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太阳

Nebula
2006-08-06 看过
1968年,the Doors发行了第三张专辑“Waiting for the Sun” (等待太阳)——很奇怪这张专辑中没有“Waiting for the Sun”这首歌,而这首歌在他们的第五张专辑中才出现——这张专辑中虽然没有如“Light My Fire”, “the End”或“When the Music is Over”这样的不朽巨著,但风格却无疑更为圆熟多样: 直接而迷人的情歌:“Hello, I Love You”(嗨,我爱你)和“We Could Be So Good Together”(我们可以如此之好地在一起)—— 前者成为继“Light My Fire”之后the Doors的第二首冠军曲;轻快活泼的“Love Street”(爱的大街); 忧伤如诗的“Summer’s Almost Gone”(夏日将逝), “Wintertime Love” (冬天里的爱情), 和“Yes, the River Knows”(是的,河流知道);充满印第安色彩的“Not to Touch the Earth”(别碰地球),弗拉门哥风格的“Spanish Caravan”(西班牙大篷车)和带有民谣叙事风格的诡异的“My Wild Love”(我狂野的爱人);最感人的反战歌曲“the Unknown Solider”(无名战士);以及唱给一切青年的,最激动人心的“Five to One”(五对一)。这张专辑在英美两地的排行榜上都取得了冠军的佳绩。

和前两张专辑相比,“Waiting for the Sun”更具有现实意义和入世风格。仿佛Jim和the Doors在试图长大,关注社会,这无疑使得the Doors显示出更为勇敢,更为革命的姿态,但他们也损失了许多形而上的东西。没有了Break on though to the other side式的哲理性思考;没有了the End中的愤世嫉俗,大逆不道;也没有了如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stranger那样的从孤寂最深处发出的一声叹息,少了一点激情,少了一点深刻,但却无疑更为敏锐直接,风格多样,同时仍然保持着富于诗意的特质。这就是the Doors的第三张专辑,“Waiting for the Sun”。

“Hello, I Love you”(嗨,我爱你),是the Doors继“Light My Fire”之后的第二首冠军单曲。热烈的音乐的衬托以及Jim 点石成金般的歌咏之下,那街头行走的女孩宛如一位庄严高傲的女神……

……她高昂着头,
如一尊天空中的雕像,
她那淘气的双臂,纤长的双腿,
当她行走时我头脑中涌出了这首歌。

人行道蹲伏在她脚边,
如同一头乞食的狗。
你这傻瓜,是否希望她能看到你,
是否也希望撷下这颗忧郁的珍宝……

“Not to Touch the Earth”,是一首带有印第安风格的歌曲。这首歌的歌词是Jim Morrison的一首名叫“The Celebration of the Lizard”(蜥蜴的庆典)的诗的一部分,据说Jim Morrison在一次出游的时候,在墨西哥边境的沙漠里迷了路,与印第安人住在一起,于是受到启发,在归来的路上写下了这首富于异族神秘色彩的诗。而在歌曲中乐队的配乐紧张急促,旋律扭曲而节奏强烈鲜明,键盘与吉他再次做出一明一暗的呼应配合,为这首亦诗亦歌的作品增色不少。

后来每当Jim Morrison在各种现场演唱会上表演这首歌的时候,他都会念出这首诗的一些精彩片断:

每个人都到了吗?
庆典即将开始了……

醒来吧!
你们不记得它究竟在何处,
而这个梦是否已经停止?
……

我是蜥蜴之王,
我可以做任何事。

“The Unknown Soldier”是the Doors最具现实社会意义的歌曲之一,是一首感人的反战歌曲。它在写作上受到兰波的《深谷睡者》的影响,取材则是直接来自结束不久的越南战争,亦与Jim Morrison反抗海军上将的父亲这一终生的情结有关。

这首歌最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现场,比在专辑中的效果好很多:它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诗剧,是对那个疯狂时代的不朽的控诉与抗争。

首先响起的是吉他在弦上忧伤的弹拨,伴着Jim 飘忽游移,如梦游一般的低吟:

等待着,直到战争结束,
而我们也老了几岁,
那无名的战士啊……

然后整个乐队加入,奏响了紧张急促,节奏鲜明的愤怒乐章。Jim的声音痛苦愤怒地喊叫着,简洁的词句字字犀利,控诉着战争的残酷,人们的麻木以及政治的肮脏:

早餐上报纸已被读过,
孩子们已经看足了电视,
未出生者,生者和死者们啊,
子弹击穿了他钢盔下的头颅。

对于这无名战士,
一切都已结束。
……

这时乐队和音响通力制造出紧张尖锐的空袭警报般的效果,鼓声模拟着军队的行进,立定和举枪的动作,Jim则随着鼓点模仿着军官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全体!
立定!
瞄准!
上膛!

与此同时Ray从键盘手的位置上站起,背对观众,举起右手,而吉他手Krieger则举起吉他,仿佛它是一杆步枪般煞有介事地瞄准Jim。模仿军鼓的鼓点则愈发急促。

当“上膛”,被喊出来之后,Ray的手落下,Krieger用瞄准着Jim的吉他做了一个枪击的动作,于是在观众的惊呼中,随着一声惨烈如枪声的鼓声,Jim Morrison抓着麦克风倒在了舞台上。

忧伤迷幻的吉他声再度响起,Jim倒在地上,犹自用梦一般的声音唱道:

为无名的战士造一个坟墓,
让他躺在大地那空虚的怀抱,
无名的战士……

然后乐队回到愤怒的音乐,他如豹子般一跃而起,扑到台前:

早餐上报纸已被读过,
孩子们已经看足了电视,
未出生者,生者和死者们啊,
子弹击穿了他钢盔下的头颅。

音乐渐渐转为欢快热烈,Jim也似受到感染一般,欢快地拍手唱道并且起舞:

都结束了,战争终于结束了,
都结束了,结束了
……

于是歌曲在欢庆战争结束,和平重新来临的高潮气氛中结束。

此外,the Doors还为这首歌拍过一个宣传短片,以今天的标准来看,可以算得上是这首歌的MTV, Jim 和Ray都是电影导演出身,拍这种短片应当是驾轻就熟。影片的开始是一望无际的美军公墓,白皑皑的十字架悲哀地林立。影片的构思和内容同舞台表演差不多,只是“处决”Jim的一幕发生在一处风景如画的海滩。

“Five to One”是the Doors最激动人心也是最激进的歌曲之一,在歌中Jim 满怀豪情地唱道:

老的在变老,
而年轻人更强壮,
也许只需一星期,
也许还要更久。
他们有枪但我们有人,
我们在取代他们,
我们终将取得胜利!

如今听着这首歌,人们不由得感慨万千。岁月在流逝,如今Jim的同龄人已经成功地取代了他们父辈曾经占据的位置,并且也已经变老,但是这首歌却仍然激励着年轻人的反抗。正如Jim Morrison永远是一腔热血的27岁,这首血气方刚的歌曲也永远属于一代代不懈思考,勇敢反抗着的的青年们……
4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Waiting for the Sun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