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rimosa最为成功的专辑

Di
2005-12-18 看过
两年前意外在家旁边捡到两张Lacrimosa(安魂弥撒,或译以泪洗面——拉丁语)的专辑——《Elodia》(爱、恨女神 1999)和《Fassade》(虚幻 2001)。《Elodia》中伦敦交响乐团(似乎他们常常凑活摇滚的事)的参与很自然得到我这样半吊子古典乐迷的欢心,融合了激愤的架子鼓和我所喜爱的弦乐合奏,主唱Tilo Wolff明显孤傲而震慑力十足的嗓音以及女主音Anne Nurmi节奏、动感和弹性都无可挑剔的唱腔和键盘用动人心魄形容并不为过。古典乐的加入并不像当年皇后乐队那种一副洗净铅华的样子,Lacrimosa做的仍然是摇滚该做之事——内心狂野在声响上的升腾。我认为Lacrimosa于1999年走上摇滚歌剧之路后,虽不再适合聚众闹腾的一派星光摇曳,那种内心压抑许久的激情在一瞬间得到的梳理仍不亚于聚众得到的快感,事实上我认为Lacrimosa在考究的古典音乐厅上演,配以乐池中顶级交响乐团的配合,才能劲道十足。

中文Lacrimosa介绍中我觉得比较可靠的来自《前衛金屬誌》:

    ……乐团以小丑图像做为团徽,藉以引喻在小丑欢乐表面背后的空虚孤独。
    1972 年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的Tilo Wolff,约在1990年时组成了Lacrimosa,并于91年发表了乐团的首张专辑《Angst》,主唱兼键盘手的Tilo Wolff是Lacrimosa的灵魂人物,Lacrimosa的音乐可说完全是由Tilo一人所主导,因为Lacrimosa所有的专辑作品,几乎由 Tilo包办了全部的词曲、乐器的编曲创作,甚至在Lacrimosa开始加入管弦乐、唱诗班之后,所有的管弦乐器、唱诗班编曲仍是全部出自Tilo一人之手。Lacrimosa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女主唱兼键盘手Anne Nurmi于94年时加入乐团,从此成为Tilo的最佳搭挡,而Anne加入乐团后,在Tilo的协助之下,也开始参与少部份的创作。
    称Tilo Wolff是位难得一见的音乐奇才绝不为过,其所创造的Lacrimosa式音乐完全自成一格,无人能够模仿,有如谜一般神秘的Tilo,更像是位超然于世的艺术家,引领无数乐迷的追随与膜拜,深深触动人心的音符,让听者能跳离世俗庸扰,使其孤独的灵魂在Lacrimosa低调沈郁的灰暗世界里得到救赎。
    Lacrimosa 的迷人之处,除了音乐之外,在专辑内容和视觉呈现上也不同凡响,历年专辑的封面全是请专属画家以碳笔素描方式所画,不仅细腻而具艺术感,也点出了各张专辑的故事剧情,从专辑之初,以一个马戏团小丑为专辑故事主角,到后来Anne加入乐团,进而发展成为小丑和一位半人半神女子之间的畸恋故事,以小丑与女神的故事贯穿历年各张专辑的做法实在相当引人入盛。
    ……
    Lacrimosa 早期的几张作品,包括《Angst》(91)、《Einsamkit》(92)和《Satura》(93),风格较偏歌德摇滚,音乐极度诲暗低调,除了述说小丑内心的孤独、无助和自怨自哀,也犹如Tilo内心情感世界的呈现,非常的原始直接……
    在Anne 加入乐团之后,也正是Lacrimosa风格蜕变的开始,95年的第四张专辑《Inferno》,Tilo开始在音乐中注入古典交响乐成份,成功地将歌德摇滚/金属乐带向崭新方向,自此Lacrimosa的音乐格局与复杂度逐趋庞大,戏剧性张力也更强,而Lacrimosa的交响歌德金属诗式风格,在97年的专辑《Stille》时完全成熟,细腻动人的管弦乐组、钢琴、圣洁的唱诗班弥撒,完美地与金属器乐融合一体,穿插的欧洲民间小调和手风琴演奏,透出着一股悲凉气息,Tilo与Anne两人时而柔缓、时而有如歇斯底理般嘶吼狂叫的演唱方式,对于没有去了解专辑故事情节的听者而言,可能会觉得有些刺耳,然而如果细心去看歌词内容,就能感受到两人可说将那种爱恨纠结的心情起伏极传神地表现出来!
    98 年出版的双CD live专辑《Live》,收录自Lacrimosa于97年的欧洲巡回演出,可说是过去作品十分完整的现场演出记实,Tilo与Anne两人彷佛就是小丑与女神的化身般,将一幕幕的悲剧活生生地在眼前上演,不过不同于录音室专辑编制,在现场表现上,Lacrimosa舍弃了交响乐的部份而改以键盘和较单纯的方式演译,因此现场版本听起来都是较为狂放直接的,不过说实在的,少了交响乐后听起来是蛮空洞的。
    99 年Lacrimosa发表了成团史上最剧力万钧之作《Elodia》,所有Lacrimosa的音乐元素可说都被发挥到极致!专辑更请来了伦敦交响乐团参与录音,凄美磅礡的古典交响乐音、钢琴、唱诗班大合唱,铺陈着小丑与女神宿命悲剧的最终结局。全专辑以三幕铺陈,首曲气势磅礡的交响乐与钢琴旋律,直接宣告了宿命悲剧的最终时刻终于到来!渐行渐远的两人无可避免地面临分手命运,而爱到发狂的小丑最后终于亲手结束女神的生命,抱着逐渐冰冷的躯体,步向无止尽的剧院长廊!灿烂悲怆的气氛与旋律,令人聆听完专辑后心情激动得久久难以平息!
    历经《Elodia》之后,Lacrimosa新作品的走向就成为乐迷曙目的焦点,2001年的第八张专辑《Fassade》,音乐风格不再如《Elodia》那般具有华丽饱满的管弦乐编曲,反而是有些回归到早期较为原始直接式的情感呈现,编制较小的管弦乐组仍刻划着 Lacrimosa令人心碎的哀愁音符。Tilo对于各式器乐、唱诗班编排的掌握可说已十分随心所欲,时而气势强劲激昂、时而平静舒柔、时又悲怅莫名,真切地捕捉出Tilo与Anne各样的情绪起伏。虽然专辑未再有超越《Elodia》的惊人演出,不过标准的Lacrimosa乐音,仍是教乐迷无从抗拒。
    Anne与Tilo两人感觉起来似乎是一对情侣,当然真相如何不得而知,而Tilo确实是非常神秘而低调,从网络上所能看到的 Lacrimosa专访文章,全都是由Anne接受访问。在Anne的访谈当中总是一再强调爱与希望的重要性,也因此,即便是在Lacrimosa如此哀愁的音乐当中,仍是透着一丝的光亮与爱的温暖。苦涩、辛酸交迭着一种富丽堂皇的浪漫感, Lacrimosa的音乐世界,将永远是茫然混世中最佳的栖身之所。

