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Soma Electro-Soma 8.5分

闲聊至B12,the black dog

redhousepainter
2006-08-25 看过
老姐打电话来,聊起八月份Radiohead到巴黎演出,结果她老人家想了半天未去。反正现场曲目必定是《Kid A》以后的作品,没有“Creep”,没有“High And Dry”,即使前去也不算了却一桩心愿。

体育比赛里我最讨厌短跑比赛。所谓的冠军便是和人比,和记录比,那小数点后的几位数是真的突破生理极限还是风助我也,不得而知。Radiohead自打《Kid A》起撤下吉他,乐器阵容来了一个大翻新,Fender rodes成了主角,这足够称得上“锐意进取”,但从此以后我总不由自主地拿Radiohead和一打又一打爵士,舞曲团队做比较。

坏就坏在这个比较,Radiohead在我们心中再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它成为标尺下被衡量的事物。高于标尺,便是成功。低于标尺,便是失败。可“High And Dry”,“Fake Plastic Trees”,“Just”,我们什么时候在心中“比”过?它们就像青春发育时长出的第一根胡须,第一颗被双指抠破的脓痘,无法比较,无可取代。

去年看Radiohead九三年现场,只感觉整个人倒过来,双脚的鲜血直往头顶冲,望着还是童花头的Thom Yorke,流他妈的眼泪。
  
老姐又谈起新音乐不见得真的不好,只是主观上就把它们封杀,否定了。我却以为我们还未“不由分说”到







...
显示全文
老姐打电话来,聊起八月份Radiohead到巴黎演出,结果她老人家想了半天未去。反正现场曲目必定是《Kid A》以后的作品,没有“Creep”,没有“High And Dry”,即使前去也不算了却一桩心愿。

体育比赛里我最讨厌短跑比赛。所谓的冠军便是和人比,和记录比,那小数点后的几位数是真的突破生理极限还是风助我也,不得而知。Radiohead自打《Kid A》起撤下吉他,乐器阵容来了一个大翻新,Fender rodes成了主角,这足够称得上“锐意进取”,但从此以后我总不由自主地拿Radiohead和一打又一打爵士,舞曲团队做比较。

坏就坏在这个比较,Radiohead在我们心中再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它成为标尺下被衡量的事物。高于标尺,便是成功。低于标尺,便是失败。可“High And Dry”,“Fake Plastic Trees”,“Just”,我们什么时候在心中“比”过?它们就像青春发育时长出的第一根胡须,第一颗被双指抠破的脓痘,无法比较,无可取代。

去年看Radiohead九三年现场,只感觉整个人倒过来,双脚的鲜血直往头顶冲,望着还是童花头的Thom Yorke,流他妈的眼泪。
  
老姐又谈起新音乐不见得真的不好,只是主观上就把它们封杀,否定了。我却以为我们还未“不由分说”到如此地步。《虫师》的配乐,一流。各种日本民间乐器,活脱脱的美。增田俊郎深得东方音乐之美学,一音既是无限,于青山间自成法姿。Ricci Rucker与Mike boo一听便知是大才,精准的Scratching在性感的中东鼓乐中腾挪生姿。Dzihan & Kamien的现场,De vibroluxe的《Cracq Magic International》,编排十二分严谨,拍子八九分丰富,创作者的心思,则百分之百细腻:细腻于他的作品,他的音乐。
  
这年头不是没有好东西,只是数量上少了那么一点,可遇不可求,要睁大眼睛去找,要在浩淼如烟的网络里搜索,错过既是错过。记得以前走路随意蹭到一块石子,回头看竟是未雕琢的朴玉。
  
老东西,比如B12,比如The Black Dog。随时听,随时感动,如鱼得水。
  
翻看Aphex Twin和B12的老访问,窃笑:两人都是Underground Resistance的粉丝,老底子一模一样。想起《Selected ambient works 85-92》,想起《Surfing on sine waves》,想起《Electro Soma》,怪不得,怪不得。我私下把《Electro Soma》比作舞曲中的鸦片,吸一口,仙。那脱胎于老一派底特律techno的音色,string arrangement,无一不美。毫不生硬的传承,毫不拘泥的向前迈步。我时常挑出专辑中的“Telefone 529”与Kraftwerk的名曲“The Telephone Call”一起来回播放,两者皆以电话铃声拼贴成节奏,思路之开阔,趣味之盎然,手法之娴熟,真是爹也高来儿也高。
  
画画讲究笔性,写文章讲究笔触,我们一票乐迷以听舞曲为乐,有时无非注重音色二字罢了。音色好, 一路顺畅听下去,如饿汗咽下白米饭,舒畅塌实。音色不好,哪会再管什么结构,什么“风格”。你可以说这是一种挑剔,是听觉蛋白酶的缺失。细野晴臣与Bill laswell合作的《N.D.E》亦是放在手中多年,要问我为何喜欢,我也说不出什么道理,只是为了一尝再尝那娴熟的类比合成器的音色与bassline相融的感觉吧。温暖,烫心,滋生出无边的想象力:神秘的银河星系,踏过荒原的猛犸……
  
总有人在讨论Depeche Mode电与不电的无聊问题,单去听“The Love Thieves”结尾处那段由Martin L. Gore 演奏的吉他,那份moody味增一分变是大俗的黑暗,减一份便是大俗的忧愁,能调出如此循入化境的音色,Depeche Mode不是电子又何妨?
  
Plaid如今还活跃于乐坛,MTV拍得一个比一个漂亮。想起黑狗,想起我的心头肉。高三那年第一次在打口带里看见“The Black Dog”,心中纳闷:怎么会有一支舞曲团体和Led Zeppelin的名作同名?
  
《Bytes》与《Spanners》是音色的万花筒,节奏的万花筒,一拳打破,星河灿烂。“Fight The Hits ”中的flute音色,妙不可言,有一种再也实写不出的“意”,让我想起中国的古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Psil- Cosyin”有着上等的肌理,如在中东迷宫里神游。那样的完美,如古墓里的美人,无法拆解。若问The Black Dog这仅有的两张专集好在哪,我同样答不出所以然来。我不懂什么叫IDM,什么叫techno,我无法从production的层面分析。上海话有个词叫“白相”,我只能说:去听舞曲的骨头,去听白纸起丘壑,去听音色与音色的白相,节奏与节奏的白相,如五指与五指交叉揉搓,无可比喻的坚实。
  
面对如今在条条框框中穿梭的音乐,我如十年老狗,听之茫茫,再也听不出音色与音色的白相。
     
2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Electro-Soma的更多乐评

推荐Electro-Soma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