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蓝湛的虐点是他的痴情绝恋,那魏婴的虐点就是他的全部人生了吧

偶尔闹情绪
2019-01-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说蓝湛的虐点是他不为人知的痴情绝恋,那魏婴的虐点就是他的全部人生了吧。

此人生就是浮萍之命,幼时父母双亡流浪孤苦。九岁那年,他以为苦尽甘来。那个吃瓜皮的孩子,以为可以在莲花坞中永世逍遥。不曾想,自己的一辈子,原来只有那么短。

世人皆知,云梦魏公子,六艺俱全风流雅致,明俊逼人放浪轻佻,天赋异禀聪敏灵动。他活得率性随心,留下了许多为人乐道的谈资。

他本是天纵奇才少年得志,他本该大展宏图大放异彩。然而,亲人家族,天赋灵力,前途声誉,命运却把赐给他的宝物又一样样夺走。

别无选择只得修习鬼道,再无归所只能栖于乱葬岗,出于义气守着几十个老弱病残,却被传得神乎其神:魔道至尊夷陵老祖。

道貌岸然的肉食者,心中觊觎鬼道之力,面却要极尽鄙夷。以己度人煽动大众,只凭忌惮不容辩白便给人坐实罪名,大旗一挥就要上山围剿。

人言可畏的道理,魏婴明白了又能如何,他又怎会弃弱小于不顾。走上绝路搭上自己,想护的却一个也没护住,绝望而无力的末路。

世家公子身败名裂众叛亲离,魔道祖师恶鬼反噬粉身碎骨。最终的下场,只是化作一缕孤魂,从此再无羁绊再无牵挂,十多年间不曾收到一张纸钱。

杀他的人自觉为民除害,听戏的人不禁拍手称快。错在反抗主流,错在高看自己。为命运所害,为人言所祸,实则为风骨所困。这么一个大侠,注定不容于乱世吧。

除却被鬼道控制暂时的阴郁狂暴,魏无羡其实从来都没变过,他一直是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少年。即使死法极其惨烈,即使作为恶灵被强召而来,他也不曾染上怨念和凶气。

经受的伤害,他没兴趣报复;犯下的罪过,他有勇气面对。不同于和他一样早年不幸的薛洋和金光瑶,魏无羡天性豁达,不会永远背负偏执。

薛洋大概是天生的人格缺失,后天又缺乏正确的教导,于噩运恶意中浸泡,摸爬滚打出一条最偏离“人”的路。

没有普世道德作为底线,不具备同理心和社会性,只凭自身好恶行事。孩子般的任性和残忍,笑得放肆张扬,做得丧心病狂。

只要我解恨我乐意,人命就是一文不值。灭人满门如何?滥杀无辜如何?拖你晓星尘下地狱如何?赔上我自己又如何?

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也理不清自己的想法。开始是反感道长的光风霁月,所以报复性的想要玷污破坏。之后又贪恋道长给他的那份无条件的温暖,继而产生了畸形的执念。

谎言能维持时,他愿意永远把戏作下去;出现变数了,就要不折手段地除掉;梦碎了之后,也偏要把那点甜死死捏住。

如果那个想吃糖的孩子能在七岁那年就遇见道长哥哥,一切也许可以不同吧。晓星尘其实很喜欢那个俏皮讨喜的小兄弟。可惜薛洋早在很多年前就已不复天真了。

薛洋自有他的可怜,为他所害的人又何其无辜,始于恨意的感情毕竟毁了道长。薛洋的境遇虽然让人同情,但他的作为终究不值得被原谅。

如果说薛洋是个纯粹的疯子,那金光瑶就是教科书一般的反派。少时的经历扭曲了他的心灵:尊严被践踏,存在被无视,让他病态地痴迷于权力地位。

金光瑶整个人仿佛都是由理性和算计构成的。如果没有必要,他不愿得罪任何一个贱民,如果是有必要,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至亲。

可怕的是他的虚情中掺杂着真心。所以即使得知自己只是他罪业中的一颗棋,仍有人甘心为他肝脑涂地,仍有人不忍看他去死,仍有人眷恋他的温柔。

他本就并非无情,只是欲求凌驾于了一切。对侄儿妻子的关怀不假,但必要时却能痛下杀手。对蓝大的敬重礼遇也是真,却也对其百般欺瞒利用。

他步步为营泯灭天良,内心却始终有处留给母亲的柔软。他不知廉耻不折手段,却冒着颠覆图谋的风险,放过了恩人思思。他的一生写满了人性的复杂。

比起上面几位非常之人,文中更让读者有代入感的,可能要数江澄和他对主角的爱恨两难吧。我们仰慕魏无羡的伟大,却对江澄的渺小更能感同身受。

试图强加的理念,一厢情愿的保护,江澄一直是最看重亲情的。跳出格局来看,魏无羡的所为自然伟大。然而身陷囹圄之中,谁又有资格来评判江澄呢。

我们兄弟守住一亩三分地,咱家人没事就好,别人的死活我们管不了,声张正义的出头鸟让其他人去当。自私确实是自私,但是他错了吗?换作是你我又当如何呢?

