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略有瑕疵,依然富于启迪

novich
2006-07-25 看过
   这是菲舍尔-迪斯考1991年在奥地利Feldkirch的舒伯特音乐节上的现场录像,希夫伴奏。收声较为毛糙,画面取镜随意,质量远远不及我最近看的一场《冬之旅》(夸斯多夫)录像:www.douban.com/subject/1787808/,也不及我早先曾看过菲舍尔-迪斯考在棚内录像的《冬之旅》,记得也是希夫伴奏。早期电视转播条件不太考究,没办法。不过能看到这位艺术歌曲大家现场完整唱的一个套曲,无论如何是非常值得欣赏的。

   菲舍尔-迪斯考在我以往的听觉体验中,一直是一个极为理智、演绎精细、把歌曲心理深度放在第一位的歌者。这些特色在他的唱片中,有时强烈逼人到令我难以连续聆听。但观看他现场的录像,却有些意外收获。第一强烈的感觉是他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舞台表演大家。整套二十首曲子可以分为好几块,气氛、情绪各不相同,从无忧无虑到热烈憧憬,然后是全情卷入,猎人出现后的急转直下,渴求抚慰到最后是放弃。歌唱家不但以歌声,而且以细微的举手投足和面部表情,就相当戏剧化地凸现出这些变化,自然远胜出先天条件不足的夸斯多夫,就我看过的其他一些艺术歌曲音乐会,这点上也无人可与之匹敌。菲舍尔-迪斯考是那类天生具有“克里斯马”吸引力的艺术家,其超凡魅力使得哪怕他还未开口演唱,已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点在这个现场演出中,还要强过那个棚内录像,这自然是由于现场观众的存在,使得艺术家投射(projection)的重心与面对摄像机和话筒截然不同。在DVD片花中,有20分钟的访谈节目,采访者和艺术家曾谈到现场演出,观众和艺术家就像共谋一桩情事(love affair), 菲舍尔-迪斯考自信凿凿地说,艺术家要把自己变成一支蜡烛,将光芒投射到现场观众身上,“情事”好合应不成问题。哪怕十多年后,重看这个录制质量不高的现场,依然能体会到艺术家的能量。流行话语中,常常说到被某人“电”到,倒是相当传神。

   另外在访谈中,艺术家谈到自己并不是那类上台之前有全盘规划,上台后照样实施的艺术家,不同场合、心情都有不同的变通。这倒和我先前从唱片中得到得印象不同。我印象中菲舍尔-迪斯考绝不是那种“自发性”(spontaneity)的艺术家,他的很多唱片都证实了他处于“自发性”另一端:理性控制。由此带来他所追求的“深度”。从一些对菲舍尔-迪斯考的评介中,这也是比较普遍的看法。但现在回头想想,或许,这是一个由于时代变迁带来的误读:在艺术中,只是表达情感的形式不同了,浪漫式的情感表达被贬为肤浅,反省控制的表达反被认为深刻。对艺术家们的创作和演绎,公众评定似乎总在时间的流逝中漂浮不定。菲舍尔-迪斯考在访谈开篇就谈到舒伯特并非完全是一个浪漫主义的艺术家,他指的是那种狭隘理解的“浪漫主义”,花朵一样柔弱、宣泄情感不加节制的浪漫主义,菲舍尔-迪斯考的演绎成就正是建立在二战后对舒伯特“黑暗面”开掘的基础之上。但就《美丽的磨坊女》而言,那种脆弱的花朵、不加节制的倾诉、演绎的自发性、似乎正是作品本身最动人之处,我以为在这个作品上,男高音的特殊气质更胜过“脚踏实地”的男中音。譬如最近听过的波斯特里奇的版本,非常符合我这个“唱片耳朵”的想象:www.douban.com/subject/1758332/
 
   不过艺术家在访谈中也特别敲打了我这类“唱片耳朵”,他警告说唱片只是一个快照,一个切片,带着唱片中的固定印象来给艺术家挂标签往往会南辕北辙。但在现实中,这种危险却成为当代艺术家难以避免的礁石,除非你像切利那样生前绝不发行唱片,死后那管他洪水滔天。重播和复制的艺术品已经取代了真迹和现场,真迹光晕(aura)业已泯灭,不可言说的姿态已经失去魅力和意义,在低清晰度、人人介入的网络上,言说和图像,无论是什么样的言说和图像,都成了证明自身存在的醒目标语牌。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Schubert - Die schöne Müllerin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