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辣辣

阿winter
2005-12-28 看过
    林二汶這樣的女同學,原本是不應該來唱歌的。容祖兒從前被人叫“豬扒”,她就是整牛整羊了。跳起來舞臺地板也要抖三抖的。但聲音實在是好,唱起《丟架》你想不出是這樣胎本的一個小姑娘,有一把血盆大口的。總之這傢人家大概前世做過什麽孽的,生了兒子喜歡男人,生了女兒又像男人。還好沒有生第三個,否則真的想不出要變成什麽樣子了。
 
    但是她的聲音是真真正正的女人味十足,不是女孩味十足。猶記得當年第一次在“獨樂樂演唱會”上看到她,兩個小姑娘穿一式一樣的白色套頭衫,眉毛都粗得像毛毛蟲一樣,大力地彈吉它,“始終一天你會發覺我還愛的起,哦~~~~~”急吼吼趕任務的腔調,鏗鏘程度和今日楊千嬅唱《相見好》一樣。第一張碟裏面,也多是硬淨的假小子派頭,清新爽利。“一見你就笑”,然後哦哦亂叫。一年后就學會了放軟聲音,低泣暗訴。

    聼返她的初試啼聲,是劉以達那張《水底樂園》裏的《作狀》。隱身于茜利妹少爺占與阿哥的3P中,把聲真是卜卜脆到如出膛小鋼炮。
“訓一覺,氣清朗,大戰后,便上岸”,不知道爲什麽我總是聼成什麽“左青龍,右白虎”。

    還有當年林一峰沒出名前混在滾石可樂的歲月,上傳的歌裏有一首她唱的《sleepless with you》,“怎麽是你,怎麽是你”,是在耳朵邊上的細語,搔動你耳髩髮梢,轉頭尋人卻茫茫無見,於是一陣惆悵。回想下來,這兩年她其實也沒什麽進步,只是,祖師爺真是賞飯給她吃。

    後來的《never been kissed》,還有這次的《才女》,也是走這條路綫的。她會煽情,ellen會苦情,一味走剛猛的暗黑路綫,倒是笑起來如花燦爛的一個小姑娘,滿可以吸引痲甩佬叔叔們。

    今次的唱片就是一部床戯,不知道是不是于逸堯和楊小姐傳了緋聞的關係,原本寫出來的歌詞都是清淡搖曳的,《青春》裏一反常態地生猛起來,濃油赤醬倒像周燿煇修改過的了。香港本來有一家談性談得很有勁的樂隊叫粉紅A,專好這一口擦邊球,別無分號的,如今卻有人來搶生意了。想想看也很有趣。

    粉紅A的主唱叫許日元,剃一個精幹的勞改犯頭,眉眼倒很清爽聰明像,難得的獨立樂界可以看看的男人,只是那種吃葡萄吐葡萄籽的唱法,始終是無緣接受了~~~~~

    沒聽到歌曲只看到歌詞的時候,我是最喜歡陳浩峰填的那支《don't worry》的,一串一串的明日明日,有一種絕望的、孤注一擲的放縱氣息。誰想到是嘎開心的一首歌,真真是沒有勁。
44 有用
6 没用
变变变 变变变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变变变的更多乐评

推荐变变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