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许巍不需要形式上的东西

小小风也
2006-02-03 看过
听许巍是因为一位朋友,我们两个去旅行,平缓的山坡到处起伏,没有难度没有自虐,我一路小跑,看银杏金黄落下一片片铺陈在山道上。风清云高,秋天的天空多灿烂。他说你唱个小曲吧,我就唱了<执着>,他说许巍嘛,哈哈哈,我喜欢,原来他没听过田震的歌,只知道许巍自唱版的<执着>。
回去后他送我一个<时光漫步>的旧碟,他总后悔买少了,送人不够。再后来我拿到D版<在别处><那一年>,都是经典,太多人赞美过了。最后,买了正版<每一刻都是崭新的>,题目取得好,这是崭新的时候,许巍被加入了新元素,成了不是许巍的许巍,很多人提到他们的失望。失望在所难免,如同摇滚乐被岁月磨砺风采不再,许巍也一样改变。如果十年的不公和煎熬后他依然是那个风清云高,敢爱能恨的他,那样的神奇固然值得感叹,但生活恰恰十分诚实,说改变就能真的改变一个人,即便方式非常残忍,即便他是许巍。
然而在这张据说让人失望的碟中,我们听到了<旅行>。在城市的喧嚣中许巍悄然传递着信息:他仍然活着,而且似乎较以往更为坚决,“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许巍终于掌握了大写意的笔法,取法上古纯朴自然,“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在漫天怡然自得的小情小曲中,<旅行>如同一张夹在书里的名片,确切地记录着某位旧友的生命气息,让失望翻书的人嘴边浮起微笑。
当惨淡生活有所改变,去年八月许巍在上演了<绝版青春>北京演唱会,他自始至终以T恤出场,一把吉他,和旧友们一起复习了他的音乐情怀。不做互动,唯一的演唱嘉宾是田震。也许没有田震出场会更好,尽管她也是实力派,但放在<绝版青春>上出场,略显寒颤。
不听现场版,不会那么直接地感受许巍的力量所在。最后一曲<旅行>的曲尾声中,他咧开大嘴一路笑着穿行在舞台--这是唯一一次穿行,观众们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曲,许巍没有返场的安排,他不过用笑来告别罢了。那时候我的眼泪铺满电脑屏幕,听众可以有很多种理由为一首歌流泪,但在许巍告别的微笑里我只为音乐而泪。
春节时许巍出现在上海的流行音乐某榜颁奖现场,我在同事家看见他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个长相略近丑陋的,拼命摇摆身体以跟上伴奏带子的男人。那已经不是真实的许巍了,那只是一个被迫向城市假以微笑的男生。我很明白在早先的演唱会上许巍已向我们做过告别,那晚唱到欢喜时他倒背着吉站在舞台上,双手紧搂着话筒,轻声诉说着心情,八字眉和微闭的双眼带着某种动人心魄的舒展和宁静。
纯真的话题也许成了绝版,但必定永恒。
2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留声十年 绝版青春 Live In Beijing 2005的更多乐评

推荐留声十年 绝版青春 Live In Beijing 2005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