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ombre dance

nico
2006-08-03 看过
Estatic Fear

A Sombre Dance


我曾经那么迷恋过一个故事,戴锦华老师所讲,虽然自己已经忘记了是在哪一个对着电脑屏幕的夜晚看到了这个故事,但故事的内容仍然记忆犹新:午夜,一位骑士的大门被嘭嘭叩响,骑士开门见到他的莫逆之友神色张惶地立于门外。骑士立刻说道:你深夜而来,必有所谓。如果你需要钱,我的全部财富任你支配;如果你是感到寂寞,这屋中所有的女人任你挑选;如果你遭到了他人的冒犯,我腰间的宝剑随时为你出鞘。但他的朋友却扑上来,紧紧地抱住他:我深夜而来,是因为梦见你遭到不测。见你平安,我已心满意足。

见你平安,我已心满意足,也许正是自己听到Estatic Fear的感受。

所谓耳朵里响起这样的音乐,我已心满意足,那么,谁不能心满意足?

在他们的音乐中,我们可以想主角就是渺小的自己,正在朝向西绪福斯山顶的那条小路上蹒跚前行。在路上,在流放地,在旷野之上。抬头望见遥不可及的山峰,和淌着毒汁的太阳,而我们的尽头在哪里?不,我不知道,也许我一生也难觅其踪,也许它只存在于想象之中,无论是薰衣草和玫瑰的花香,还是蓝色大海的苍茫,天地之间灰色的忧郁,都在A somber dance中拼成一幅灿烂图景,映射着内心深处的光芒,放肆地照亮无冬之城的星月夜。

EF和我听过其他歌特金属双主音乐队相比,最重要的是突出了他们尖锐迷人的气质,任何乐器,包括人声,都是为烘托出一个形象而存在。这个形象可以是你,可以是我,可以是在听到这张专辑时想到的一切,可以是你我的大家的在场的不在场的所有人都拥有的梦境,引用瓦格纳“纽伦堡的名歌手”中的一句唱词“解释和记载他的梦境/正是诗人毕生的使命/…人的最真实的幻想,总显现于他的梦乡”。在这个意义上,Estatic Fear是我们所有人的酒神。

――漫漫黄沙中骑士抱住同伴的尸体,想自己和他一起找寻来时的那条路,他要亲手送他回去,和他一起回到出发的地方去。

――不远处,鲁特琴挟着腥咸的海风,正扑面而来。



http://nicodeelend.blogbus.com/index.html
201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6条

查看全部46条回复·打开App

A Sombre Dance的更多乐评

推荐A Sombre Dan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