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驻于心

瓶子没大脑
2019-07-16 看过

首先我知道杨桃是产于南方,那可能就是南方的春天。

开春儿:很短,南方的早春就这么短吗?不像《春分拾琴图》那样,光早春就描述了好几曲。看着绿色的杨桃牙齿会泛酸,所以这段曲子听上去有点酸爽。

出门儿是山:重复的节奏、明快秀丽的箫声,听着像是南方的茶山和梯田山,人头攒动,程之字形往山上移动。山上会有那么多农民吗?太夸张了。不过我又知道了!是游客!

雨牌五零:莫非是那种占卜的卡牌?象征最后终究会好转?

绕早儿大贡:一开始以为描述北京老娘们儿赶庙会的场景呢,后来搞明白了,这是做大贡:德昂族群众性的宗教祭祀活动,窦哥这是来云南了,来参加当地佛爷讲经来了。所以当地人们住的是竹屋,依山而建,明白了第二首曲子,出门儿是山。网上有资料,我也不太懂佛事,瑟弹奏的纯净清丽,圣洁无比,真的带出一颗虔诚的心,听说过滇藏一带老百姓虔诚理佛、终生信仰的事,曲子里反反复复的节奏传达出上贡的流程,庄严、认真、按部就班,最后虔诚的信徒听佛爷讲经。

绕午三先:最开始还是以为北京老太太中午给佛像上香呢,不明白窦唯做这样音乐在干嘛,以为是快雪堂乐记的边角料拼凑到一起给下里巴人听的,是不是很好玩?听明白后就知道了,香客们中午应该还是有个仪式的,重复的节奏没有那么忙碌了,宁静肃然,再次祈求神明护佑,诚心诵经,毫无杂念,念的哪部经我也不知道,就是很虔诚,听的我心里一阵泛酸,想哭。

夜色五二:到了晚间,来自全国的香客们各自休息,同行的有北京老乡,还有孩子,以扬琴为主营造出一个温暖的夜晚,窦绍儒的箫吹的昆山玉碎,老爷子功力深厚啊。

二贡不给车:一开始就听到人们打牌的声音,说明旁边的朋友开始晚间娱乐了,又出现了繁繁复复的节奏,窦唯又开始念经了,文智涌的笛子吹的是不是有点漏气呢,还是说录音效果太好了,请恕我冒昧,念着念着又出现人们打牌的声音,说明分心了,紧接着又开始紧锣密鼓念起经来,又出现了掷骰子和打牌的声音,此时已经不受影响继续诵经。

挑灯绕十零:念的太投入了,加班再念。

落雨垂帘:南方的春雨不同于北方,来的快,来的急,不像《早春的雨伞》那样。

外面的山川沐浴在雨水下,箫声、古筝非常形象的把雨景描绘在脑海中,说明窦绍儒和项绮春都经过非常正统的训练,功力深厚,下雨天的时候总是会让人浮想联翩,一种缓慢的、重复的节奏一直伴随着整首曲子,像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自我鞭策一样,更像是在心中默默念着什么经书,没错,诵经一直没有停止,悠扬的箫和琴把漫山遍野的绿色都浇透了……

如上。

心中亦随之念念有词。

1 有用
0 没用
杨桃院儿 杨桃院儿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杨桃院儿的更多乐评

推荐杨桃院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