纵是天地不仁,也因你一意孤行。爹娘死了,姐姐也死了,要我如何不怨你。这么多年,回荡在江澄心中的,恐怕一直是一句责问:你当初为什么不肯听我的?

虽是无法原谅,恨却也恨不彻底。三毒圣手,人如其名,贪嗔痴,一应俱全。十三年的不放过,是怕他死得不安分,还是怕他死得太安分?江晚吟这个人,从来不懂得放下。

死扣下他的鬼笛,迁怒于他的仿效者。仙门每个人都知道,江宗主对他的叛徒师兄恨之入骨不共戴天,手刃对方,挫骨扬灰,都不足以解恨。

谁能想到,真正抓到正牌逃犯时,江宗主却把犯人丢给小外甥,自己借故走掉了,像是根本没想该如何处置对方,也没想过该如何面对这种可能。

而担心被江澄认出,天生少副心肠的魏无羡也难得紧张。怕的不是噼里啪啦的紫电,是愧疚是苦痛是无奈是感伤。是不敢回忆的故人,是不堪回首的过往。

从小到大,江魏兄弟两人总爱拆台吵架,却听不得外人说对方的不是,更见不得别人给对方委屈。有事要抗,无羡一定挡在前面。嘴里骂着活该犯贱,江澄总是会去善后。

只是情分再重,也压不住观念的分歧。圣人的眼界,江澄嗤之以鼻;俗人的立场,魏婴不屑一顾。最了解彼此的存在,却无法去理解对方。

若没有那诸多变故,我恐怕不会意识到,你我从来都不是同道中人。将我们捆绑在一起的,向来只是时光。我们却相信,你我会一生彼此扶持。

永不背叛永世辅佐的诺言,江澄心心念念无法释怀,魏无羡却只能食言只能辜负了。算不清谁欠谁多一点,只好把那本烂账撕掉,恩怨两销,莫提前尘。云中故梦,终究是回不去了。

同江澄比起来,前世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实在说不上亲近,两个人的性格和作风都截然相反,怨不得世人都觉得他俩关系不好。

其实两人的品行是很像的:嫉恶如仇不惧权势,纯粹赤诚忠于本心,侠肝义胆宁折不弯。在人人自保的世道里,两块不识时务,万死不回头的硬石头会互相吸引,也并不意外。

看似墨守成规的含光君,却是正道里最开放包容的人之一。对魏婴的处处维护,替温宁姐弟求情,也不单单是出于喜欢,也是对他人格的认同。

十五岁那年的姑苏,懵懂无知,少年轻狂。两个少年人,一个是喜欢你所以故意要惹你生气,一个是喜欢你所以故意装作讨厌你。

魏无羡说,自己居然没有一早和蓝湛在一起,那些年简直是被狗吃了。那蓝忘机呢,时时追忆二人的过往,又该有多悔恨自己没有早早说出口。

月下初见,魏婴如流星一般炸然闯入,点燃了蓝湛单调刻板的生活。最初的震惊抗拒过后,蓝湛开始期待着,下次魏婴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那个跳脱少年身边总是围满了人,总是独来独往的蓝湛不知要如何同他相处。只好在那人走向自己时,继续端着架子,作着孤高冷傲的蓝二公子。

