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redeus - 相遇八年後

【守破離】
2006-05-18 看过
友鄰來問,你聼 Madredeus,哪一張好呐?舉棋不定半晌,忍不住把舊碟一張張翻出來重溫。

第一次聼 Madredeus,是在雕刻時光。一九九八年,雕刻時光還是北大東門外巷子裏的一閒小平房。周末晚上放電影,通常是一盤錄影帶,十幾二十個頭顱擠得整閒屋子影影綽綽。在那裏我們看了東京兄妹,鸛鳥躑躅,霧中風景,我最想念的季節,還有許多 …… 碧海藍天的VCD,比之平日看的錄像,既清楚顔色又好,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另外哪個日本電影,沒有字幕的,請了兩個北大的學生作同聲口譯,是很奇怪的觀影經歷。

巷子裏那時候還有一閒名為“閑情偶寄”的茶室,萬聖書園也在不遠,小小的,冬天的門上挂著厚厚的棉帘子。我們總是周末電影開始前的傍晚騎車過去臨近的鋪子裏先吃晚飯。有一家回人的麵館,一盤番茄青椒牛肉片的燴麵,好吃得緊。

那時候的我們都是不喜熱鬧的人,揀一本書,泡一壺茶,一言不發坐上半天。去得久了,進門不過點一個頭,笑一下,不會去主動找老闆搭訕。夏天的柳橙冰茶,冬天的柳橙紅茶,現在想起,舌尖依然酸酸甜甜的。音樂大多是爵士一類,似有若無,正是咖啡館的氣氛,不惹人注目。有一天,老闆的太太起身去換了一張碟。第一支曲子播完,我聼得忘記手裏的書,忙討得唱片封套來看,那是第一次看到 Ainda 這個名字,Madredeus。再去,常常忍不住要央店裏的小妹再放這張來聼,但又常常被自己的羞赧怯住了。

後來移居夏洛忒,終于自己買作收藏。又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看完《里斯本故事》,更放不下那音樂,魂牽夢縈地。每天下午上課的去路和歸途翻覆地播同一張碟,以致現在每次聽到綿長那一聲風琴,就仿佛看到驕陽下滿街盛開的梨花。

再後來,碟一張一張置的大約齊了,聼的卻越發少了。照片上的 Teresa,從來雙唇緊閉,一抹閑定卻好像轉瞬即逝的微笑,一雙黑瞳望得人怔忡。她唱歌的時候,總是輕輕地頷著頭,眼瞼低垂。記不得從哪裏看來關於他們這樣的文字──

  a quiet storm…
  gossamer vocals imbue the poetic lyrics with the melancholy nostalgia…

出第一張 Os Dias da Madredeus 的時候她十八嵗,聲音還有點單純。不知道是不是在教堂裏錄製的緣故,整張碟聼起來有些嗡嗡的。後面的 Existir,O Espirito da Paz,Ainda,O Paraiso,好似一個故事的四段,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係一般,節奏和旋律,縂讓人走著走著忘記停下來似的。之後的 Movimento,沒有風琴,色彩不免單薄。Electronico 向電子方向的嘗試,在我看來是場敗筆。並非不喜歡電聲的緣故,實在是此非彼所長。Euforia 那張變成古典樂的也並不好,出於同樣的原因。本來是清淡舒緩的音樂,被大樂隊一烘托,好像古琴簫管被推上大舞台,很難堪。

Madredeus 聼了這麽久,即使偶爾耳朵生繭,隔些時辰又會想念。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Ainda: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From The Film "Lisbon Story"的更多乐评

推荐Ainda: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From The Film "Lisbon Stor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