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旭东 | 风格,是一个人的宿命

发条蓉
2019-08-16 看过

如果一个人眼里揉不进沙子,可内心却是沙滩,会是一种多么纠结的感受。

写崔旭东,该从何下笔?

是从「最不靠谱的吉他手」众说纷纭的江湖传说开始,还是来印证祁又一老师说的那句「崔旭东或许可以改变中国的摇滚圈」;是剖析「乐队白求恩」古怪的脾性,还是客观地掂量一下星球撞树两张专辑的含金量?

2016年,星球撞树正式成军,崔旭东的音乐功力也伴随着「没有鸟的花园」「隐匿时期」两张专辑的问世逐渐显色,几乎独揽了所有作品的词曲创作,那个印象中浪迹于摇滚圈的神秘侠客形象突然变得具象丰满起来。


01. 星球撞树,属于成年人的精神家园

我们处在一个冷漠并且不宽容的时代里,虚情假意和现实主义的庸俗大行其道,思想凝固在混凝土中排斥异己。在社交场所中,即便从未谋面的人也可以成为相互的知己。当然也许我们曾在另一个世界相识,谁知道呢。— 崔旭东
△ shot by 池磊

「没有鸟的花园」与「隐匿时期」发布时间相隔了两年,崔旭东将其沉浮十多年来的音乐积淀,寄托于一座名为「星球撞树」的家园,落地生根,蜿蜒滋生出承载了现实、孤独、自由独立思考的抱持空间 —一个属于成年人的精神家园,安全又温暖。

这个世界光怪陆离,人心不古,现代化进程不断蚕食着原始的好奇与纯真,水泥丛林吞噬了阳光雨露,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温度。纵使百花齐放硕果累累,移步异景别有洞天,所有的景致都显得不再灵动可人,目之所及的这些肆意生长的附丽如入侵生物一般,愈美艳愈可怖。

当自由的双翼被无情砍去,鸟儿的灵魂只能被禁锢在精致而冰冷的铁笼里,向死而生 — 这是一座没有鸟的花园。

崔旭东是坦诚的,他心知肚明自己过往的生活是一团糟,也许现在也一样,只能带着伤痕和疑问,在充满谎言的世界里寻找真诚。所以他说:

如果星球撞树是一个人,「没有鸟的花园」则记录了TA一段没有情感往来,孑然一身的特殊感受。就像一条漫长的路上充斥着天真与经验、美好与痛苦、真诚与欺骗,然而最终这些感受也只能禁锢在一些音乐段落里,与现实无关。

△ shot by 田鹏

两年后,崔旭东将其钟情的隐匿情结再次投射到「隐匿时期」中,为一颗又一颗绝望的心写下孤独的漫步续篇。

如果说「没有鸟的花园」的精神底色还略显阴郁消极,那么到了「隐匿时期」,星球撞树想要一头撞破囹圄桎梏的决心已经显而易见了。所以专辑的封面上一架名为「星球撞树」的飞艇在道路尽头冲向虚伪的镜像画面。

而崔旭东则像一位举着胶片机扫街的人,冷静旁观,记录下纷繁庸碌下的现实意象— 椰子树下的黑水晶闪耀着情欲的诱惑;「尊严」先生低头思考存在的意义;那位名叫雷利亚的姑娘这次又将启程何方;浪花还在浪,普通的她依旧那么普通;宇宙的奥秘与人类带不走的忧伤全都隐匿在了迤逦的星空里。

人各有异,生而平等,当我们接受了参差百态乃幸福本源的真相时,欢迎你加入成人的毕业典礼。

△ shot by 田然

02. 与每一个独立且平等的人格用音乐对话

2019年4月5日,我头一回因为要看一场 livehouse 而激动地忘记带手机,走入熟悉的育音堂,昏暗沉闷的墙壁与音响上贴满了曾经燃动此地的乐队 logo,台上静默地躺着两把吉他,我无心揣度崔旭东这次借了谁的琴,只有一件事令我兴奋:终于可以听一听星球撞树的现场了。

△ 隐匿时期巡演歌单 shot by 发条蓉

没有一句废话,「走在国家大街上」利落开场,把我拉回第一次听「没有鸟的花园」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感觉。纯正老练的布鲁斯音阶,悠然流畅的 bassline,崔旭东捧着吉他,还是那副标志性地骚情弹奏姿态,这次张超没有来。

星球撞树一上来就毫不吝啬地用强劲浓烈的根源音乐注满整个育音堂,三曲过后,新专辑「隐匿时期」的曲目上演,崔旭东已经汗流浃背弹断了一弦。

△ 2019.4.5 上海育音堂 shot by 发条蓉

崔旭东自己也表示过,很多人在他的作品里听出了民谣的意味或许是因为他习惯于用吉他创作。所以当流行与摇滚碰撞到一起,并从布鲁斯的海洋中搅动出多愁善感时,星球撞树的音乐中所体现的苦乐参半反而显得浑然天成。

△ shot by 发条蓉

我也思忖过这样的问题:一位到处借琴、演出前说消失就消失、被乐队「开除」过最多次数的吉他手,以及那些啼笑皆非的「江湖恩怨」…在「得罪」了一长串滚圈响当当的乐队和音乐人之后,崔旭东如何还能自由自在地混迹于江湖并且受人尊敬?

