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我脑海里的Coldplay

Chris Tang
2007-06-13 看过
邓真说你怎么越来越喜欢Coldplay了。我说是啊,我喜欢主唱Chris忧伤得略带神经质的唱腔,我喜欢他们似乎是从天涯尽头传来的吉他声,我喜欢那些沉默少年无比青涩的告白,我甚至钟爱Coldplay这个欲盖弥彰的名字。
可是,我究竟要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表达我对Coldplay的热爱呢?

许多年前,普鲁斯特对着全世界追忆只属于他的似水年华。年华似水,逝去之日,终不可追。时至今日,19岁的我独自行走在陌生城市,灯火摇曳,人潮汹涌,在我眼中俱成幻灭。恍然间有那些熟悉的脸,那些稍纵即逝的誓言。我终于明白,这样看似寻常的六个字,究竟隐藏了多少深情与忧伤。
那个下午,天空并没有特别明朗,也没有事情值得振奋。一切就是这样,平淡而慵懒。唱片店里光线稍暗,我站在角落里,听到那个声音响起。声音轻柔而哀伤,却足以象潮水般渗入脑海,难以忘怀。
姚谦说他第一次听到Coldplay时,正在巴塞罗那的星夜下奔驰。不知为何,从此以后总会把那个声音和巴塞罗那的灿烂星空联系到一起。而那天下午,我独自在中国西部的这个小城市徜徉,竟然也想起了星空。星空下,有寂寥的少年,远远凝望着心爱的人的影子。他那样胆小,所以他默默离开。
彼时我在N城,距离家乡八十八公里,面临高考。离开之前,准备给暗恋多年的女孩写一封长长的情书,我想告诉她曾经有多少个夜晚我辗转反侧。我想告诉她其实她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想问她,她是否也曾在意过我。我甚至想象着我走的那天她泪留满面的样子,那样的她最美丽。可是最后,我甚至没有男孩藤井树那样的勇气,他至少在给女孩藤井树的书里夹了一张画像,期待她也许可以发现。我离开了,没有告别。
Chris小心翼翼地唱,Look at the star,look at they shine for you,and everything you do,it was called yellow.那一年,压力铺天盖地倒下来,每个人都狂欢。我的书包里塞着耳机,我听着Cris的呢喃我穿过城市的高架桥穿过灰蒙蒙的天空,我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说,你在哪里。

微微说,为什么要去N城呢。龙也说,你去了一定很难过。
我不想去N城,我已经很难过了,真的。可是高考来了,我要逃离。
我告诉洋,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那么多陌生人,那样一个突如其来的世界。
那么我跟你一起。
我看了看他,两秒钟后,嘴角开始上扬,眼睛很潮湿。
就这样,两个好朋友去了陌生城市。他们住在一起。他们结伴去学校。他们在不同的班。他们有了各自的新朋友。
我从来不主动给谁打电话,我觉得我可以轻易放下任何人。没有谁离不开谁。龙他们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说哦,哦那就这样吧。我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我想我真是个冷漠的人。
那一年夏天,灾难从天而降。是一种奇怪的病毒,谣传说已经出现在N城。我们被隔离在学校长达一个月,无事的时候,只好对着电话倾诉。无非还是那些话,大家都要好好活着谁也不准出事,可是说着说着就会伤感就会哽咽。
We never change,do we?We never lie,do we?
Chris的声音还是那样神经质,他总是要把最高的那个音符唱得支离不堪,唱到世界尽头,唱得所有的星星就此陨落,所有的真心就此破碎。我们,真的从未改变吗?我不知道。前些天,梅在论坛上给我留言,她说不久以前我们还写信,相互安慰,现在却陌生如同路人。
我不会告诉她,我一直都在对所有人撒谎。我不要伤心不要离别不要在黑暗里无助地等待天亮。
可是,我爱你们。

六个好朋友。杰。近宇。正。惠。萌。我。
我一一写下他们的名字,我怕一不小心我就忘掉了。
那年夏天,我们六个一路扶持,共同走过。我们是六个不顾一切的小孩,在成人的世界里犯规。我们一起逃课去看妮可的新片,一起在教学楼的天台上看星星,一起在大街上肆意地笑。
高考前七天,我们一起逃出学校庆祝儿童节。我们在网吧里玩大富翁,在游戏厅里跳舞,在大街上疯狂追逐,根本不顾旁人的眼光。我们不知道剩下的时间有多长,却孩子气地许下誓言,要考到同一个城市,永远永远在一起。
后来。
后来我和萌在C城,很少有联系。其他人全部落榜,在不同的地方复读。偶尔会收到信件,我不回,只是看着这一切。
回过N城一次。那天晚上,有微凉的风。和杰坐在天桥上吃麦当劳。坐在很危险的地方,可是心里居然没有害怕,那一瞬间,仿佛世界都可以抛弃。记忆中的杰总是习惯微笑,那笑容如同春天的第一阵暖意,如此平和。可是,就象Chris在《Yellow》里唱,For you,I bleed myself dry,无论我做什么样荒唐的事,他都会不发一言地跟着我。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他是我的小弟。我时常在C城怀念起他,因为始终找不到人可以代替,可以突发奇陪我做任何事情,比如剃个光头穿个耳洞,没有任何理由。
春节前,杰去了我的家。这座小城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我们还是一条街一条街地走下去。晚上抱在一起,睡得很安稳。我问他,想考去哪里。他说可能会去B城吧,可是你们都在C城……
他突然说你还记得Coldplay有一首歌叫《Shiver》吗?
我当然记得。那里面唱,I'll always be waitting for you.恍然间,仿佛看见Chris干净忧伤的眼神。看见背着背包走起来很酷的近宇,看见笑起来象潘长江却又一脸老实的正,看见骂起人超级厉害的惠,看见小虾米一样的萌,看见光头造型怒瘦的杰,还有成天没睡醒的神经质的我……
I'll always be waitting for you.于是我相信了他。

不喜欢看Coldplay的演唱会。每次看到Chris闭起眼睛亲吻话筒,Guy和Jonny象对待情人似地拨弄琴弦,或者Will发疯一般挥舞鼓槌的时候我总是很难过。我总是觉得酷酷的Chris其实就是个小小孩,我总是忍不住想要保护他。这当然与母性无关,我只是从中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比自己更纯粹的一个自己。就象《碧海蓝天》里的Jake,他们都是那样理想化的人物,感觉总也融不进社会,如同曾经的我。
他们现在越来越出名了,我总是担心他们会变得商业化起来,他们的音乐里再也不会出现那些明朗的星空,羞赧的笑容,无助的泪水。邓真传给我他们的新专辑,我知道我该去面对了。我相信,我不会失望,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些年,男孩长成了男人,可是年少的记忆还在那里,它们会越来越美好。
Coldplay的中文译名是“酷玩”,我喜欢这名字,虽然他们的音乐那样暖。就象我总是会对我爱过的人说,我不爱你。

……
我爱你。
201 有用
11 没用
Parachutes Parachutes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1条

查看全部91条回复·打开App

Parachutes的更多乐评

推荐Parachute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