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阵阵 阴风阵阵 6.7分

[阴风阵阵],新美学感官恐怖片?

破词儿
2019-01-1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到了一个新的名词来形容新版[阴风阵阵],有人叫它“感官恐怖片”

淡绿色的俄亥俄乡村、冷清的1977年的柏林,新版[阴风阵阵]并没有重复原版中对色彩的泼墨式描画。

1977年的原版,达里奥·阿基多用他一贯的“铅黄美学”,让那部充斥着斑斓色彩和神秘阴谋的恐怖片长留在影史中。

©原版[阴风阵阵]色调

拍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导演卢卡·瓜达尼诺翻拍之下,有他自己的美学,以一种既温和又激烈的方式。

色彩变温和了,但更浓烈的是身体和舞蹈部分。

电影里,蒂尔达·斯文顿饰演的舞蹈老师有一句话说:舞蹈既不是美丽的,也不是宜人的。

这里的舞蹈学校是隐藏着神秘与噩梦的女巫们的巢穴,而无辜的舞者女孩们,在无意识中用舞蹈构建起了一种巫术仪式

©新版[阴风阵阵]里的舞蹈

一边是狂舞的舞者,另一边的镜后是随着舞蹈动作被一下下打碎骨头的想要逃出去的女孩。

抵抗和背叛受到的惩戒是借由舞蹈来实现的。

电影结束前最后的献祭之舞就更是一场群魔乱舞的视觉奇遇,舞者们赤身裸体、在血红色中如酒神般尽情狂舞,惨厉、硬核,用身体为这场女巫安息日增添了一些令人晕眩的惊世骇俗。

©[阴风阵阵]里最后的献祭之舞

影评人Zeba Blay写道:

我有点被最后一幕吓到了,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卡若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的《Meat Joy》,这是一场欣喜若狂的狂欢,人们在生肉、鱼和肉的海洋中翻滚嬉戏。

史尼曼是六、七十年代女性主义艺术运动中的一个传奇人物,就像《Meat Joy》的身体狂欢,她喜欢用女性的身体来表达性别权力。

©《Meat Joy》1964

瓜达尼诺在整部电影中对女性主义艺术的借鉴和致敬,同样建立在对身体和感官的高度探索利用上。

电影中的现代舞灵感来自德国女舞蹈家玛丽·威格曼(Mary Wigman),再借由现代舞指达米恩·贾莱精心编排实现。

©舞指达米恩·贾莱2013年的作品《Les Meduses》和[阴风阵阵]

瓜达尼诺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可能性,他挖掘了1977年的历史、记忆和情感,让女巫们在女权主义艺术意象的世界里翩翩起舞。

这是一部关于女性世界的电影,我想我们真的很想沉浸在这部电影的女性气质中。我希望这部由男性导演的电影,能够以一种激烈的方式展示女性艺术经验。

采访中,导演不止一次地提到这是一部女性电影,更直接提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性主义人体艺术对他的启发和对这部电影的影响。

而女性艺术家安娜·门迭塔(Ana Mendieta)、吉娜·潘恩(Gina Pane)等人的名字必然是启发名单上的一员。

甚至在去年7月份,安娜·门迭塔的遗产组织还因此将影片的出品方亚马逊一纸诉状诉至法庭。

因为有一些非常明显的“过度借鉴”,比如电影里对安娜这两张名为《轮廓》(Siluetas)和《无题:强奸场景》(Untitled:Rape Scene)的重塑。

©《轮廓》和[阴风阵阵]

©《无题:强奸场景》和[阴风阵阵]

