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足珍贵的事情

阿伯呢
2005-10-07 看过
我不是一夜之间长大的,Suede也不是一夜之间成名的。在1989年的伦敦,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烂到只能出一张唱片,但是那张叫《Dog Man Star》的专辑却成了他们的第二张唱片。主唱 Brett Anderson是个天秤座的天生丽质的败家子,同时也是个糟糕的没有体验过同性恋的双性恋者。

2003年的冬天,我在念高三,当时既还算年轻,又觉得是老大不小了,还是个学生,神情惨淡沧桑,背双肩背书包,紧裹黑色大衣沉默地走在无人的街上。我在上学的时候喜欢逃课,漫无目的晃荡,还有做退学这样的打算。完全忍受不了没有创造力地存活着,也逐渐确认了去学校上学毫不使我受益。大量的消耗令我忧心忡忡、焦虑不安。即使这种情况在上大学时也发生过,但却有所不同,我想也许因为我还是年轻,似乎到底还是没有摆脱青春期的幽怨,才这么难受,又想关键并不在于此。

那一年春节Suede来北京开了演唱会,身边无数人跟我说着这件事,跳房子很庆幸得成为他们的暖场乐队,田原后来回忆说,我当时只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唱完歌后,我就开始老老实实成为一个疯狂的歌迷。我还记得当时的《轻音乐》在哈尔滨,小四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编辑,他们叫他去北京采访,他就背着吉他屁颠屁颠去了,还差点没赶上家里大年夜的团圆饭,这些都是后来他对我讲起后海哪里卖效果器所无意提到的,却被我莫名其妙记住,如果现在要问起我对那时小四脑袋中的印象,大概也会变成一个右手拿吉他,左手牵一位漂亮姑娘的俊朗吉他手模样。他写的那篇关于SUEDE演唱会的报道也十分好看,非常长,照片上面的Brett Anderson始终半蹲在台上单手甩长线的麦克风,姿势病态而暧昧。

我那时终日无所事事,武汉冬天又冷得厉害,潮湿而冰凉,生活的空隙里都是空气冻成冰砾的气息,我顺手买了一张叫《Dog Man Star》的专辑,国内将Suede翻译成山羊皮,好似他们叫甲克虫那样明媚的六十年代老派摇滚乐队一样,带着永恒的浓酽和随和。Brett Anderson喜欢说David Bowie挂在嘴边的那句话,“pale blinds drawn on day,nothing to do,nothing to say。”,而这几乎预言了我的那段过去和开始仅离一步之遥的生活,有些人始终能够那么飞起来,飞出去,遨游和风尘仆仆,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楷模,就忍耐生活的荒诞起落来说。

生活晃悠悠得厉害,过得不紧不慢。相互依赖,缠绵无尽。一些事情想起来又迫在眉睫,火烧眉毛。一快一慢,互斥消融。竟然发现平衡了。稳健地踏着步子,应该往哪里走,方向就指向哪里。先有目标,而后才有方向。先有目的地,而后才有指南针。这是同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如果沉浸起来。浸泡在幻想和奇迹中就容易丧失表达能力也许还有不少的逻辑思维。失去水分和第三维的一只苹果如同逐渐退化的大脑。皮层开始剥落,中枢部分也就是苹果核慢慢地从内部腐烂,扩散,最后无力回天。

直到Suede去年解散,Brett Anderson很开心地说,再见,我们下辈子见。在他们过去的十五个年头里,排列起来像一幅残缺的扑克牌,一锤定音就显得不那么迫切和骁勇。就像有些人打乒乓球,只会打直球,会变化的球和接不到的球。无论中间穿插了怎样恼人或者忧郁的事件,都这样过来了,毫发未伤,一切安好。这些已经很感激了。所有的快乐和不快乐都是迷人的,而且分外迷人。

一年终于走到尽头,抽干了水。而我们都好,这真是弥足珍贵的事情。
143 有用
22 没用
Dog Man Star Dog Man Star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Dog Man Star的更多乐评

推荐Dog Man Sta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