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族精神的另类守护

羽子令
2019-02-16 看过

先来科普一段朝鲜被日据的历史。

19世纪末甲午中日战争中,日本战胜了朝鲜的宗主国大清,并对朝鲜半岛内的清势力进行了驱逐。之后,朝鲜在俄国的支持下改为大韩帝国,俄日战争战败后,日韩两国陆续签订了系列不平等条约。直到1910年8月《日韩合并条约》的签订,日本算是完全吞并了朝鲜,朝鲜王室成员也被陆续挟持到日本,直至王室消亡,朝鲜半岛正式成为日本殖民地,电影《德惠翁主》就是这段历史的回忆。

语言是民族的精神,文字是民族的生命。有人的地方就有语言,有语言汇聚的地方,就有思想,众人的思想汇聚起来,才有独立精神,就可以开展独立运动,同时期的电影有《暗杀》、《密探》等。

《词典》这部电影讲述的是1942年,日本侵略者为了抹杀朝鲜民族精神,永久统治朝鲜,在全国范围内废除朝鲜语教育,并禁止使用朝鲜语,全民尤其青少年儿童渐渐被同化。当时唯一幸存的民间组织朝鲜语协会为了保护本国的语言和文字不被国民遗忘、民族精神不被历史抛弃,遂以周时经先生没有完成的朝鲜语词典原稿为基础,发动全国民众一起参与,进行了完善和编撰,力求恢复本国语言和文字,将朝鲜民族的语言共同体精神保留下来。在这一年,京城发生了拘留33人、被拷问致死2人的词典学会案件。

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大抵可分三种人,抗击型、依附型和中立型。

抗击者就是那些独立运动的先驱者,这部电影的代表人物是朝鲜语协会的全体成员和朝鲜语教师们,他们不畏侵略者的淫威和生命危险,为了国家和民族存亡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依附者有两类,一类是一副丑恶嘴脸的卖国贼,一类是无力抗争忍辱偷生的胆小者。比如柳正焕的父亲京城第一中学的理事长柳顽泽,金判秀的儿子金德陈。

中立者是那些众多的路人,在动荡的岁月里,他们没有远大的理想和目标,只局限于今天能够吃饱穿暖就已知足。有的人可能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转身投靠侵略者,有的人的思想被启蒙后会变成抵抗者。虽然他们没有那么深的文化知识和造诣,但却是力量最强大的一拨人。

金判秀无疑就属于最后一类人。别人因为搞独立入狱,而他却因为偷东西打架被关起来,嘴皮子厉害,大字不识一个,为了两个孩子忍受各种屈辱,领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孩子们买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不知道饭盒和便当的区别,只知道都是为了吃饭,他不知道语言和文字是蕴含民族精神的器皿,更不知道什么是“我们的共同体精神”。

作为朝鲜语协会代表的柳正焕对金判秀成见很大,他不相信不识字没有文化的小偷可以保护这个国家的语言和文字。他不知道,对文字保护的责任和担当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也是每一个朝鲜人民的。

正是受到思想启蒙后的金判秀,领悟到了“比起一个人迈十步,十个人迈一步更大”话的含义,主动学识字,并像蒲公英那样承担起对收集文字的传播作用。视野的开阔,思想的转变,他的着装也从刚进书屋的小痞子混混才穿的皮夹克衬衣,渐渐改为和协会成员们穿的西装衬衣。

电影中,为了显示词典的权威性,以柳正焕为代表的朝鲜语协会成员们四处寻找教授朝鲜语的老师们对语言进行规范,好比从理论的高度对各地的方言进行归纳。然而,有时候理论只是纸上谈兵,离开实践就是枯燥乏味让人不得要领。而金判秀代表的恰恰是民间,是语言的实践者,在众人面对屁股腚的定义而分不清时,他用行为为大家进行了区分。正式成为让柳正焕仰视和尊敬的那个人。

自1933年起,朝鲜语学会历经13年的时间,在全国民众的帮助下一起完成了词典原稿的补充完善出版了《词典》,也使韩国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独立殖民地国家当中,唯一一个完整恢复了本国语言的国家。

由于个体的牺牲,成全了韩国语词典、民族精神才得以保留,这也是除了战争之外另一种守护国家的方式吧。

13 有用
0 没用
词典 - 豆瓣

词典

7.7

31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词典的更多影评

推荐词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