最终的结果是双方达成了和解,电影的最终版剪辑中包括这两张共删除了8张相关照片。

它们本来应当出现在女主角的梦境中,当在舞蹈学院被女巫们掌控着梦境时,这些从70年代女性艺术家那里收集来的图像以快速连续的方式在镜头前一闪而过。

虽然仍然存在着种种争议,但不能否认的是,瓜达尼诺从这些女性身体的艺术作品里“偷”来的灵感已经是电影女性气质的重要一部分。

安娜·门迭塔,提起她的名字很多人并不熟悉,但是她的一张带胡子的自拍照却广为流传,甚至被很多名人争相模仿。

©安娜·门迭塔

这是一位在70年代颇有影响力的古巴裔美籍行为艺术家、雕塑家、画家,她的作品常常从女性身体出发,甚至是自己的身体。

比如,她最早也最著名的《无题:强奸场景》行为艺术。

1973年,25岁的安娜还在爱荷华大学读硕士,这年3月份学院内发生了一起恶劣的女学生被奸杀案件。

这件事让她一直难以释然,于是,她做了一场重大也是职业生涯开始的行为表演。

她邀请了同班的学生一起来她的公寓,在那个约定好的时间,大家来之后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安娜身影背对着门口,俯下身子半趴在桌前,头和手臂被绳子绑着,她赤裸的下身涂满了血液(实际是鸡血)。

©安娜的《无题:强奸场景》

这样的动作让她持续了一个小时,这是她对女同学被残忍奸杀的画面重写。

教授兼艺术史学家KairaCabanas写道:

她的身体是这项工作的主题和对象,她的肉体存在要求承认女性主题。

这也是电影中那张《无题:强奸场景》的来源,而另一张《轮廓》,来自于安娜最具代表性的“地球躯体”系列。

1973年到1980年的7年时间里,安娜重回古巴、墨西哥等地,到处探索不同的地形,来进行创作。

她把自己的身体轮廓印刻在雪地里、草地上、河水里、坟墓中,泥土、岩石、花草、枝叶甚至火把、雪花被置于身体轮廓四周。

©安娜的“地球躯体”系列

用这种方式,她和整个世界、和宇宙,也和小时候的自己对话。

她说:

我一直在进行景观和女性身体之间的对话,我的艺术是重建与宇宙连接的纽带的方式。这是对大地母亲的回归。

有意思的是,瓜达尼诺的[阴风阵阵]里一直强调的概念也是“母亲”,片中最终出现的叹息女神(Mater Suspiriorum)是女巫神话的三位神母之一。

而电影里有一个房间的墙上挂着的文字写着“母亲可以替代任何人,但却无人可替代”

©[阴风阵阵]

安娜的大地艺术,是她一直在追寻自己血脉中拉美的根,是她将拉美宗教中的母亲元素融于自己的行为艺术。

同时,她又是70年代众多女性艺术家中的一员,70年代,正是西方女性主义艺术运动蓬勃发展的时期。

她们尝试新兴的大地艺术、人体艺术、行为艺术,在身体艺术里探索女性、身份、暴力、死亡与生命的主题。

[阴风阵阵]里的舞蹈和身体同样也是,她们用身体引导暴力和力量、巫术和恐怖。

而除了安娜·门迭塔,我们还能在电影里看到吉娜·潘恩(Gina Pane)、克劳德·康恩(Claude Cahun)。

©吉娜·潘恩的《死亡控制》和[阴风阵阵]

©克劳德·康恩的《自画像》和[阴风阵阵]

两人同样都是法国女性主义艺术家,吉娜更是70年代人体艺术运动的成员之一。

她著名的行为艺术作品《伤口理论》用剃刀片在手臂和脸上划切出均衡的伤口,以自虐来完成身体仪式。

而《死亡控制》(Death Control)的行为艺术则是她躺在地板上,让蛆虫爬满了她的脸颊,用这种方式来表现接近死亡的每一步。

先不论争议,不论瓜达尼诺都借用了哪些作品,电影从女性身体出发来探索世界,本身便充满着感官的冲击。

能看到这样一部混合着女性艺术意象的极佳恐怖片,作为观众来说就是足够幸运的。

-

作者/卷卷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77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阴风阵阵的更多影评

推荐阴风阵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