谁知那人把自己撩毛后,转头便又去招惹各色莺莺燕燕,勾搭各路牛鬼蛇神,蓝湛只能在一旁无助地看着,焦灼地盼望他能再次转向自己。

少年羡对那个死板到有趣,有气节到可爱的同龄人,又怎是没有动心呢。放纵如他,才懒得去想自己为何非要死缠着一个对头呢。想撩便撩咯。

乐此不疲的作弄,都是一个小男孩吸引对方关注的幼稚之举。所有的调笑之词,至始至终想说的都只有一句话:蓝湛,看我,快看我。

一直在意着,所以只有他发现了蓝湛努力隐藏的腿伤。玄武洞内同生共死,因为顾虑对方心情,又自觉惹嫌,连关怀都表现得小心翼翼。甚至不自觉地想同对方肌肤相亲。

他不知蓝湛早已为他乱了心,想不到对方种种反常举止背后那个难以置信的答案。所谓的讨厌,不过是恼他偷心不自知。表现出的嫌弃,其实是情动后的垂死挣扎。

蓝湛弄清了自己的心意,也自认清楚了对方的无心。魏婴承认对谁都是轻浮浪子做派,魏婴嫌同自己在一起无趣,魏婴觉得江澄更好,魏婴说他不喜欢男人……

既知暗恋无果,愤怒过后只剩默然。蓝湛不敢也不愿对那个轻薄之人说句喜欢,只好恶狠狠咬上一口,在他身上留点伤。因为我这辈子也忘不掉你了。

十几岁的蓝湛如何会知道,有的人一错过就是一辈子,有些话一欠下便再没有机会。若是早知结果,他又怎会舍得蹉跎同魏婴之间稀薄的缘分。

蓝湛的爱是倾心的付出一切拼死相护,魏婴的情是无意的上心注视以诚相待。年少初恋不谈情意深浅,只能说先开窍的一方必然会输得多吧。

有几个人的爱情能像蓝忘机那样无私,他的内心就像是一座表面冰封内里沸腾的火山,只为一人,默默地燃尽所有,不求他知道,但求他好。

不夜天后,忘机死撑着一口气,一瘸一拐地追逐,已经令人动容。而以忘机的品性,背弃扎根在心的戒律,对师长刀剑相向,才是最痛苦的。

直面生死,忘机放下了一切坚持和尊严,交出了真心却换来了剜心。即使自认连并肩的资格都没有,忘机依旧说,无论是对是错,都愿与对方一同承受。

若是情真能逃避,欲真能克制,又何须那三千家规。伤重禁闭忧思三年,重见天日时,那个人竟是早已不在了,“滚”竟成了他对自己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忘机失去了一个从未属于过他的人,等待着一个注定不会回来的人。魏无羡去得洒脱死得英雄,却不知自己徒留了蓝湛十三载,茕茕孑立。

蓝忘机难忘记。喝你喝过的酒,受你受过的伤,从不离身的钱袋,现已成群的兔子,细细保存的干花。收集的点点滴滴,全部是同你的回忆。

我们只知道他去了魏婴的葬身地(虽然连肉渣都没剩),却不知道前去时他是抱着什么样愿望,也不知道离开时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将温家“余孽”带回家当然不是一个好选择,但无论是能在身边有个和他相关的活念想,还是能亲自守护那个人拼死却未实现的愿望,诱惑都实在太大了。

十三年后,突然听到那段只属于他们的小调时,忘机的内心该有多震撼。只可惜一面暗自开心着,一面又被魏无羡这心比黄河宽的缺德鬼,无声无息地凌迟着。

忘机心思重心气高却又很实诚。因为这只做不说多思多虑的性格,在这一路的相处中,不知又平白多受了多少煎熬。

心中的恋慕仍同昨日一般强烈,又清楚记得人家是如何狠狠拒绝自己的。没有勇气再放下自尊剖白一次,也不敢奢望对方能有所回应。

为对方的暧昧挑逗而悸动欢喜,又担心那只是出于感激,或者只是那人一贯的搞怪玩笑。害怕对方受伤难过,更害怕他再次悄然消逝。

细想大概又觉得没什么打紧,哪怕魏婴从未把自己放在心上,哪怕他永远不知道自己为他受的折磨,哪怕他一直残忍地践踏自己的心意。

他能回来我已心满意足,能继续守护他我便别无所求,他给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无论如何,这一次,我都不会再放手。

有多懊悔自己年少时的高傲易怒和恶劣态度,就有多想对他千万般的体贴包容。有多心疼他独自承受的伤痛,就有多想待在他身边一生护持。

当初痛失所有的魏无羡,自保尚且无力,又要如何去爱呢。修炼邪术再也无法持剑,在正道面前,他是自卑的。连江澄都无法再站在自己身边,还能期待谁来理解认同呢。

他说自己其实是清楚的,蓝湛和他做不了知己。纵是从前双手干净,不要脸倒贴也求不来蓝二公子的青睐。如今堕落至此,又怎敢玷污那块无暇白璧。

内里已经千疮百孔,面上还要维持着人模狗样,假装那些的巨变苦痛都不曾发生,假装自己还是那个丰神俊朗的潇洒公子,仿佛那样便能少疼上几分。

嘴里说着笃定又轻狂的话,心里却不是不害怕不怀疑的。外有百家虎视眈眈,内有万鬼狼子野心。身心早就损耗到临界,他也知道自己撑不下去的。

但是还有别的出路吗?被无辜弱小所仰仗的自己,又能去依靠谁呢?只能强吊着一口气,多撑一时是一时。大概直到倒下身死后,他才再次感受到了轻松。

他至死都不知道,虽然全天下都与他这邪门歪道为敌,那个自持端方的含光君却从不曾站在他的对立。他独自走上绝路时,也不知道有个人会为他的离去而痛彻心扉。

意外重回人世后,很多事都记不起了,想要放下了,年少时那段不知所起的情愫也早已不知所踪,魏无羡甚至不好意思说自己当年同蓝湛关系不错。

大概是他听进去了儿时母亲留下的那句教诲。他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对蓝湛的好。蓝湛却把他所有的一切都刻在了心上,忍不住嗔怪着他的健忘。

还好魏无羡并未饮下孟婆汤。下意识吹起那曲忘羡用以平息暴走的鬼将,大概是因为,同蓝湛在玄武洞中的七日是他短暂一生中不再有过的宁静。

就像当年一样,他还是会不自觉想亲近对方,控制不住想作弄对方。想到那个闷葫芦就乐,同他在一起,自己仿佛也能变回那个不知苦楚的十五岁少年。

粗神经如他,花了两辈子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早已爱上了这个人,只因他是蓝湛,不为其他。这一次,这一世,他们终于再没有错过。

234 有用
0 没用
魔道祖师 第一季 - 豆瓣

魔道祖师 第一季

8.9

10736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4条

查看全部34条回复·打开App

魔道祖师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魔道祖师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