一睹完他们的现场魅力,我才明白以上所说的这些,的确是崔旭东的风格,但风格,是一个人的宿命。

△ shot by 发条蓉
如果一个人眼里揉不进沙子,可内心却是沙滩,会是一种多么纠结的感受。— 崔旭东

当这位行色匆匆的浪子将其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和锋芒毕露的创作才华尽情展现时,他的真实与诚恳仿佛能够颠覆自由散漫、放浪不羁的印象,那副一目了然的「顽劣老灵魂」竟变得温情柔软起来。

△ shot by 发条蓉

当崔旭东将他的创作首次集体亮相时,我们在两张专辑中既窥见了他的痛苦与挣扎,也感受到了他用极为坦诚的态度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与每一个独立且平等的人格用音乐对话的美妙。

03. 鼓手张超归队,星球还会继续撞树

言归正传,这次有幸邀请来崔旭东做专访,也是想借机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鼓手张超正式归队,并将参与星球撞树新专辑的制作。

△ 张超

崔旭东与张超是相识了二十多年的发小,前两年超哥忙于孩子上学的问题,在「没有鸟的花园」发行后暂时离开了星球撞树,同为中国独立乐队中的老面孔的吉他手田鹏差不多是那会儿加入进来的。

△ 田鹏

兜兜转转之后,几位在石家庄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又聚到了一起,回归到星球撞树这个共同的家中。都早已过了年少轻狂的阶段,多年来在音乐与现实中的磨砺也让他们更加果敢地去探寻彼此共同的喜好。

△ 张超

星球撞树成立后的第二年,就获得了中国摇滚迷笛奖年度新人的提名,同时凭借「没有鸟的花园」荣膺阿比鹿年度新人奖。「隐匿时期」巡演刚刚结束,这支全由老面孔组成的新乐队,正以其醇熟真实、融会贯通的摇滚方式吸引着越来越多乐迷们的关注。

△ shot by 发条蓉


发发牢骚毫无意义。所以摘取我几篇流水账一般的日记,我想它一定不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崔旭东

2018年6月28日 星期五

在一段纠结的梦中醒来,我要戒酒!我要积极地面对自己!昨夜的宿醉令我昏昏沉沉,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下午三点钟我放弃了戒酒的想法。拿起了一瓶红酒,开始续杯。

在喝的过程中,慢慢地打开了我的自闭,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头脑异常清醒。想到这两年因为酒精体重不断的飙升,一切都好像太自然了,物是人非。接近傍晚的时候,我弹了大约两个小时吉他。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越弹越烦…

我怀疑自己会不会和我的吉他越走越远,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伴随着 J.J.Cale 的唱片,在他的音乐里加点我的吉他,和他一起玩儿会音乐舒缓了我内心的一些阴郁。

2019年6月21日星期五

昨晚和张超聊天到很晚。很久未见,他变黑了一些,健壮了不少。我们确定了今年一些关于乐队的计划,总之慢慢来,现实总是会和想象中不大一样。然而乐队像是每个人的灵魂避难所,总是会带给你很多力量。

田鹏从网上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湘菜馆。我们步行了十分钟左右,进店以后没什么客人,下午四点多应该没什么人会来吃饭。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田鹏推荐了一款白酒,我们四个人边喝边等调音的通知。起初大家喝得还是比较拘谨,但因为大雨的原因音乐节现场设备无法正常运转,所以调音取消了,对于喝酒来说这倒是个好消息。

不用顾及后面的工作,我们便频频举杯。四个人喝了两瓶白酒,无数的啤酒。我记得田鹏喝完白酒补了两三瓶啤酒的时候就趴在了桌子上,后面的事情我也忘了,反正也没什么值得记住的。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沮丧的情绪和酗酒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导致事故。但是突然间,它变了。因为事故证明我们能够将世界带进我们的踪迹里,而且在不幸中,我们还保留了某种权利…任何曲折的事情都会令人记忆犹新,当然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有那么多的曲折。

最后,祝愿大家的生活充满希望,简单快乐。

△ 摘自崔旭东日记


*本文配图如有商业用途请先与我联系,谢谢!

新浪微博@发条蓉,约稿请私信。Thanks for your time.❤️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沒有鳥的花園的更多乐评

推荐沒有鳥的花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