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不死

老妇女
2005-12-26 看过
看到这张碟了,把以前写的贴上来:


民谣不死,张楚之后再次几乎被某人打动!

这人是尹吾。无意中看到的,后来发现网上此人资料不少。是不是已经流行了一段了?反正我一向后知后觉。
无所谓,今天晚上听到了尹吾。
那首《出门》的确很打动人。词且不说了,大师之手(这两年卡夫卡变成流行元素了,汗~`)旋律,还是挺震的。也许是很久没听到了。
冷不丁拔出的一嗓,有振聋发聩的意思。个把咬字,又让我想起了心爱的钟鼓楼。
可是那首广为称赞的《或许》,却让人凉了半截。不要这样嘛,初中对舒婷的迷恋,现在居然看了歌词就浑身发抖,就象一不小心又看到琼瑶胜年期作品时的症状一样。怎么会这样呢,有些句子怎么跨过了一两个时代就面目全非了。
再就是,这哥们,普通话说不标准,咬音能听出来。我不是喜欢普通话,只是听出来了,心里微笑了一下。
那首《你笑着流出了泪》词也一搬,后半段堆砌地过犹不及了。始终差了那么一口气。或者也始终多了那么一口气。
张楚的石破天惊终于不再拉。二万,二万!!!
看到有小杆子们叹着,我们的青春,伴我成长的尹吾云云,有点哑然。活着就是受罪,也许真的变成了时代最强音。
相较而言,还是更喜欢尹吾的自述,大白话:


听音乐是幸福的,做音乐是痛苦的。但没想到,会疼痛至此。

写第一首歌是在十年前了,为此在北京已滞留了将近六年。其中的曲折、种种的遭遇、复杂的感受,难以言表。即使我能够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可以造就的故事。它既不传奇也不香艳。

一盘录有自己的歌唱的磁带,在少年时,或许只代表着一个色彩斑斓的梦幻。来北京后,则逐渐变成了一种责任,因为它耗费了那么多的年华和钱财,承载了亲人们那么多的帮助和期盼。而到现在,却已是一个既抽象又具体的象征了,一个与异己的命运殊死相拼的象征。为了让这场"相拼"有个结果,这些年,我感觉自己就象一只在窗玻璃前百折不回的苍蝇,放弃或者完成,都倍感力不从心。大多时候,只是顺着生活的惯性一味的扑腾来扑腾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许多人象我一样,除了每天干活、微笑、散步、向坏人致敬、为鸡毛蒜皮烦恼,在许多孤寂的夜晚,我偶尔也会陷入漫无边际的回忆,陷入那些时光流经我脑海的时候留下的每个小小的旋涡。挣扎的同时,我的喉咙里就不由自主的涌动着一些记忆沉闷的声嚣,后来有人告诉我那是歌声。

我的歌声和我的音乐在这个时代显得有点老旧了,但是我想,音乐的意义,不仅在于取悦我们的耳膜,更在于它能通往我们的心灵,唤醒一些情感。也许这就是我能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原因。 ”

仔细听来,小半生也在里面了。
夜深人静里,听《出门》,的确有些鼻酸。

向前走,这就是我达到目标的唯一办法。实在喜欢这句,想着想着,就有点迷糊了。他唱着:“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这就是我的目标。”
可是...........离开之后呢?




出门

歌手:尹吾

我吩咐把我的马儿从马棚里牵出来.
仆人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便自己走到马棚,
给马备好鞍,骑了上去.
远处传来了号角声,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不知道,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在大门口,他叫住我,
问:"您骑马上哪儿去呢,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说,"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向前走,向前走,这就是我达到目标的唯一办法."
"那么您知道您的目标了?"他问."是的"我回答,
"我刚刚告诉你了,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这就是我的目标."
"您还没有带上口粮呢,"他说."什么口粮我也不要."我说,
"旅途是那么的漫长啊,如果一路上我得不到东西,
那我一定会,死的.
什么口粮也不能搭救我,
幸运的是,这可是一次,真正没有尽头的旅程啊"
2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的更多乐评

推荐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