对Lacrimosa最为成功的专辑《Elodia》的评述中有一段广为引用的译文。《Elodia》讲述小丑与神秘女子的爱情终结,这也是我最为喜爱的专辑,无论在Lacrimosa还是整部歌特音乐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地位:

    第一幕开始于无限压抑的《Am Ende Der Stille》(At end of silence),伤感地叙述着慢慢衰败的爱情正泯灭于和谐,在随后极富激情的《Alleine Zu Zwei》(Together alone)和《Halt mich》(Hold me)中流露出强烈的令人绝望的情怀:不顾一切的企图从过去中呼吸崭新的生命感觉,重新得到一切业已逝去的。《The Turning Point》这首英文歌曲中敏感的描写了那不为人知的失落情感以及无法避免的结局,这种情感描绘在感人的《Ich Verlases Heut’Dein Herz》(I take leave today of your heart)中尽乎于放任,与其后的神秘狂放的《Dichzut ton fiol mir schwer》(Killing you was hard)组成歌剧的第二幕。在其后的14分钟中,《Sanctus》(Holy)如挽歌般的情绪无法用语言表述,宣告着第3幕的开始,《Am Ende Steden Wir Zwei》(At the end these are the two of us)中那满怀希望的告别伴随着悲叹般歌剧咏颂结束……
91 有用
1 没用
Elodia Elodia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2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Elodia的更多乐评

推荐Elodia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