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当代美术融入电影的实验风格

罗宾汉
2019-01-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冰岛电影人有多喜欢拍摄兄弟关系的题材?前两年一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的《公羊》讲的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哥哥和弟弟最终因为羊的关系而打开心结,化解恩仇。这部在洛迦诺电影节上获奖的处女作影片似乎反其道而行之。起初兄弟二人的关系还算融洽,但由于弟弟成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而遭受哥哥嫌弃,最后还因为哥哥抢了弟弟女友,而上演一场哭笑不得的全裸搏斗大战,让人目瞪口呆。 也许是处女作的缘故,导演毫不顾忌地挥洒个人风格。从影片开头与结尾深入暗黑无边的矿井拍摄工人劳作的长镜头,构图与摄影展现出不俗的技巧。声音的处理更胜一筹,偶尔出现耸动或惊悚的配乐,令没有人物的画面浮现出耐人寻味的意境。梦境的画面颇为有趣,准确地突显男主角郁闷心情与压抑欲望。不知道这位导演是不是装置艺术家,他似乎很喜欢把美术馆式的静物空镜头插入到故事里,这种将当代美术融入电影作品的实验风格有着美学上的考量。然而,这类美学诗意十足的空镜头难以融入到过于简练和零碎的叙事情节里,令整部作品呈现出时而清醒、时而恍惚的怪异状态。

1 有用
0 没用
凛冬兄弟 - 豆瓣

凛冬兄弟

6.3

2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凛冬兄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