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兔子共和国·第四集:围困

段雪生
2018-12-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0、治伤草将军的前尘往事

开头是一个做旧的短片,三个兔子出巢去人类的菜园偷菜,一个兔子放哨,结果他们惨遭狐狸所伤。起初我以为这是对旧作的致敬,后来我发现这不是旧作,只是做旧了而已。这讲的其实是治伤草将军的故事,他就是那只放哨的兔子。怎么确定这一点?两个点。一是左鼻孔旁的黑痣,一是失明的左眼,他的左眼会瞎就是拜这狐狸一抓所赐。曾经治伤草也是一只蠢萌的兔子啊!他性情的巨变要怪谁呢?

1、让我们追随彼此,共建家园

雷声轰鸣,风雨如磐,镜头特写了治伤草将军失明的左眼,承接了与短片最后一幕的关系。

正当治伤草要发动围攻之时,它却被一只飞鸟踢翻在地,是迟到的克哈尔来了。飞翔的慢镜头,克哈尔搅动雨幕,雨水成线逆舞,闪电之下,如同散落的珍珠。我方空军部队克哈尔终于降临了!在他的轮番俯冲之下,榛子带着众兔突出了重围。

阿弗拉法议会官员正在讨论昨晚战事,他们之间已经出现裂痕,这场战争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得到了质疑。

救出高地兔群之后,克哈尔离开了。失去强援,母兔们的情绪有些低落。

治伤草召集了所有武力,整顿了内部兔心浮动,决意再次出战。他狂妄宣称他们没有天敌,他们就是天敌。

与治伤草以恐惧威慑兔心相反,榛子在山坡上真挚有力的演讲鼓舞了母兔们的勇气,兔子们一同奔向了新的家园—— 沃特希普高地。

在此我们可以简要对比一下治伤草和榛子的两种治理方式。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治伤草和榛子的终极目标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确立一个安全的领地,防御外敌的侵犯。只是治伤草走了极端,他实行了高压统治,牺牲了基本兔权换来稳定安全。而榛子以德服人,他不是要求兔子们追随他,而是像他说的,大家追随彼此,共建家园。治伤草代表极权主义的暴政,榛子是代表理想主义的仁政。

2、对我来说,你的友谊比预言更重要

悠扬的音乐之中是兔子们嬉戏玩耍、谈情说爱的画面,其间还插入了野风信子调侃黑莓、咬鹰和蒲公英向草莓喷饭告白的情节。

长毛在教导苜蓿等笼养兔依靠嗅觉捕捉讯息,防范敌人的技能,苜蓿闻出了陌生兔子的气味。远方的天空,黑云在渐渐迫近。阿弗拉法的部队已经悄然抵达。

治伤草还以为长毛是高地的首领,这给了榛子冒充说客来谈判的机会,但是治伤草拒绝了和平共处的建议。

榛子回洞做了战斗策员,表明要坚守高地。入夜,阿弗拉法兔群四面包围了榛子领地。

冬青向露珠在战争阴影下做了最后的表白,他们紧紧依靠在一起。

治伤草再次震慑手下三个卫队长,下达绝杀令,艾弗拉法兔群发动攻势,开始冲击洞穴。

守在其中一个洞口的冬青为救露珠,在战斗中寡不敌众,失去了生命,露珠伤心欲绝。

榛子带着所有兔子来到蜂巢,将其他通道都堵死。众兔举行了对冬青的默哀仪式。

阿弗拉法兔开始从上方挖洞攻击,榛子指挥大家封洞,他与长毛阻击敌军。此时苜蓿向榛子表达了爱慕,他们将额头轻轻抵在一起。

风暴将至,小多子也来向榛子致以最后的对白,他为自己无法预言未来的全部细节而愧疚,但是榛子告诉他,他的友谊对他来说才是更重要的。

3、我不怕狗,我无所畏惧

就是这时候,小多子的梦境预言再次发生了,这次他看得更清楚了,有红色汽车,有绳子,还出现了农场的那条恶狗。小多子将这些元素联系起来,他预见到了应敌的方法。

洞外的治伤草手下终于发生了叛乱,他灭绝本性的做法引起了兔心分离,剪秋罗带着自己的卫队离开了阿弗拉法侵略军。

榛子根据小多子的预言,带着小多子和黑子从新挖的洞口突出重围,奔向农场。

治伤草跃入洞穴主道,嗅出了榛子兔群的藏身之所,兔子们已经危在顷刻之间。

榛子三兔奔到农场之外,留下黑子望风,他与小多子向农场冲去。

治伤草将通向蜂巢的墙壁刨穿了,但是长毛斜刺里杀出,两人强强对决,斗在一处。

此时榛子和小多子进入农场,开始咬大狗的绳子,而高地蜂巢之内长毛在顽强阻击治伤草。一边濒临绝境,一边火线救援,场景来回切换,扣人心弦,无限延长紧张刺激感。

农场那边,小多子利齿咬断狗绳,自己却被大猫活捉,榛子无法施救,只能忍痛离开兄弟,引着大狗逃离。

洞穴打斗之中,治伤草从长毛口中得知高地兔群的领袖并非长毛,而是榛子,他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见风使舵的红门兰和手下背叛治伤草逃跑了。

而黑子和榛子则相互配合,交替奔跑,终于成功将大狗引到了高地,引到了治伤草军中。歌剧伴奏在渲染着兔族历史上这段值得铭记与流传的史诗壮举。

凶恶的大狗扑向阿弗拉法兔群,在天敌威慑之下,所有兔子都逃跑了,治伤草的武装完全溃散,只有他站立不动,向大狗露出了从容得如同自我麻醉的微笑,他自言自语道:“我们不怕天敌,我不怕狗,我无所畏惧。”治伤草高高跃起,向大狗扑去!

