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彻骨般的疼痛

口口猫
2007-02-14 看过
这张是rh出的第一张专辑。1993年发行。
虽然说是第一张但是此时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成熟的风格。
这张专辑在当时听来想必是新鲜的。
我觉得这张专辑充满了他们的青春。
里面包含了所有青春的反叛,绝决,不安,躁动。

===================================================

第一首歌——you.
一开头便是如同cd碟面一样的灿烂花开。
年轻时候的爱情,便如同花开一般。
开始的时候必定欢乐甜美,到最后却注定凋谢毁灭。
如同他唱的caught in the fire.

然后的一首歌放到后面说。

喜欢stop whispering,可能就是因为那句
stop whispering,start shouting。
thom是温柔的唱歌。我们是安静的跟着听。
而在心底却是跟着你开始shouting了。

anyone can play guitar也是让人喜欢的一首歌。
这首歌要听久点才会喜欢。
这些是属于Raidohead他们年轻时候的梦想。
比如说想长长一点头发,让自己看上去象jim morrison[他们喜欢的明星]。
比如说想要有一个自己的band。[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父母是不允许他们玩音乐的。]
嘿嘿,当年他们是多么可爱的一群孩子。
而下面的ripcord算是一个政治的梦想。
和他们以后坚持的一些原则是一样的。

vegetable里面有青春的绝决。
开头是一如既往的轻声细语。
好像在叙述一个为了得到自己梦想的东西的人,他努力的工作。
努力的对待这件事情,努力的去争取。
I fought hard, died hard。
可是最终还是明白了梦想和现实中间的鸿沟有多么的大。
自己最后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结局。
每一次自己需要的东西都离开了自己。
每一次。
到了最后无可避免的崩溃。所以他唱到,
I'm not a vegetable,I will not control myself
I spit on the hand that feeds me,I will not control myself
其实这是一首复仇一般的歌曲。
其实这是一段残酷的青春。
其实我们都正在体会这梦想和现实背道而驰的撕裂之痛。

prove yourself其实是最早被大众接受一首歌,在他们第一张ep里的一首歌。
刚开始发行的时候,很多人说Pablo Honey不再是唱prove urself时候的他们。
但是我觉得这是好事情。
prove urself是沉醉。对于现实的残酷不能接受而产生的一种悲痛的沉醉。
他们能够清醒过来,也是好事情。
这是必然的,我们都会看清一切。
唱prove urself的他们是迷茫的。
痛到不能再痛的时候,便开始说i`m better of dead off。
然后大声的吼着prove urself。
你想证明什么呢?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到最后自己也只是大声的吼着why.
也是一首见证成长的歌曲。

这张专辑如果没有那首歌可能这首歌就我心里排在这张专辑的第一位。
i can`t.
两个音节透着自卑和无奈。简直就象是我自己的写照。
我的奇怪和我懦弱的猜想。
尽管我希望能够做到,我也尝试着去做了,可是我还是不行。
我做不到,我不能触及。虽然我不想对这现实屈服但是一切都逼得我不得不屈服。
但是还是希望这世界不要抛弃自己。
你会不会有这种绝望的时刻?
你会不会祈求着自己仍然不被世界抛弃?
各种乐器夹杂在一起。电吉他跳跃。
逆回的音符好像我的挣扎和不甘。
到最后更加激烈。然后慢慢的减弱下来。
然后一片寂静。只有自己的挣扎和嘶吼。没有人听见。

专辑的最后是blow out,到了最后是一片电吉他的尖锐嘻闹。
好像妖精。
一切回归平静。
大家继续波澜不惊。
可是谁都知道大家心里各自有各自的疼痛。
他们埋在心的深处。好像地心一般灼热的快要爆炸了。
年轻的我们就象是一颗炸弹。
谁也不知道我们心里的地心什么时候会被炸开,什么时候我们会崩溃。
这是年轻。

最后开始说这首歌,因为它对于我来说的意义实在很大。
creep。这首歌是我一辈子的疼痛。
这种疼痛在青春的记忆力好像一道闪电劈过。
是一道印记。
老老实实的刻在那里。
大片的失真吉他。
和很多很多的人一样,我听到属于Radiohead的第一首歌。
开始的时候反反复复的听。
之后却因为这首歌已经成为自己心里的伤口再也不敢去动。
歌曲最终的结局还是离开。她的逃离。逃的远远的。
一切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Radiohead就是这样。
伤痛都隐藏的密实。然后自欺欺人的说,伤口没有了。
其实它一直在那里。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不小心的触动到它依旧疼得要死。
伤口逐渐腐烂。
到最后,只要听到了眼泪就不可控制的掉下来。
你看你看,我现在又哭了。
虽然不插电的版本也很好听不过自己始终喜欢最原始的版本。
记得看93年的一个他们在游泳池边上开的一个音乐会上面唱这首歌。
thom咬着牙。当时他还是一头淡淡的金色长发。
边唱边痛苦的弓着身子。
爆裂的吉他失真音。反反复复的问。反反复复的答。
what the hell are u doing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听着听着就开始发现这种疼痛显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它伴随着那些痛苦的记忆席卷而来,把我们吞噬。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thom他们决定以后再也不唱着首歌的原因。
是的,他们不唱了。
当时的决定。
到最后我找到一场2003年summer sonic日本场的演唱会里。
大家的要求。唱吧,唱吧。在唱一次。
他笑笑。但是居然答应了,说,好,我就唱吧。
但是伴奏里没有了热烈的吉他。
只有电子的冰冷。
大家跟着一起唱。真的,全场,安静的跟着一起唱。
感动的要人掉眼泪。
然后ed突然拨出令人熟悉的吉他爆裂音。
thom微笑着唱着。他闭上眼睛。张开双手。
舞台上混乱的白光。整个夜空如同白昼般的炸裂/
然后慢慢的,随着thom冷静下来的声音,恢复成安静的蓝色。
到最后慢慢的安静,越来越弱。
thom笑了出来。很开心的笑着。
你明白了吗。
这首歌在我们成长后看来,它的结局应该是笑着的。
应该是笑着的。虽然它是一个伤口。
我们应该放下来了得。
Radiohead他们也应该已经放下来了很久很久。
所以,你看,我现在是感动得哭着,我现在是笑着的。
所以你看。
这的的确确,我是长大了。这是该欢笑的结局。

===================================================

这张专辑我为什么没有第一个来写,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这首歌。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写。
或许现在我可以写了。
我终于可以完整的说出来对于他们的爱。
一种莫名的热烈又深沉的爱。
Radiohead他们无论做什么变迁。
我永远都喜欢。
他们骨子里的东西是我找寻了很久的东西。
他们好像是太阳一般。供应给我能量。
他们是支持着我活在世界上的理由之一。
我永远不会忘记。

欢迎到我的blog里试听以及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http://nomorelittlegreysky.lifepop.com
80 有用
4 没用
Pablo Honey Pablo Honey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Pablo Honey的更多乐评

推荐Pablo Hone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