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没有头发的女人

Lucaz
2007-06-05 看过
在我还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有一个人问我:怎么你喜欢的人都怪怪的?
我一下子就想起这两个女人。
我天生对违背常理的东西抱有好感。
也许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才是生命的常态。
比如男人长长头发,女人没有头发。
第一个女人是Sinead。
为什么会想到她呢。她都已经消失那么久了。
我把她消失前的最后一张双cd精选的名字写在手机的开机屏幕上,每天都可以读一遍。
同室的人问:是绕口令吗?很好玩啊。
我想,如果我可以多点耐心的话,Sinead在这世界上也许会多一个乐迷。
也许会多一个厌恶她的人。
反正她不会在乎的。
所以,我也不在乎。
还有一个女人,Sainkho Namtchylak。
我常常想,如果我不喜欢WORLD MUSIC的话,也许就要错过她了。
这么说似乎不对,即使我不喜欢WORLD MUSIC,我也会喜欢她的。
我喜欢在冬天里面听她的声音。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
冬天冬天冬天冬天——就是我的一年。
有时我看窗外的松树,他们被看着看着,就枯死了。
我想松树也会枯死的吗?真是匪夷所思。
那时冬日的天空无比纯净,世界像一个冻结的纯净水瓶子。
如果我是一个魔法师,我要把她的声音放在天空上。
放一张她的唱片给别人听,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别人的大惊失色。
这是我除了自己过冬以外的最开心的一件事。
跟一个来自乌兰巴托的同学说起来,在她的祖国的边疆上,存在的这样一个小小的游牧民族,也是有自己的国家的。
图瓦...共和国。
22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Stepmother City的更多乐评

推荐Stepmother Cit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