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木马哀伤而优雅

殘 藍。
2006-05-16 看过
 木马.目前国内我最爱的一个乐队之一.
  
  (一)主唱兼吉他手谢强,湖南株洲人.77年出生在湖南;94年组建文化协会乐队,并担任吉他手;95年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短期学习吉他,随后在长沙继续文化协会乐队,年底退出;96年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与曹操,吴维组建乐队;97年在北京中央工艺学校再次在文化协会乐队担任吉他手,年底再次退出;98年在长沙组建木马乐队。
  
  前鼓手胡湖.77年出生在浙江,1996年在北京midi学习打击乐写诗歌卖口带偷苹果,98年在长沙组建木马乐队。
  
  现鼓手李元.号称是目前国内最高的鼓手.
  
  贝斯手曹操.四人中最年长的.75年出生在四川;95年在迷笛音乐学校学习吉他弹奏并与龙宽组建乐队;96年与木玛及吴维(现生命之饼乐队主唱)在迷笛学校组建乐队,随后木玛离开,曹操,吴维及朱宁(生命之饼鼓手)在四川组建乐队;98年在长沙组建木马乐队。
  
  键盘手冯雷.79年出生在东北;2000年在北京组建短暂乐队并担任鼓手;2001年在木马乐队担任键盘手;2002年正式加入木马乐队。
   (From 摩登天空)
  
  在我本身看来,主唱是非常有才华的人.歌词写得唯美并具有强烈的画面感.唱腔中既有凶狠又带温柔.<舞步>,乐队第一张专辑里的一首歌,现在成为木马现场演出的必唱曲目,我喜欢其中的这句:"看吧,朋友们死了,每块墓碑上都涂抹着青春."写出了我们易逝的青春.很多人都说听这首歌会有止不住的感动,会忍不住流下泪来.另外一首,<纯洁>亦是如此,"跟随着她,青春无比甜美",你们看到其中的哀伤了吗.
  
  看谢强的博客,你时刻会感受到他的才华,无比哀伤而优雅的文笔,那些浓烈而带幻觉的爱,那些寂寞而失真的情绪,就如同他们的歌那样,吸引着你,吸引着你.
  
  乐队的专辑方面.
  首张专辑<MUMA>于1999年12月底在中国大陆发行.无比黑暗的风格.低沉的嗓音,浑浊不清的歌词,旋转的旋律,"成为对中国乐迷影响最大的'哥特'风格乐队(From 摩登天空)".我曾经有一个从来不听摇滚的女同学在深夜听这本专辑,第二天她对我说,在这么深的夜里听木马的这本无比黑暗的专辑,让她的血液有种向外的冲动,她需要有一个出口让这些沸腾的血液得到释放.
  随后推出的EP<YELLOW STAR>谢强称它为"一个过渡".
  第二张专辑<果冻帝国>在2004年9月发行.这本专辑给我的感觉是豁然开阔.前方仿佛一下明亮了许多,依旧黑暗,但是能见到依稀的光明.唱腔也改变了许多.向外.就是这种感觉.木马爆裂的唱着<美丽的南方>,"我内部的众神啊,准确的将我撕裂吧,使我在高处默然的观望,又在低处的狂暴中坠向轮转",世界仿佛被众神笼罩,我们躲在他们的怀抱中,偷偷哭泣,偷偷下坠.在美丽的南方.而<庆祝生活的方式>是献给鼓手胡湖的-----胡湖即将离开乐队."就用结束的方式去庆祝一下",庆祝新专辑的诞生,以及,胡湖新生活的开始.
  
  让我们沉醉在木马的低迷中,无法自拔.欢乐的旋转,暴烈的狂欢.
  
  (二)歌詞:
  无能的木马
  被分裂后的假人
  因爱而兴奋的脸
  陌生
  却紧贴着…
  
  这爱使人沉醉
  沉醉又使人忘怀
  像改变季候的群鸟
  牵引着你和我…
  
  而善变的我们
  无知并且轻狂
  于是 结束前的期待
  又轻松 又美妙…
  
  迷途深远 而冰凉
  而悲观而绝望
  不是吗?
  是我们曾经
  很执拗很深情地进入了它
  不是吗?
  
