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欢乐

我是女人
2006-03-08 看过
完成于2004年9月

有许多殉道者的音乐都是因为乐手的暴毙从而使它的社会意义超越了音乐性,像一种非健康性的心理暗示,或者是一次代价昂贵的广告。并且我开始一个敏感的人在死亡之前是有预感的,这种预感往往化作一股创作的阴暗情绪并通过其作品展示在世人面前。与撕心裂肺的发泄或是耸人听闻的控诉大多无关,大多数时候他很安静,甚至还充满了思考的智慧:一点点黯淡的忧伤,一点点迷失后的眩晕……而喜爱这样作品的孩子们大多无意识借助这样的工具进入到一个“自我剖析”的危险处境:一齐沉沦或是最终的自我放弃,愈是被移情折磨的疼痛不堪,愈是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对于丧失了色调的黑白之美, Ian Curtis是偏爱有加的。与他的前辈Sid Vicious不同,这位每天重复着成名与自毁白日梦的英国病人更习惯于将自己笼罩在丧失了光泽的阴暗色调之中,眼神中则透露出标志性的癫痫与无助。暴戾与平静的矛盾贯穿了Ian Curtis音乐的每一个章节之中:吉他与贝司的胶合是分裂与偏激的,若隐若现的键盘则无意识的延续了这样激烈的情绪,从而被Ian Curtis窒息而抑制的声线完全的牵引,与低沉、嘶哑但节奏鲜明的鼓点融合在一起,仿佛一个不断下沉却飞速旋转的旋涡,不断将听者拖入其中。
      所以当一身黑色雨装的Ian Curtis无头苍蝇般放肆的在舞台上摇晃着双臂开始旋转时,我总在想,他或许是在选择一个漂亮而华丽的跌倒方式……
55 有用
4 没用
Closer Closer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Closer的更多乐评

推荐Close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