镜头语言对这位不可一世的枭雄给予了肯定和尊敬。草地上两个黑影朝对方奋力扑去,音乐消散,影子也消散,草地空无一物,陷入无声的静止。极致高潮和绝对的动态之下,一切戛然而止,真是上佳的艺术手法。此时的戏剧性留白和前后两极的绝对反差,简直回韵无穷。无招胜有招,无声胜有声,就是如此。而且留白的处理,令血腥场面无法出现,一改电影版本少儿不宜的缺陷,对小朋友可说十分友善。

4、我的领袖,我的兄弟,我的朋友

黑场过后,一辆红色小车驶入画面,一个小女孩竟然将小多子放到了地面,他没有死!他的梦境预言又成真了。小多子回到家中,野风信子正在给兔子们讲述祖先艾尔·阿瑞拉的故事,榛子将小多子一把扑翻在地,大家兴高采烈地迎接小多子回到家中。

最终,人类的小女孩为人类留下了善良的希望,为众生共处留下了一线机遇。

画面朦胧淡去,一片落叶入镜起舞,从绿色变得枯黄,又幻化成蝴蝶,暗示季节变换,时间已然轮转。

蝴蝶飞到高地兔穴之外,野风信子被两只和他毛色一样的小兔扑倒在地,这多半就是他的后代了。野风信子又开始胡说八道,向兔子们造谣抹黑黑莓,真为黑莓后世的清白名声感到忧虑。

而草莓则和长毛在一起了,咬鹰和蒲公英两个情敌都成了单身汉,但是慢着!一只母兔子从他们眼前掠过,两兔又发现了共同的目标……

而克哈尔又飞回来看兔子们了,长毛和草莓的孩子叼来小虫子给好吃懒做的克哈尔当点心。

我们的榛子首领呢?他疲惫地卧在湖边,苜蓿在他身边亲昵地提醒他早点回去,榛子的声音已经显得苍老起来。

苜蓿走后,小多子过来,和榛子回忆了他们经历的艰辛过往。

为什么小多子突然过来说这个呢?应该是他预见到了榛子的死。因此他说出来的话就像在告别一样。

小多子离去了,榛子一个人孤单地在湖边睡着了。

当他再醒来,黑兔子来到了他的身边,黑兔子要带榛子加入自己的精英兔群了,他要带走榛子了。

镜头缓缓摇向湖面,落叶的波纹缓缓荡开,抚去了榛子和黑兔子的倒影。当镜头再次摇上时,岸上空无一物。

榛子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最后一镜,野风信子在跟小兔子讲榛子首领的故事,而榛子已经成了兔族新的守护神,镜头抬起,越过繁茂的橡树,金光漫天,云朵化作了一只正在奔跑的黑色兔子的形状。他代表着什么?他是谁呢?

公众号:段雪生。微博:最终我失隐

附:原著结尾

与看到最后的朋友们分享一下原著的结尾:

说不准又过了多少个春天,在三月里一个冷风凄凄的早上,榛子在洞里打盹后醒来。近来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洞里静静地待着,因为他觉得天气有些阴冷,而且嗅觉和行动都不如过去矫健、灵敏。他发现身旁正安安静静地趴着一只兔子。不用说,一定是某只来向他请示的公兔子——不过未经榛子的同意,哨兵是不应该让他进来的。算了,榛子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抬起头来问那只兔子:“你有事要和我说吗?” “是的,那正是我来的原因。你认识我,对吧?”那只兔子说。 “是的,阁下,我认识你。”榛子一面说着,一面希望自己能立刻想起他的名字来。在洞穴的黑暗中,他看见这位不速之客的耳朵上闪着一道银色的光晕。“你看起来累坏了,”不速之客说,“但是,我有办法。我是来问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的精英兔。我们很高兴有你加入我们。要是你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他们经过那只尚未注意到访客的年轻哨兵。外面阳光很灿烂,尽管很冷,仍然有几只兔子在吃草,他们一面嚼着嫩草,一面尽量避开寒风。榛子似乎不再需要他的身体了,所以他就将身体留在沟渠边。但是,他停下来看了他那群兔子一会儿,感到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正从身上涌出来,钻进他们健康的身体和器官里面。“不必为他们担心,”他的伙伴说,“他们会平安的,连敌人也会喜欢他们。跟我来吧,我会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纵身矫健地跳上了山坡,榛子随后跟了上去。接着他们溜下山坡的另一面,飞快地跑进树林。在那里,第一丛樱草花正含苞待放。

关注豆列查看全集剧评

23 有用
0 没用
兔子共和国 - 豆瓣

兔子共和国

8.5

45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兔子共和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兔子共和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