  你是我错乱之爱
  一个无法指认的方向
  那分明是永不能到达
  那是美丽的南方
  
  我内部的众神啊
  准确地将我撕裂吧
  使我在高处默然的观望
  又在低处的狂暴中
  坠向轮转
  
  迷途深远 而冰凉
  而悲观而绝望
  不是吗?
  我们曾经
  很执拗很深情地进入了它
  不是吗?
  乐曲曾是狂乱的啊
  是曾使我迷惑过的旋转
  如今它又 再次
  牵引着你和我
  
  在美丽的南方
  美丽的南方啊……
  
  
  這是木馬第二張專輯《果凍帝國》裏我比較喜歡的歌。向外,依稀看得見一點光明。不得不承認這張專輯相比第一張專輯來更加成熟,思考的東西更多。那個曾經青澀的少年已經成長,他不再哭泣,而是勇敢的站出來,勇敢的嘶吼。
  
  而謝強所唱的:“在美麗的南方”,那個南方是不是就是他在南方的家鄉呢。
  
  
  
  最近新聼了木馬以前的一些歌,發現《愛得像蜜糖》也挺不錯,還有《偉大的演奏家》挺有意思的。笑得那麽放肆。那麽無顧忌。就像上帝恩寵的孩子。大家都在一個開心的派對上。
  
  《愛得像蜜糖》。愛愛愛愛。“命運在你母親懷裏,刺傷你驚恐的眼睛…………黨你感到絕望,小子就握緊手上的刀柄……”愛情是什麽,爲什麽每個人都在憎恨它,又爲什麽每個人都離不開它。愛得死去活來又有什麽意義,恨得入骨又有什麽意思。愛情,不過就是一把溫柔的刀,憂傷的刺向自己,你卻依舊享受般接受了它。“在痛楚裏萬分甜蜜”就是如此。
  
  (三) 《愛得像蜜糖》開頭的幾聲“愛愛愛愛”聼起來就像是在嘆息,嘆息愛情是什麽,嘆息著愛情就像歌詞中那個小子手中拿著的刀,它溫柔的刺向你,狠狠的痛著,可是你卻仍然幸福的接受著它。愛情就是這樣,我們究竟該要嘆息還是繼續愛下去呢?不得而知。
   聼木馬的歌,你會沉醉在其中,優雅的哀傷著,或許在某一時刻,在你不小心的那一刻,你就變成了他們歌中的那個少年,敏感而脆弱,雙手持刀,怒視著街上來往的行人。
   最初看見木馬,是在《通俗歌曲》上,插頁中介紹著木馬的《果凍帝國》,文案上寫著:“獻給所有不喜歡大聲説話的人。”我立刻就喜歡上了這句話,喜歡上了这個不喜歡大聲説話.行事低調的樂隊。主唱木瑪是湖南株洲人,這讓我更加對这個樂隊感興趣——從湖南走出去的樂隊究竟會是怎樣的呢。帶著這個好奇心我去音像店尋找到了他們的《果凍帝國》。封面上那被強光遮住臉的男人伸出手,默然的對待空中的電話,接受抑或拒絕。猶豫抑或茫然。
   《嘴唇摘除掉》是首有趣的歌。黨我們有話而說不出口的時候,那感覺就是嘴唇被摘除掉了吧。而黨我們把嘴巴眼睛心臟被摘除掉的時候,我們便成了行屍走肉。
   當中最喜歡的還是《美麗的南方》。我愛那狂暴而旋轉的吉他,我愛那神經質般狂烈的嘶喉。我們在這美麗的南方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於是我們請求我們“内部的眾神阿,準確地將我撕裂吧,使我在高処默然的觀望,又在低處的狂暴中墜向輪轉。”我們需要解救,而解救我們,是音樂,是内部的眾神。木瑪在歌唱他美麗的南方,木馬在描述他美麗的南方,你們感受到了嗎?在美麗的南方……
   就是因爲這首歌的暴烈,促使我去買下了木馬的第一張專輯《MUMA》。一個銅色的小人兒坐在獨輪車上,緩慢的駛向遠方。
   在這張黑暗無比的專輯中,我找到了《純潔》,我跳起了《舞步》。我們在“啦啦啦啦”的歌聲中翩翩起舞,癲狂無比。我看到我們無比美好的青春,它們死在春天,被一群不知名的人塗抹在我們的老師我們的朋友的墓碑上。這是個美好的詛咒,我愛這詛咒,並且隨它起舞。
  
   (原稿寫于2005年12月17日淩晨6點10分。)
19 有用
5 没用
果冻帝国 果冻帝国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果冻帝国的更多乐评

推荐果冻帝国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