歌唱着幸福,行走让他无比的坚强。“同学们,努力吧!去克服教育后的懦弱,要学会在现实中读懂先生的书。曾投入在河流中寻找着故乡,我发现做人需要太多的坚强。拥有你的时候才不怕暴雨和夜晚,可现在能看见的只有模糊的公路。再见吧,再见吧,青春的第一站,再见了,再见了,皱眉头的女同学。(《青春颂歌》)”温情脉脉的吉他叮咛声中我们说再见,提着沉甸甸的木头箱,抛开往日的记忆,尽管知道飞翔的艰难,尽管知道明天的复杂与未知,尽管黑暗掩饰着恐惧和分离,我们也要继续唱起热血的青春颂歌。

《今天的河流不是水》中一把吉他轻轻地伴着他低沉轻缓的歌唱,使人们不由自主的进入了那阴森荒凉的境地。杨一以他独特的视角敏锐的观察着这个工业社会对环境的污染,描绘出了一副如在眼前的可怕图景,河流不再是水,大河再也唱不出欢快的歌,酸雨侵蚀着一切,排气管描画着黑色的画。然而,比这更可怕更令人痛心的是人类的麻木与愚昧,“家里这样脏他们还在微笑,你们要把悲剧留在以后。天蓝蓝、蓝蓝天已经是传说,良心沾满了污垢靠麻木供氧”,愚昧的人们啊,要到何时你们才会明白?

另外一首歌《小鱼儿》则借小鱼的遭遇来隐喻讽刺人类的欲望和贪婪,拼命享受过后等待自己的将是坚不可摧的牢笼,物质与金钱包裹着的躯体会幸福吗?而他在《小镇》中描述的那个粤北山区小镇上的客家人们又是多么的幸福啊,古井里的水总是那么甘甜,老人们在路边的榕树下说着从前。“秋天的风送走夕阳,吹来远处的桂花香。离去的已经离去,小镇上的故事永不停止。河水哺育着青草地,将来也会成为过去。”好一副美丽的图画!如此平静的吟唱,配上淡淡的口琴声和吉他声,就出现了淡淡的乡愁,“古井里的水还是那么甘甜,可我已走在他乡的街道”,一直行走着的杨一,对故乡始终是那么的深情与怀恋,漂泊大地的游子啊,老榕树听到了你口琴声中的思念,放心走吧,小镇永远是你的小镇!

《雪恋》中杨一化身为一痴情的女子,描述了一个追求真理和永恒,为理想和自由献身的年轻人,讲述了一个与冰雪交融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开头低沉的吉他声和杨一更为低沉的歌声一下子便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凄冷却又纯洁至极的意境之中。冰雪覆盖的北京城,寒鸦唱着英雄的歌,泪雨纷飞中伫立着黑衣的姑娘,那个赤诚致纯的男人,他为何还不归来?“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他仍然拥有着理想,我是在一个飘雪的冬天认识了他。那时候青春如蓝天一样辽远,爱情的鲜花在寒冷里绽放。”一遍遍的温习相爱的一幕幕,可他还能回来吗?“在永恒与苟且中他看清了人生的价值,追求自由的生命才会永远年轻。他赤诚的心灵煎熬在无尽的黑暗,我的泪水却洒满了整个冬天。”知道吗,时光匆匆我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却从来没有被这样的浮华所欺骗,你的信念已永存我的心间。我一万次地注视着这座城市的转变,在你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我与冰雪相恋。

《画扇面》和《样样干》听来轻松诙谐,更加接近民间,听来如老头儿们的闲聊一般。《画扇面》是他翻唱的民间歌曲,那些民间的俚曲小调从他那朴实土气的口音中听来也另有一番风味,轻松诙谐。你听他唱翠玲画伯牙、子期,杨家将、穆桂英,张国老倒骑毛驴,唱三国周瑜刘备张飞照云,画猪八戒孙悟空,忍不住会咧嘴而笑。《样样干》中他关注起进城打工的吃苦耐劳的弟兄们,更有一份他自身的曲折经历在里面,于调侃幽默中显出一份沉重。“城里的人闹下岗,我们进城把饭碗端,做钳工,打杂工,摆地摊,收破烂,样样干!……说是人生地不熟,到处都有咱弟兄。走东城,跑西城,劳动的旗帜愣忪愣忪地飘。”如此宽宏、如此单纯的人们,他们就这样看待这苦得没法再苦的日子!杨一不就是这样一副朴实单纯的样子吗,只要有一双手,什么都不怕。

杨一,这个诗人般的歌者,仍然行走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歌唱着原始的感动与纯洁,歌唱着坚韧的劳动者,期许着家园的永久。我们就这样在他的歌声中寻找我们失落的家园。(2006年的老文了,今日看豆瓣上没有多少相关的资料,就也把它拿来放这儿吧,希望有用)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内部参考2000的更多乐评

推荐内部参考2000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