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

顾遇绸缪
2005-12-15 看过
在jas的天长地久里,美好的何和仰起脸对罗一一说,我一定要和罗见在一起。

80年代香港做电子乐的两个人。
刘以达闷骚到极点。他会在帽子上插一朵巴掌大的塑胶花,怯生生地唱,身体轻轻摇摆。
周启生,我想,只会低着头倚在道具冰箱边上,静静地唱,染一头白发,黯然神伤。

紫色的天空 淡灰的海角
千百间夜店早绝了望 今晚重到初相识树旁
躲于眼镜中眼神的深处
辗转的身躯 再三扎醒 望望旧闹钟 七点三分

他有少许反叛,少许痴憨。他的慢歌浸着香港本土化的忧郁,风格诚恳。
从前写文章,总喜欢用一把男声跌宕起伏来形容。说到周启生的歌,觉得再贴切不过。
他的声线略单薄,但一股内敛的悲怆之气,唱来分外低徊掩抑,回肠荡气。
义山有诗,“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他的快歌,浅草妖姬,天使魔鬼混合体,甚至翻唱的The Model,几分凄迷,几分旖丽,还有几分奇诡邪气。
像于仁泰让狼女在长鞭下翻滚,鲜血飞溅,姬无双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光。
像波特莱尔在玫瑰色烟雾中低诉,黄昏给大城的煤火照得通红。

周启生说,他作的歌绝无雷同。
他被认为香港最有想法的音乐人,构思清崛恣肆, 配器迤逦流连。
从前帮陈百强,后来帮谭咏麟,李克勤。
他说他有时见到那些作曲人会对他们说“不用抄得那么厉害吧”,他们笑“学习一下”。
他是顾嘉辉的入门弟子。他玩迷幻电子到极致。他一直只为自己做音乐。

世说新语里有一则讲顾长康倒啖甘蔗,云:“渐至佳境。”
在我nano里,周启生的专辑被编排成这样:
。。。
又是下雨天
漫长路
独醉之后
凶恋
浅草妖姬
躲藏的眼睛
你在何方
背井离乡
天长地久

天长地久是最后一首。Once Upon A Time.
1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最动听的...周启生的更多乐评

推荐最动听的...周启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