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如此春光

vanessa
2006-01-06 看过
终于整到了<<春光乍泻>>的原声,好棒!毕竟是初中就梦寐以求的.最喜欢的王家卫的片子就是这部,记得初中写周记时写到这个,末段结尾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如此美丽",结果引来老师评语"难以理解"...还好,没有叫我重写.
  
  这张最有名的曲目莫过于巴西国宝级的盲人歌手caetano veloso的<<cucurrucucu paloma(鸽子)>>了,这首非常有名,后来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在<<对她说>>里面也用到了这首歌做主题曲.不过我觉得veloso的新歌--为<<爱神>>做的<<michelangelo antonioni>>更有味道,有种梦的气味.遥远,哀愁,又很温暖,和电影中的意象特别吻合,水中漂浮的倒影,男男女女,各种形态.而且连歌名都不忘调侃导演一把,非常有趣.
  
  不过更给我意外惊喜的是,<<春>>中让我印象深刻回味良久的那支TANGO真还是Astor Pantaleon Piazzolla的,总算找到"源"了.也真算有"缘",这几天正刚接触到这位阿根廷的探戈教父,买了张<<季节>>,但总觉得不如那支探戈味儿重,幸好没有妄下结论,毕竟自己才听了一张而已,可能是他晚期的作品了吧.电影里的这支Prologue真的很爽,节奏是明朗的,但神儿却是压抑的,和电影的气氛,那样的影象语言十分契合,TANGO里的阿根廷,热闹却又寂寞.孤独,终究还是孤独的,就像电影里的张国荣和梁朝伟,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分开是孤独,在一起也不过是在异国相互舔嗜着孤独的伤口,还是孤独.
  
  喜欢南美的那种散漫,散漫中人无比快活,散漫中社会有了中"出世"的气质,跟太"入世" 的美国恰恰相反,他们活在边缘,活在世外,或是说,他们像世界尽头的人群,少了无数硝烟弥漫.世人对那儿都是有想象的,印象中好象香港人就比较爱臆想那个地方,危机感重的人群随时都会留一个可以逃的地方.欧美太贵,不适合平民,东南亚太乱,平民也嫌不够安全.那就远一点吧,到南美去,仿佛那里是逃难同时又能从容怀揣希翼的唯一尽头,不管是<<春>>中一直想要从头来过的张国荣和梁朝伟,还是<<半支烟>>里只对舒起的画像怀有感情的曾志伟.在巴西,在阿根廷漂泊会更有一种漂泊感,那里的快乐与悲伤那么纯粹,我们的语境好象都融不进去.尤其听着探戈,恍然间总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怀旧的气质那么浓,就在这旋律中,那里的世界像静止在了某一个过去的时刻,不曾改变过,快乐和忧伤都是固定的.也许是由于一无所有吧,所以一直忧伤着;也许正也是因为一无所有吧,所以一直都是那么快乐.
  
  除了TANGO,我还很爱巴西的BOSSANOVA,它是快乐进了骨子里的,跟某些时候TANGO的忧郁成了反面.及时行乐像是它的宣言,BOSSANOVA那么快乐把人也经常感染得惬意起来,有种冲动想马上冲到巴西,在某个傍晚的海滩,轻歌曼舞,大快朵颐.然后,累了,就陷进沙滩里,微笑着看着人群,再惬意地睡去.
  
  后来看了很多南美的电影,尤其是我们家盖尔的公路电影<<骑士日记>>简直是一部导游图.我对南美是有神往的,奔放,单纯,忧伤,怀旧,我一厢情愿的给它贴上各种我理想化的标签.这一生中,巴西肯定是要去的,当然还有<<春光乍泻>>里的那个瀑布,那个象征,那个他们两个人始终没有一起到达过的地方...最好,我是要两个人去的.
  
  
  
  PS无意中居然找到了Cucurrucucu Paloma的歌词和中文大意,在这粘一下:
  
  Cucurrucucu Paloma
  Caetano Veloso
  
  Dicen que por las noches
  Nomas se le iba en puro llorar,
  Dicen que no comia,
  Nomas se le iba en puro tomar,
  Juran que el mismo cielo
  Se estremecia al oir su llanto;
  Como sufrio por ella,
  Que hasta en su muerte la fue llamando
  
  Ay, ay, ay, ay, ay,… cantaba,
  Ay, ay, ay, ay, ay,… gemia,
  Ay, ay, ay, ay, ay,… cantaba,
  De pasión mortal… moria
  
  Que una paloma triste
  Muy de manana le va a cantar,
  A la casita sola,
  Con sus puertitas de par en par,
  Juran que esa paloma
  No es otra cosa mas que su alma,
  Que todavia la espera
  A que regrese la desdichada
  
  Cucurrucucu… paloma,
  Cucurrucucu… no llores,
  Las piedras jamas, paloma
  ¡Que van a saber de amores!
  Cucurrucucu… cucurrucucu…
  Cucurrucucu… paloma, ya no llores
  
  
  人们说夜里他会彻夜哭泣,
  人们说他只是吸烟喝酒,
  人们发誓上天听到他恸哭也会动容。
  他为她受了那么多苦,
  即使在他临终时还呼唤着她的名字。
  
  咕咕咕……他在歌唱
  咕咕咕……他在欢笑
  咕咕咕……他在哭泣
  ……他死于致命的激情。
  
  忧伤的鸽子一早前来歌唱,
  飞到那间孤单的小屋前,
  小屋木门大开。
  人们发誓那鸽子定是他的魂魄,
  他仍然等待着她。
  等待那可怜的女孩回来。
  
  咕咕咕……我的鸽子不要哭。
  石头和鸽子永远不会知道。
  他们如何会知道什么是爱情!
  
  

4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Happy Together的更多乐评

推荐Happy Together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