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绿苔藓

朴九月
2006-11-15 看过
    可以说,这支香港独立电音pop乐队能引起我的注意,源于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该“动物园”为香港一家名叫“Zoo”的唱片店)的唱片封套,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羞赧地黏在一起,似是相互诉说着青涩年代有些难以启齿却又能激起万般情趣的小事件。这也为My Little Airport(以下简称MLA)首张专辑的音乐风格首先奠基了一个概念:活泼、青春与一点点的羞赧、调皮。
    听MLA两张专辑里面的所有歌,我的脸上都会情不自禁地挂上一些笑容。在某些歌曲中,诙谐的故事以及主唱Nicole略略扭曲的声音是最直接能让人愉快的原因,另外一些具备忧伤性质的歌,编曲阿P的和主唱Nicole都会将那种细小的忧伤隐藏在一种戏谑的语调下。这就仿似在告诉我们,所有在青春期当中遇到的小小难过事件其实是能够微笑着面对的,其实是可以像MLA这样,用一种淡淡的欢愉、一种眼泪即将潮湿的声音去演绎的。我们知道,一位朴实并且脚踏实地的音乐人,很容易让我们聆听到他所想表达的一种态度,心理或者感受。MLA的音乐就是这样,我们透过这些调皮或者清新的音乐,轻而易举看到了这一男一女两位大学生组成的乐队的心态。不是情侣二人,在工作与心理上契合度都非常高,我们在《王菲,关于你的眉》中,听到的是作为一位微渺但却虔诚的歌迷对于自己偶像怀着淡淡的小小的梦想,以至于在梦中与王菲成为了情侣,属于青春期的浪漫与羞涩在该首歌里轻轻洋溢,若是王菲本人听到,我想也会因为此种淡淡的青涩所打动吧。而由阿P本人沙哑的声音演绎的《就当我是张如诚》当中,则表达的是阿P对底层人士的一种体恤、理解与包容,我不禁因为这种并不适合歌唱的声音而感动起来。在《Gigi Leung Is Dead》该首歌中,看见的是与《王菲,关于你的眉》那首中相反的感受,那代表着青春期梦想的破灭,Gigi Leung为梁咏琪的英文名,在采访中,阿P坦诚自青春期开始以后他一直相当喜欢这位当时被称作玉女的女明星,而随着时光的流逝,他看见的却是一个玉女的消逝,像是青春期一种完美的毁坏,于是这成为他创作《Gigi Leung Is Dead》的初衷。最让我惊讶的则是一首名叫《I Don’t Know How To Download Good AV Like Iris Does》的歌,与他们第二张专辑封底上模糊的AV影片镜头结合起来,我们看到的不是一种对“性”的盲目、冲动与一味的追逐,而是春期所有少男少女一种朦胧的情感,想要去看透,却又因为一丝丝的害怕、紧张、青涩而有些退怯与迷茫。这也是MLA带给我们的感觉。他们的歌曲,都是由一个人作为主角,阿P说,这样做的原因是,他体会到了在很多不起眼的旁人身上,他看到了能够叙述与创作的光芒。
    从音乐的技术角度去看这支独立乐队的音乐,一种简单与清淡呈现给了聆听者,这也就是编曲阿P的聪慧之处,他写的本身便略含着羞涩的歌曲加上主唱Nicole淡淡低低的潮湿女声,最为适合的衔接口便是这种简单的不加太多技术修饰的乐曲编配。而两张专辑你叫而言,我仍旧是较为喜欢他们的第一张专辑,虽然从技术性上而言,第二张《只因当时太紧张》较第一张明显因为乐队二人的历练而提高很多,也加入了第一张专辑单调的电音pop以外其他的音乐风格,比如Punk和五六十年代歌厅舞曲等,这种技术性上的提高并不能说是什么坏事,但凭心而言,主唱Nicole的声音并不具备唱Punk的那种爆发性,而这便导致了第二张专辑里的一些歌有些勉强,不过,Nicole并未刻意去掩饰这种不合适的唱腔却也从另一侧面表现出了MLA青涩的风格。
    我很惊讶于这样的独立女声来自那个物欲横流的香港乐坛,或许经历了几十年急功近利的文化发展以后,香港乐坛逐渐出现并沉淀下了许多像MLA这样稳实的珍珠。MLA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想起很久以前香港女导演张婉婷在大陆拍摄的一部电影《北京乐与路》,实话说,想我这样一个愿意听摇滚听到死的人却并不喜欢这部描述北京地下摇滚乐的电影。因为那其中充斥很多做作与中国摇滚乐中的难堪。中国摇滚乐在乐坛中的不景气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早在《北京乐与路》拍摄的那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乐手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他们对着这样既定了的事实早已平复了心态,认真努力低调地做自己的音乐,心里面的期愿深埋。我想再也没有像影片中的平路那样的歇斯底里了。而该片中让我感动的却是平路对小狗(李逵)的情感依赖(很多孤独的人从来不将情感寄托于危险的人类身上,当然此是别话了),另外则是来自香港的那个歌手米高。米高(吴彦祖饰演)是香港一支不景气乐队“墨西哥跳豆”的吉他手,他反而更像是一个平和了心态的乐手,紧攥着一个虚假的梦想(他惊异于一种来自墨西哥的跳豆的神奇,却从不知道能令那颗无生命的豆子跳跃起来的其实是豆子里的虫子)在受挫的时候依旧满怀希望。与其说《北京乐与路》反映的是北京摇滚圈的现状,毋宁说是对香港一些不为人所知的边缘乐队的一点点启事。所以我更喜欢它在香港的另一个译名《跳豆》。
    而现在我们听到的MLA,却也是像米高那样的乐手,平和的心态以及努力的进步,甚至,阿P和Nicole这两个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依旧将自己的目标定为做杂志社里的编辑,面对流行乐坛,他们也只愿意独立地在角落占一小片位子罢了,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MLA那种青涩潮湿的声音,像长在路边的绿苔藓,不管有否有人注意他们,他们,确实是在那里了。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的更多乐评

推荐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