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以及《Where The Wild Rose Grow》

monosolo
2006-01-16 看过
阳朔以及《Where The Wild Rose Grow》
 
作者:monosolo
写于:2003年
 
上个周末的时候,去了阳朔,是陪一个深圳的朋友去的,他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一个北京的女孩,因为那个女孩到了阳朔,所以。。。。

算上这次,今年我去了大概9次阳朔,这让我开始腻味。自从阳朔被称为小资圣地之后,这里和拉萨一样,已经成了臭大街的地方,不复93年我第一次到阳朔感受到的那种民风淳朴。

陪客总是无所事事的,我无聊的在KARST CAFE门口的阳光下坐着,左手边是半个吃剩的批萨,右手边——哦,我的右手边是这个东西——10分钟前我在转角那家音像店的角落里找到了它。

[img]http://soultrap.myrice.com/images/nick3.jpg[/img]

Nick Cave《MURDEN BALLAD》,这熟悉的封面仿佛勾起了一些记忆。。。
 
那是1998年,那年的几乎整个冬天的夜里我随着这张专辑入眠,听专辑中的那些人是如何一个个用千奇百怪的方法死掉.

那个冬天听了几百遍专辑里那首《Where The Wild Rose Grow》,听Kylie Minogue和Nick Cave唱出这个死亡气息笼罩着的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All beauty must die...”。

97-98年的我黑暗和愤怒,在Portishead、Nick Cave&The Bad Seeds、The cure、P.J.Harvey.....的音乐中沉迷于“暗地病孩”网站与muslab.com。
在国外的黑客网站疯狂搜寻音乐软件,倒背如流盗版win97的注册码、在一台奔二电脑上开始熟练的使用Cakewalk、XGedit、Guitar Pro ....宿舍床头就是KORG M1合成器和YAMAHA MU100,拥有一把IBANEZ吉他与KORG 411FX效果器,磁带和打口CD堆满书架,房间里满地都是电缆。。。。。我是如此的沉迷在音乐的世界中。

4年多过去了,如今的我混迹于地产与广告圈,用总经理头衔,谈判时打的领带,手里拿的PDA手机以及在酒吧里只喝BLACK LABEL强装成功人士,而CD架上落满灰尘,mp3随身听里装的是新概念英语。

而当年和Nick Cave一起合唱《Where The Wild Rose Grow》的那个小姑娘——Kylie Minogue,对,就是你们都认识的那个凯莉米洛,被英国《Heat Magazine》杂志选作演艺界最最性感的明星。

一切物是人非。

偶尔重装系统无聊等待时会弹一下吉他,但是2分钟后就发觉左手指尖开始疼痛。

音乐,早已弃我而去。

2003年10月,阳朔西街的街头,我疲倦而茫然,《Where The Wild Rose Grow》在记忆里某个角落苏醒,我突然想起从前我在QQ上留下的一句话:

“终有一天,我会变成一个面容忧郁,头顶微秃的中年男人。”
2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的更多乐评

推荐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