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感召

朴九月
2007-06-11 看过
当你拾获一些美妙的音乐,逐渐你会发觉并非是你刻意要去捕捉乐曲当中稍纵即逝的感动,而是音乐本身不遗余力地牵引着你的耳与心。07年欲愈半载,在这飞速流逝的光阴里,我发现还没有一支乐队像God Is An Astronaut那样如此令我迷醉,不论是《The End of The Beginning》、《All Is Violent All Is Bright》还是今年的这张《Far From Refuge》,每一次的整体聆听,都让我仿佛是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空间旅行,星球与陨石在我眼前在我身边疾驰擦肩,而我所欲到达的境地在聆听结束之后豁然开朗。在这一场场的旅行途中,我心甘情愿被囿于失重的宇宙飞船内部,而上帝,则是我的宇航员。

“披着后摇外衣做流行乐”这样刻薄的评语始终无法得到我的认同。与其God Is An Astronaut(以下简称“GIAA”)的音乐做得要比其他后摇乐团流行、悦耳、易懂遂不将他们的音乐称为后摇风格,毋宁说GIAA将后摇滚变得更为平易近人。对我而言,在众多为GIAA音乐贴上的风格类型标签当中,最为合适最为让我信服的其实是Space
Rock(空间摇滚),因为在GIAA尽管多多少少大同小异的音乐当中,你仍能在听的过程里仿佛置身于浩瀚宇宙当中,空间的延展、广阔,让你可以得到多种可能性。我想这便是GIAA这支来自爱尔兰的三人乐团为何要取“God Is An Astronaut”这个名字作队名的原因。一如GIAA第二张专辑的名字《All Is Violent All Is Bright》般,GIAA的音乐尽管令人舒适,却不会让人倦怠,它仍旧是强劲的;尽管相当深邃,却并非晦暗,它永远是明媚的。如果二十一世纪泛滥的忧伤情绪已经渗透进入各种类型的音乐当中,如果二十一世纪的人类逃避感伤逃避疼痛的心念愈发强烈,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GIAA的音乐里从不曾忧伤泛滥,从不曾让你感伤。当上帝已然成为时间空间的宇航员,受他感召的人们所进行的这场场空间之旅、音乐之旅,就是要让人们超越感伤,不再郁于自己的现状。

我曾经一曲一曲单独将GIAA的音乐在网络上传予他人,后来发觉这样单一的传递或多或少剥夺掉了GIAA专辑里的统一性、流畅性。其实在音乐旅途当中,一曲与另一曲接合的地方有可能被作于行人必要的驿站,但是GIAA给我带来的这场旅途里,我却宁愿永无休息的时间,我幻想这场旖旎、舒缓之旅里的景色永不间断层出不穷。我也曾经应友人之邀想要挑出GIAA新专辑里几首我认为最佳的“单曲”,但挑选过后我发觉我像童话当中拣了西瓜扔玉米的小猴子,我什么都想要得到,如果在我的这个音乐国度里我并不需要进行唯一性的选择,那么我便要将《Far From Refuge》专辑里的九首歌全数抱起。

“Radau”以诡谲开场,之后GIAA惯拿的时而猛时而缓的节奏将我们因诡谲而被迫突起的敏感神经逐渐抚平,而末端激狂的节奏又牵动起我们的兴奋之感。与专辑同名的“Far From Refuge”不仅仅是整张专辑里最长的一首,也是最能体现这张《Far From Refuge》特色的一首。从名字《Far From Refuge》就能品出这首歌的绝妙来,前部分的平缓像是避难所寻找到之前需要进行的长途跋涉,乐曲的步调因为寻找之途的艰辛劳累而呈现出慢悠的状态,而4分40秒处曲调的突然崛起则是看到避难所朦胧之影时进行的最后冲刺,再接下去的愉悦之调可以看作在避难所里进行的狂欢,兴奋之情解脱之感在这短短的52秒里得以释放,最后的逐而隐遁消解之音就是疲惫后所需求的休顿。方位词、地点名词、状态名词于这张专辑的曲名当中频繁出现,赋予这张专辑很强的空间感、律动感,这些感官体验在第三首“Sunrise In Aries”里很是明显,先前的开阔引领中段部分的悦耳动人的节奏感,再远距离的位移都不会让你远离一个最本质的核心,也不会让你脱离最根本的底线。钢琴雅致、优美的律调被运用于“Grace Descending”当中,被认作是对“Grace Descending”最为恰当的诠释,高潮部分钢琴与吉他的结合,尽管弱化了钢琴的悦耳与吉他的激烈,却升华了二者结合而出的那种舒适。“New Years End”应该是专辑里最为心旷神怡的一曲,它的舒服不是那种会令你沉沉睡去的催眠,而是疲惫过后让你缓解神经紧张的一种解放,以吉他为主导的该曲即便是在最为激烈的中后部分,仍旧是在用寂静的张力试图将你的心态舒展。

“Darkfall”用暗潮世界里的混沌迷茫开辟光亮帝国中的清新明媚,但如果你在开初所抱的是一颗低迷的心,你就有可能永陷于吉他、钢琴沉重调子所挖掘的幽暗深渊里。略微混乱的“Tempus Horizon”与“Darkfall”一般永不忘将你于芜杂中解救,GIAA的音乐永远不会让你置于绝望,绝不会让你深陷芜杂。“Lateral Noise”可以视作GIAA的“B Side”,“侧面的噪音”让你听到GIAA的另一种声音,但它是随性的、易逝的,因为它只有1分52秒,它的突兀其实也是让你深刻体会到,原来上帝也可以是情绪跌宕,也可以是狂燥不安的。最后的“Beyond The Dying Light”为的是寻求一种超越,用更明媚的亮光去抵御和超越死亡的黑暗之光。死亡的破碎、湮灭、流逝在这首曲子当中被聚合,继而再整熔成再生之力投进我们的身体。当我们做完了这一场空间之旅,手中紧握住了“上帝”赋予我们的深厚气力,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勇敢地生活,并永不与“上帝”说再见。

因为当你拾获一些美妙的音乐,逐渐你会发觉并非是你刻意要去捕捉乐曲当中稍纵即逝的感动,而是音乐本身不遗余力地牵引着你的耳与心。当God Is An Astronaut像一种不可捉摸的无形物质绽放在你的耳际,当你跟随“上帝宇航员”做了一场太空之旅,你会发觉他们无愧于以上帝为名。而听GIAA的我们,身与心应该都早已都受到了上帝的感召。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Far From Refuge的更多乐评

推荐Far From Refug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