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里永远的听众叫陈升

有时跳舞
2006-06-07 看过
    听这张唱片前,先看了刘若英和陈升的那期《桃色蛋白质》。刘若英和候佩岑哭到稀里哗啦,我也眼泪狂飞,是好想好想,大哭一场的那种。

    看综艺节目哭成这样,还是第一次诶。而且,刘若英从来就不是我很喜欢的艺人。
    可是不行了不行了,陈升一边说话,我便一边要哭翻过去。一地白纸巾。

    有人说刘若英是恋着陈升的。或许。或许。我对他们之间是否真有过隐约的爱恋并无兴趣,节目一开录,送他CD被当场拒收奶茶便开始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反而觉得,像陈升说的,他是爸爸。
    候佩岑问陈升,你有喜欢过奶茶吗?陈升反问,你神经病啊?我不喜欢她,我怎么会为她做那么多事?
    
    我不知道他为奶茶做过多少事,《为爱痴狂》这首歌一录三四年,陈升耗掉三百万,这是外人所知的物质。而物质之外,更多更多,那是奶茶才最清楚记得的。但我知道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碰到这样一个男人。当还青涩的时候,他便牵着你往前走。不需要说太多话,不管哪个角落,不管是不是在视线里,只要想到他说的每一句话,便有继续走下去的力气。哪怕他沉默,不发一语,可是感觉得到他伸过来握住你的手。
    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只会有一个。他占据你太多青春,是所有温暖里,最厚最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然而当你成长、成熟了的时候,以为还可以一起逆风飞行,回头找他的时候,他却已经不见了。昔日端茶倒水买奶茶的助理,现在已是光环重重的影后、歌手。陈升唱歌给奶茶听:不是阮不肯等,时代已不同了。
    奶茶问,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奶茶没有问,我能不能去找你?她问,你能不能来找我?在某个人面前,是永远感觉不到自己已经强大到可以不要他了的。你来找我啊,来找我。
    可是陈升说,你已经飞很远了,我找不到了。奶茶泪如雨下。我的线是在你手里的,风筝哪怕掉下来了,你拉着线来找我啊,你还是找得到我在哪里的。陈升说,你白痴啊?怎么可能呢?
    那么重那么直接的话。在场的人都落泪。奶茶那么气那么急,泣不成声地孩子一般地追问,你没有放过风筝么?陈升笑,沉默片刻又落寞地又对候佩岑重复,找不到了。佩岑,我找不到了。一直在讲狠话的男子,那一刻才满目沧桑,脸上流露不易察觉的无助。
      
    可知在录这期节目之前,这对乐坛里师徒情分口碑极好的两人已两三年未见过。而陈升还说,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我好忙,要做自己的事情。
    话语虽重,不舍犹存。你疼他的狠心。可更疼他的狠心其实跟牵挂一样多。

    好残忍。收获便意味着失去,可是为什么要失去那么重要,那么不愿意失去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失去带来这一切荣耀的人。明明不是翅膀变硬后的淡漠离开,明明一直如此依赖,可自己的轨迹划出的一刻,两个人便渐行渐远。
    别说抱歉。这样的淡出,都谈不上挽回。世上遗憾本来就很多,并不是为某人留出空位,他便能够来安心居住。长相厮守,一醉方休。
    原来,并不是每个乖小孩都能等到“长腿爸爸”的美好结局。

    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听刘若英唱歌。可是再找她的歌来听,才听出来,原来她在唱歌的时候,永远永远在心里都有一个听众,这个人的名字,叫陈升。


在那么有限的生命中
能被所爱的人深深爱过
或许不该再奢求再怨什么
世上的遗憾本来就很多

在艰难的说了再见后
你真的不该再紧紧抱我
刚才还能体谅的放开你的手

不代表我就够坚强洒脱
我们曾有过一次幸福的机会
当玫瑰和诺言还没枯萎
别说抱歉 我不后悔
曾经逆风和你一起飞

我们曾有过一次幸福的机会
似乎就要拥有 爱的完美
你说别哭 我说不哭
然后我们都流下了眼泪
295 有用
8 没用
一整夜 一整夜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62条

查看全部162条回复·打开App

一整夜的更多乐评

推荐一整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