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许巍

hafe
2006-04-15 看过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许巍的绝版青春2006北京演唱会,印象中不记得他以前有过类似的表演,就当下来了,心想就像当一部垃圾电影,看一眼就删吧。晚上闲着没事,就看了。
许巍满面的灿烂笑容、精心梳理的发型和满场的疯狂歌迷完全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我开始都是一边干别的一边开着窗口听,后面当故乡前奏熟悉的旋律响起时(老点的吉他谱上很好找),那段拨弦开始拨到我的心上,乱了。抬头看,熟悉的面孔上早已满布汗水,在欲望涌动的灯光下,一颗颗,泛着温润,无奈的躺在抬头纹里。
看得出,他很疲倦,即便一直迷着小眼睛挤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现在在网上要避开许巍的影子很难。前阵子还看到乐评人李皖写篇文章说,许巍是个投降派,许巍变节了,许巍向这个商业、世俗的世界投降了,还说“倒许党”都是许巍的狂迷。我问自己:我算什么?
听许巍和不听许巍都很久了。有人说听许巍的人都是音盲,都是迷途的可怜羊,都是理想主义的爬虫。我不知道别人听了怎么想,可我的确就是。听许巍的时候没有想法,想法都在歌里面,当听出想法来了也就注定我们要分手。
2002许巍出了《阳光漫步》,在街头看到专辑海报别提多兴奋了,两年那,从2000年的《那一年》之后,我们都等了两年了,就知道他在西安的破房子里和我们一起闷着那。买了一张回去跟同屋一个兄弟分享,他看都没看拉着我冲出去又买了一张(那个年头CD包里正版的碟就这么几张)。然后整个下午,两个人像小朋友听故事一样安安静静并排坐在屋子中间听着。感动啊,许巍给我们的太多太多。但后来听着听着,不自在了,李延亮(吉他)张亚东(键盘)张荐(键盘)已经离开了,当然许巍的歌声还是那么许巍,梁剑锋的吉他华丽得让人感动,几首歌俨然一本精装的心灵鸡汤。但这不是我要听的许巍——我不懂多少音乐,就是听感觉,所以我认可的只是我的许巍。再后来《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很快就又出来了,许巍已经完全成了流行歌手了,张楚说“我觉得你挺有思想”,我们真的就信了,一信就是五年。
那一年是我最艰难的一年,失败再次来袭,以前常常在无人的时候躺在那儿望着天花板听《故乡》听《在别处》,现在不对了,许巍的生活一切都是崭新的了,他已经找到了他的完美生活,他开始出现在大小媒体,他已经红了。那阵子难受极了,就像一个相处了很久的老朋友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说,哥们儿,我失陪了,先走了。当许巍频频在电视上露脸,当大街上理发店开始肆无忌惮的放着完美生活,当朱军的鼻涕也甩到了他的脸上,当许巍说“做音乐只表达生活,不在乎是否摇滚”(其实这是郑均先前的话),我愤怒了,我彻底失望了,我将他和王小波一起扔到箱底。


那是个让人一再失望的年代,游吟诗人早已不知去向,朋克何勇精神崩溃,汪峰被一颗幸福的子弹击中,郑均许巍亦然中产,剩下的散兵游勇们都在拼命的出怀旧专辑。94年的红勘只剩个红旗下的蛋壳,我却还在黑色梦中梦回唐朝。


记得当年大学里常和一个哥们儿聊摇滚。廊坊人,一口京片子,讲小学就听新长征,初中就开始买黑豹买麦田,我说我高三才知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他得意的朝我脸上吐着烟圈。当时聊得很投缘,我们无话不说。但后来我变了,我开始上课,开始看书。他还是抽着劣质烟在村里(学校边的网吧)做着他的传奇王子,我却搬到外面租房子独居,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在补考前团聚了。虽然我的痛苦从来没有减轻,但是我们俨然已是陌路人,在一起的话也少了,他看我的眼神也变了。我知道他有一颗不肯媚俗的心,而我为了不媚俗却选择了最媚俗的勾当——考研。我只记得歌德说过,为了理想,人可以卑鄙的活着。


去年看到几个人凑在一起做着纪念张炬。人是齐了(除了那个否定过去一心玩起纯正音乐的家户),但是音乐却还跟死人躺在一起,纪念又有什么意义呢。


许巍的专辑其实后来都还有买,过去怎么想那是过去,那一年还是那一年,我知道他一直都在认真做着他喜欢的歌,歌的变化是固然和他的境遇好转有关,作为朋友我好像又找到一点替他开心的理由。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你的眼泪欢笑全都会失去

所以我们不要哭泣

所以我们不要回忆过去

所以我们不要在意

所以我们不要埋怨自己

一段混乱的文字记载内心的感动,就像许巍自己说的: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
22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留声十年 绝版青春 Live In Beijing 2005的更多乐评

推荐留声十年 绝版青春 Live In Beijing 2005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