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不只会爆炸

road
2006-07-17 看过
Mono没有机会做GY!BE那样的开创者,但他们秉承并深化了后者的精神气质为自己的发声方向。由早期折取日系噪音和东方阴柔起步,到近两年将较短章的高频爆裂转换为宏大的终极叙事,这四个外表冷峻的日本人为后摇滚刻上了Mono式的悲怆印迹。
除了同样来自日本,World’s End Girlfrined(*)和Mono都擅长在自己音乐中以弦乐铺陈氛围或勾引走向。在这张两队合作的时长74分钟的专辑里,一直引导听者情绪的也正是弦乐。作为一张以控诉战争和杀戮为主题的概念作品,两队都隐敛了习于展现的暴戾之气。由大提琴开始,也以此铺就整篇的阴冷基调。即便是更为人声化的小提琴,在加入后所作似乎也是诉说和响应主线。乐迷熟悉的Mono式吉它轻起弹拨直到第8分钟时才缓缓响起,和着随之加入的钢琴点键,构成全篇里与无望相持的另一主线。这不是一张取悦耳朵的专辑;即使出现了Mono作品里少有的人声。但是我相信它绝不逊色于Mono此前面世的全长《You are There》。或者这样理解更好:对比一下两张作品的封面,正是因为有了此处的暗淡回望,他们才会在绚烂的色调之上思索人生何谓。
那么,你可以知道,Mono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造音者。他们是在以音乐表现有质量的个体和生活。

(*)“世界末日女友”,是日本艺术家Katsuhiko Maeda的单人电子后摇计划。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Palmless Prayer/Mass Murder Refrain的更多乐评

推荐Palmless Prayer/Mass Murder Refrain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