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首柔软的歌让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借我个名字
2006-06-02 看过
fashion awards,

忽然象回到了摇篮里,所有的尘嚣都退去,
被晃着,轻拍着,耳边是妈妈的呼吸,阳光洒在小被子上,
象在叫小孩子回家,象要哄着宝贝睡着。就想这样不再听别的声音,宠我吧,抚摸我吧。


++++++++++++++++++++++++++++++++++++++++++++++++++++++++++++++++++++++++++++
这张专集象是在进行一个FASHION SHOW,主唱带着乐队不停地换着衣裳,演绎着不同的调调。
eels缓缓的低吟浅唱,恍若置身于纯真无邪的童话世界。
低糜的love of loveless,
阴沉的agony,
跳跃的lonely wolf,
dirty girl是活泼的 ,我喜欢一个说脏话的女孩,象EELS说的,不被亵渎的人是不可信的。哦,我喜欢一个说脏话的女孩,因为她是值得我信任的。
------------------------------------------------------------------------------------------------------------------------------
EELS鳗鱼乐队介绍:
个人感觉EELS还是偏英伦的冷,但是他们没有被黑暗吞没,而是用儿童般的有趣来消解颓废和阴冷,这种减法混色使EELS开始边缘的行走。另我想起顾城的诗,但又不是顾城的晦涩,而是简单,不偏执,好听。他把音乐处理得这么与世无争的松弛。“仿佛温柔的经历坎坷者,把他的忧伤在年少时就冷静地掩埋骨髓里。”
Mark Everett 是乐队的核心和主唱。他们坚持着独立的音乐立场,不管多大的公司找他写歌或者代言推销产品,都统统不甩。但出于对一些人的艺术理想的认同,他们也创作电影音乐,比如“美国美人”、“怪兽史莱克”等。
Mark Everett的父亲Hugh Everett是世界著名的科学家,但Mark Everett可能没有遗传到这些,他的成绩很糟糕。Everett的少年时期充满了不幸,父亲患心脏病,母亲患癌症,姐姐自杀,使得他经常处于压抑消沉的心境。
就这样Mark Everett和大多数的青年一样,痛苦而恣肆的成长,把自己放纵在狂欢与毒品之中。在1996年的专辑《Beautiful Freak》和1998年的专辑《Electro-Shock Blues》里,他的这种心境袒露无疑。他深陷苦恼,把这苦恼的矛头对准世界也对着自己,乐曲显得寒冷而诡异。真假声还时不时电声混杂的歌,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大大的加强他所有作品内在的怪异气息,而所谓的内在的怪异,也专指那种清澈与混浊,天真与苍桑混杂的感情.





10 有用
0 没用
Shootenanny Shootenanny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Shootenanny的更多乐评

推荐Shootenann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